Quantcast

海歸的痛苦:我實在沒有勇氣面對國內這些人這些事

2007-11-06 03: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送別瀋君,心裏有一種惆悵揮之不去。這惆悵,固然是為了瀋君的離去,但更多的其實倒是為了瀋君的那席談話。
  
    那是前天的晚上,在送別瀋君的便宴上,幾個朋友繼續勸說瀋君留下。瀋君沉吟了一會兒,曼聲曼語地說:「就是為了你們幾個好朋友,我也願意留下來。何況,我曾經在這裡生活過那麼多年,到處都留有我酸甜苦辣的記憶。而且你們不知道,我一回到國外,想起這裡的一切,心裏就有一種撕心裂肺般的痛,就恨不得馬上再飛回來……可是,我想了又想,還是決定離去,因為我已經不適應這裡的生活了。」
  
    「哦?」瀋君的末一句話,頗令人不解。一時間,我們都怔住了。
  
    「我說了,你們可別不高興啊……」瀋君顯然知道我們會有這樣的反應,只好苦笑著說出了下面的話:
  
    說真的,這些年來,我每次回來都想——我這次回來就再也不走了,但是,在這裡住了些天,我就猶豫了;再住上些天,我就決定還是要回去了……因為,因為比方說有這麼一件事。那是半個月前的一天,我要在一張表上蓋一枚公章,還多虧有一位朋友幫忙,說是他晚上會給那位負責蓋章的人打電話請他關照,要我轉天上午九點去找他。轉天上午九點,我準時到了那家機關,看見辦公室門前站著好幾個人,都在等著蓋章,可裡面傳出來的卻是說笑的聲音。我問站在門外的人們怎麼不進去,他們恨恨地說人家讓在外面等著。我想我是有朋友打了招呼的,就推開門走了進去,誰知裡面的人見了我忽然大怒,衝我大叫——誰讓你進來的?出去等著!我一下子傻了,說是我要找某某某。誰知另一個人聽了,卻又不耐煩地叫——某某某不在!我還不知道厲害,問他上哪兒去了。那人一邊往外推我一邊說——不知道!結果我剛被推出門外,就聽見他們又在辦公室裡繼續說笑。你們想啊,我當時的那種羞憤真恨不得找個石縫鑽進去。
  
    更加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時,裡面卻突然出來了一個人,問我是不是瀋女士?我說是呀。他說哎呀,我忘了。快,快,我給你蓋章。原來他剛才就坐在裡面!
  
    你們瞧,這叫機關麼?這叫公務員麼?可以在上班時間扎堆說笑麼?而且尤為惡劣的是,為了防止有人打斷他們的說笑,他們竟然當面撒謊,當面耍戲來客!老實說,這在國外是絕對不可想像的事。在國外,也絕對不可能出現一個男人用手往門外推搡一位女士的事。此外,頗具諷刺的還有,在那個辦公室的牆上,還貼滿了「為人民服務」一類標語、口號、紀律、保證,等等。
至於社會上出現的那些讓我難以忍受的事情就更多了。比方說,那天我到那家市場去買菜,就看見一個青年女子和一個中年女子在吵架,旁邊圍了好幾十人看熱鬧。讓我難以想像的是,那兩個女子罵得也太難聽了,而且毫無羞恥之心,把男女之間床上的事都罵出來了。我聽了,頭都要炸了,圍觀的人們卻一個勁兒地起鬨,大笑。
  
    就這樣,我菜也不買了,頭昏腦漲地往家走,卻不曾想差不點兒讓一輛疾駛而來的汽車給軋死。當時我是在過馬路,那汽車本來是應該禮讓行人的,可那駕車人不但不讓我卻加速故意嚇我,開到我身邊才猛地剎車,又把腦袋伸出車窗罵了我一句極難聽的話。
  
    這樣的事情這裡每天都在發生,我不想說得太多。我只是想說,當你興沖沖地上街去玩一玩,你卻在半個小時的時間裏,碰見一起吵架的,兩起開車嚇人的,三起亂扔廢物的,四起隨地吐痰的……那你還有什麼心情去玩?
  
    昨天我一位朋友去一處住宅小區找人,實在找不到停車的地方了,就把車停在了一戶人家的窗外,他還極抱歉地請求戶主原諒,說明只要10分鐘就一定回來把車開走。那位戶主什麼也沒說,只是嘿嘿一笑。誰知10分鐘之後回來,卻發現一個車胎癟了——原來是有人用釘子紮了個眼,把氣給放了!
  
    得,不說了不說了。真不好意思,我走了,你們還要在這裡生活,我不該說這些。問題是我跟你們不一樣,我生性軟弱,實在是沒有勇氣面對這些人這些事。
  
    瀋君一席話,說得人們好半天啞口無言。那頓飯,自然也吃得不是滋味。記得當時幾位朋友還勸她,有說以後碰到困難給他打電話的,有說別太認真馬虎馬虎就過去了的,有說你也得改改脾氣練練跟那種人吵架的……我呢,我想說不必悲觀,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不過我沒說。
  
    我沒說,是因為我太瞭解瀋君這個人了。瀋君生性單純、善良,且極有教養。至於她的膽小和軟弱,這其實是一個怎麼看的問題,倘若在一個充滿愛心的社會裏,她這種貓一樣的性格是很招人憐愛的;但要是處在一個以欺負人為樂趣的環境,她就正好成為了某些人揉捏的對象。瀋君的丈夫原是我的朋友,不幸的是那一年死於急病。之後,她失去了保護,常常感到生活艱難。在那段時間裏,雖然朋友們都願意幫助她,但朋友的幫助其實有限。為此,她想到了出國。
  
    像她這樣的一位女子,要求她去跟那些不文明的現象作鬥爭,實在是太難為她了。
  
    我知道這不是普遍現象,但是碰到一次就行了。
  
    這兩天,我常常會想起瀋君的事和瀋君的話,我就發現瀋君所碰到的看到的聽到的那些事,其實我們更是經常碰到看到聽到,只是我們早已麻木罷了。麻木保護了我們的神經,使令我們得以生存。因此,我們倒是要感謝這個麻木呢。但反過來看,我們就也應該看到,正是這個麻木,卻也使令我們養成了容忍那些事的習慣,這就應該是我們認真反省的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