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震驚一如我的憤怒在增長

2007-10-30 11: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為關注和制止在中國的人權迫害而發起的「人權聖火」抵達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獲得了許多政要名流的支持。都柏林聖派崔克醫院的心理諮詢師、愛爾蘭國際特赦成員、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都柏林分團成員戴克雷恩.賴恩斯(DR.DECLAN LYONS)也趕赴現場就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特別是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徑發表了演講。

賴恩斯醫生

賴恩斯醫生在「人權聖火」集會上演講

賴恩斯醫生表示,他震驚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實踐真、善、忍而被迫害。他強調,國際社會應該採取行動,如果還像一九三六年那樣沉默,將把自己帶入又一個黑色的、更加陰暗、邪惡的時代。

「我是戴克雷恩.賴恩斯,是聖派崔克醫院的一名心理諮詢師,我今天來這裡是考慮到在中國受迫害的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正如你們所知,他們從一九九九年就開始成為中共政府暴力野蠻迫害的目標。我代表個人從我的專業來演講,但我自己本身並不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我震驚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實踐真、善、忍而被迫害。」

賴恩斯說:今天人們所見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承受了非常大非常大的痛苦和迫害,他們的家庭也是,他們最基本的人權全都被剝奪了。他們中很多人只是為了修行打坐卻不得不背井離鄉,如今他們在這裡表達對那些還在中國國內的修煉者的支持,那些人正承受著我所見過的二十世紀最殘酷的由國家扶持的鎮壓。中共政府發起的這場鎮壓只是因為有很多中國人想擁有精神信仰。

賴恩斯指出,某些中國醫生不斷用所謂的科學分析詭稱他們在精神病院所採用的酷刑手段是一種治療。酷刑包括注射不明藥物,這些藥物通常是致命的;這些都在提醒我們回憶起當初納粹醫生是怎麼屠殺猶太人的。值得慶幸的是,這些罪行越來越多的遭到來自全世界權威機構的精神健康專家的譴責,譴責這些可恥的變態的心理摧殘的行為。

「在過去的八年裡,我一直在採取相應的行動,我的震驚一如我的憤怒在增長,因為我的職業被中共政權濫用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只是為了他們的精神信仰,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心理學,本來是幫助人們解決心理上的困難的,但是在中國,一直以來,心理學都被當作控制人們的精神的工具,這與蘇維埃政權一脈相承。」

賴恩斯醫生在演講中還提到,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所合著的《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這份報告使他清醒的認識到發生在中國的對人權迫害的慘烈。

「人們不斷的聽到中國的經濟奇蹟,中國正在迅速變化,現代化,發展。隨著對法輪功的迫害接近第十個年頭,中國經濟變化越大,人權狀況越是原地踏步。在迫害中,我曾確信其程度已經到了不可能再逾越的底線,我曾指望中共領導人的更換,能使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我以為所有壓力和輿論以及法輪功自身所表達的信息足以讓共產黨卻步,然而中共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或維持外來投資,或共產黨的聲譽。直到我看到了《血淋淋的器官摘取》我才醒悟過來,我才知道之前那都不是最低的底線。這份檔案真實的描繪了共產統治下道德淪陷的場景,這樣的場景瀰漫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應該獲得人們的稱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