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震驚全國的文革「江津殺俘事件」(圖)

2007-10-24 21:13 作者:羅學蓬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文革武鬥場面

1、大戰在即


  1967年9月武鬥期間,四川省江津縣發生了一起震驚全國的「殺俘」事件。本來,這一場大屠殺是在極端秘密的情形下進行的,孰料,卻有白沙中學生魏炳炎(現在重慶市榮昌縣重慶畜牧獸醫學校附屬種豬場任場長)大難不死逃往成都,「反到底」派的報紙視其為「英雄」,對他詳加採訪後,遂將此血腥事件加油添醋地披露出來,頓時在全川乃至全國激起軒然大波,直至驚動了中央文革小組。鑒於這一事件又恰恰發生在中央關於停止全國武鬥的 「九.五」通令後的第三天,無疑便成為擲向對立的「八.一五」派的一顆重磅炸彈,使其在政治上陷入極其被動的境地。「八.一五」派為擺脫困境,也在自己控制的報紙上竭力組織文章反駁,說魏炳炎其人純屬子虛烏有,江津「殺俘」事件純屬捏造。如此一來,江津「殺俘’事件遂成為全國焦點,魏炳炎也成為萬眾議論的人物。而對其人其事,群眾莫衷於是,搞不清楚是確有其事,還是有意捏造。筆者時年15歲,恰恰置身於用生命捍衛「紅司令」的武鬥陣營之中,並直接參加了導致魏炳炎等15人被公開槍殺的「派戰」。時光雖巳流逝了35個年頭,當時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1967年5月1日,我在北京 「榮幸」地與毛主席、林彪等紅色司令部的領袖們在天安門廣場共度了節日之夜,回到江津,便以百倍的勇氣投入到「文攻武衛」中去。6月7日,江津兩派第一次爆發武鬥,此後,「九.七」派(與八.一五派持同一觀點)逐漸將「紅總」派(持「反到底」觀點)壓縮包圍在縣城中心地段。

  聶帥在在他的回憶錄中寫到:「江津是一個丘陵起伏的地方,緊靠著長江,離重慶也近。自然風光很秀麗。」而當此時,聶帥的鄉人巳將聶帥風光秀麗的家鄉變成了一座殺氣騰騰的兵營。被壓縮到城中心的所有的「紅總」派人員都拿起了武器,決心與隨時準備進攻的「九七」派決一死戰。間間店舖、家家民房,都住滿了手持刀槍棍棒的「紅總」派武鬥人員,彷彿每一塊瓦片下都隱藏著一名「戰士」。

  筆者乃67級的初中學生,與十幾個僅十四五歲的男女同學一起住在小十字街口一家日雜商店的樓上。樓上是貨倉,堆滿了各種竹製品。而這些東西,也成了我們的「戰鬥裝備」。我們把兩個撮箕用繩子串起來,往身上一籠,一個擋在前胸,一個遮住後背,再在頭上扣上一個籐桿書包。統一的武器則是1米五長的一頭磨得尖利無比的白色鐵皮水管。少男少女們如此「裝備」起來,活像一群殺氣騰騰的中古時代的「十字軍」騎士。

  7月24日夜間11時許,圍城巳久的「九.七」派終於發起了大規模的總攻擊,所有的戰鬥都在房頂上、大街上展開,土炮、炸彈加上古代的冷兵器,將縣城打得幾乎成了一片廢墟。繳戰一夜半日,到次日下午3時許,我方被打得落花流水,潰不成軍,大部由西門突城,穿過陳獨秀落難江津時住的康莊,潮水般湧過「獨秀陳先生」墓前,經刁家、高佔逃往白沙,再輾轉亡命成都、自貢。少部由通泰門扑河,被「九七」武裝人員駕船在江面上像撈餃子般撈起抓獲。

  我是隨大部隊突城西竄的。潰逃時,我們含淚扔下被土炮擊中頭部巳嚥氣的戰友劉生雲,而在突城激戰時,另一名戰友唐立新又被土炮射出的的拳頭般大的鐵彈擊中背部,擊出一個大窟窿,血肉模糊,能清楚地看見心臟在胸腔裡有力跳動。唐立新痛苦至極,臉白若紙,神智卻異常清醒。我們不忍扔下他,作虎狼狀強行將路邊一民房門板端下,以門板作擔架,冒著蝗蟲般向我們飛來的石頭,瓦塊、土炸彈,抬著唐立新狂呼亂叫著衝出城去,隨著潰敗的隊伍穿過西門外四川省果樹研究所的十里果林,到20裡外的刁家場時,發現唐立新巳經死去,才挖一淺坑將他軟埋。

  至8月中旬,亡命成都、自貢的江津「反到底」派武鬥人員全部奉命彙集於成渝鐵道線上的永川縣城,勵兵秣馬,準備大舉東下收復失地。筆者也隨所在的中學生組織來到永川,住進北山永川師範學校。並參加了大規模的搶劫永川縣武裝部軍火庫的行動。名為「搶劫」,實為贈送,因為永川駐軍是支持「反到底」派的。

  斯時,永川縣城中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持槍挎刀者處處皆是,而且人人面帶殺氣,目露精光,竭力顯出孔武善戰之氣。巳被「文攻武衛」的口號盅惑得全民族神經失常,人人崇尚武力的年代裡,筆者為顯「少年英雄」,也頭戴黃軍帽,上穿天藍色運動衫,腰扎皮帶,手提一支大號「科爾提」手槍,走在街上,直腰挺胸,橫衝直撞,自以為威風之至!神氣之至!

  2、軍方制止不力

  8月26日,我們奉命參加「紅總」派前鋒部隊,深夜登悶罐車沿成渝鐵路東下,到得朱羊溪車站,鳴槍放炮,打得「砰嘣’翻天,卻是兵不血刃便進入了朱羊溪。因為當地的「九.七」派早巳聞風逃往了下游的白沙鎮。由此,我們勝利的「光復」了朱羊,一舉佔領了火車站、郵電局、糧庫和場背後既能扼制鐵道線,又能俯視長江的制高點。

  就在這裡,我認識了魏炳炎。他是白沙民中初中67級的學生,個子不高,一米六多一點,長得黑蠻蠻的,背稍有點駝。因為天氣炎熱,每天下午我們都到火車站下面的長江裡游泳。魏炳炎水性很好,尤其是蛙泳,他那駝背在水面上恰似飛速破浪前行的魚脊。

  朱羊是江津的水陸門戶,是「紅總」派打回江津的必經之地。前鋒部隊佔據朱羊後,到處強提物資,先後攔動過往行船十多艘,還把由重慶運往屏山縣的屬省交通廳的70多噸炸藥沒收用來製造土炸彈。越來越嚴重的武鬥信息,不斷地傳到了白沙和江津。

  白沙此時巳成江津前哨陣地。白沙的「九七」派頭頭得知上述信息後自然坐臥不安,本準備自己動手拔掉這顆巳刺進肉中的釘子,又顧慮兵力不足,趕緊跑到縣城向本派武鬥司令部請求支援。頭頭們鑒於當時重慶巳經發生了「反到底」派破壞「八.一五」派週年慶祝的大規模武鬥,擔心江津「九.七」派的週年也過不安穩,便同意了白沙的要求,決定由江津派出精兵強將,主動出擊,先下手為強,在9月7日週年慶典到來之前攻下朱羊,將「紅總」派前鋒人員全部趕回永川。

  9月5日,江津「九.七」派武鬥司令何某某在縣府招待所主持召開了攻打朱羊的軍事會議。會上先由偵察人員詳細介紹了朱羊當前的情況,隨即決定從長風機器廠(系重慶國防企業長安廠之分廠。)「八.一兵團、縣委機關「紅八路」,以及聶帥母校江津中學「紅九.七兵團」中抽調五百餘名武鬥人員,調集機動船舶五艘(本係長風廠的生產用船,此時巳用鋼板焊布全身,架設炮臺、機槍射擊孔,改造成了土軍艦。)汽車十多輛,分水陸兩路前往突襲。會畢,各作戰部隊連夜出發,偃旗息鼓秘密開赴朱羊。

  就在這一關鍵時刻,駐江津部隊恰好接到了中央關於立即停止武鬥,全面收繳武器的「九.五」通令的急電。駐江津部隊本是支持「九.七」派的,他們也知道「九七」派的武鬥人員巳經兵發朱羊,正師行途中,雖不願此次重要的行動就此流產,但,黨中央的緊急命令,又不能不執行。支左部隊的首長於是來了個「照本宣科」,將中央「九.五」通令的精神立即向「九.七」派頭頭作了傳達。但也僅此而巳,顯然,他們沒有,也不願採取有力的措施來加以制止這一場即將爆發的大規模武鬥。「九.七」派的頭頭們自然心領神會,做出一點表面姿態來應付。他們連夜驅車趕到李市,攔回了小部分陸路武鬥人員,而這次行動的主力部隊卻在何司令的率領下,仍按原計畫,溯江破浪殺向朱羊。

  9月6日上午,依然是天氣晴朗,陽光燦爛。我們一大幫中學生娃娃提著槍到朱羊場街上轉了一圈,正欲回到川順廠駐地,突然,槍聲響了。我們立即驚慌起來,雖然在此之前我們巳經參加過多次戰鬥,但那都是與過去的同學現在的對手打鋼釺戰、肉搏戰,相互扔石頭、擲瓦片,射彈弓。最先進的武器,也就是土炮、土炸彈了。而此刻響起的,卻是真炮真槍!

  果真有炮,炮彈不知從哪兒打來的,有的落到江邊的峭壁上、沙灘上,還有幾發落到場街上,炸得房倒屋塌,濃煙滾滾。隨著一聲聲劇烈的爆炸,一道道煙柱像大樹一樣立在了空中,我被嚇得魂飛魄散,雙腿發軟,心「咚咚」跳著活像要蹦出胸腔。而在槍炮聲響起之前,我們都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勇敢的人,我們曾面對領袖像集體宣過誓,也鄭重其事地寫過遺書,並咬破手指用鮮血在遺書上簽上自己的名字,發誓要用生命來捍衛毛主席的紅色司令部(因為毛度席在《我的第一張大字報》裡說黨中央有兩個司令部,我們對此堅信不疑)。可沒想槍炮聲一響,那勃勃豪勇之氣霎時全都不知溜到哪兒去了?也就是那以後,我才懂得,學英雄嘴巴上說說容易,黃繼光、董存瑞那樣的人物,不是誰都能做得的。學生娃娃們頓成驚弓之鳥,立即向近處的火車站跑去。我們看到火車站的房頂上,臨江的窗口邊,都有人在開槍射擊。步槍、衝鋒槍打得震耳欲聾。我貼著窗邊往外一看,只見江面上兩艘週身焊滿厚厚鋼板、噴吐著煙團與火光,渾如兩座浮在江面的鋼鐵堡壘,正破浪上馳而來。我方射去的子彈對「軍艦」上的人難以造成傷害,也無法迫使「軍艦」停止前進。而對方則不然,因為長風廠是專門生產坦克用重機槍的(江津百姓稱之為 「抱雞婆槍關槍」),火力極其猛烈,威力無比。幾十隻「抱雞婆」一齊開口叫喚,岸上哪裡招架得住?

  眼見得那「軍艦」愈發地抵近了,我等學生娃娃們嚇得屁滾尿流,一個個以眼神手勢招呼,溜出了火車站。跑到鐵軌對面的山坡頂上。這時,便看到場街口湧出許多人,驚慌地向火車站跑去,口中大嚷:「不得了!‘九.七’派從松溉方向包抄過來了!」

  我們一聽對方還有一路人馬從上游包抄過來,便明白今天這一仗是必敗無疑了。幾個同學悄悄一商量,決定跑他娘的!便胡亂放著槍,不停地往後挪動位置。那時高梁巳經熟了,但無人收穫,農民也都忙著去打派仗了。我們一鑽進「青紗帳」恰似魚兒游入了大海,頓感安全多了。初時慌不擇路,半道上得著一位支持「紅總」 派觀點的農民帶路,我們才經過寳山、響灘、天晚後到了茨壩火車站。零零散散的逃跑人員匯在一起,此時巳有百把個人了。大家狀如驚弓之鳥,惶惶說某某人被打死了,對方抓去了我們多少人。

  茨壩是成渝線上的一個小站,我們這幫「潰兵」一進去,馬上把站上的人員全部控制起來,以防他們走漏消息,四周也布上了崗哨,不准人進出。大概到夜裡11點左右,一列由重慶開往成都的慢車到站。可是,車上巳經擠得爆滿,門窗緊閉。我們仗著手中有槍,一擁而上,像土匪一樣用槍托、道渣砸爛車窗,斥罵恐嚇著旅客,鑽了進去。
  這樣,我們總算平安地逃回了永川。

  3、血腥的追悼會

  朱羊一仗,「九.七」派大獲全勝。但清掃戰場時,「戰果」卻令何司令沮喪。他的部下「犧牲」了9人,而「紅總」派僅被擊斃4人。好在還抓住了「紅總」派15名俘虜(魏炳炎便在其中),可以計為戰果,拿回去交差。

  「艦隊」抵達江津通泰門碼頭,巳是晚上。城中得著捷報,早已組織本派群眾,簞食壺漿,以迎凱旋之師。碼頭上更是人山人海,旗幟招展。孰料凱旋的隊伍一登岸,歡迎的人群中頓時響起一片呼天搶地的哭嚎聲,將這歡樂喜慶氣氛沖得蕩然無存。這嚎哭聲,自然是那9具躺在擔架上的屍體引發出來的。

  何司令登高講話,慷慨激昂,義薄雲天,「唯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要死者親屬們「化悲痛為力量」、「掩埋好同志的屍體,踏著戰友的血跡繼續前進」。可親屬們沒能將悲痛化為力量,卻化為了憤怒,他們不顧一切地衝上前去,向著打死了他們親人的凶手們盡情地報復,用拳打,用腳踢,用牙咬,用一切能泄憤的手段。魏炳炎等15名戰俘如同巨浪衝擊之下的幾星浮萍。人的獸性的一面在冠冕堂皇的口號聲的慫恿刺激下發揮得淋漓盡致,好幾名戰俘的耳朵、鼻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咬掉,撕裂,人人渾身上下像被潑滿了紅油漆。從通泰門碼頭到東門縣委旁邊的民工紀念堂這三、四華里的路途中,戰俘們被夾道的人群辱罵、毒打,一個個連滾帶爬,鮮血淋漓。

  當夜,「犧牲者」被停放在民工紀念堂裡,而15名戰俘則被關押在舞台下面的樂池裡。

  9月7日是「九.七」派的週年紀念,本應是個喜慶歡樂的日子,卻因「朱羊大捷」卻變得來陰風慘慘,充滿殺氣。慶祝盛典變成了追悼大會,殺人屠場。

  9具「烈士」的遺體巳用白綢裹身,整齊地排列著停放在主席台下,屍體上覆蓋著一面自己所屬組織的鮮紅派旗。而14名戰俘(其中一名被押出樂池時,聽到外面震天動地的怒吼聲,恐懼過甚,精神崩潰,突然向窗口扑去,立即被亂槍擊斃)的雙臂都被反捆著,成一排跪在「烈士」們的腳下。民工紀念堂大門外的東門廣場上成了人與花圈、旗幟的海洋。痛哭聲與口號聲匯成了持續不斷驚天動地的聲浪。

  魏炳炎此刻被嚇得魂飛魄散!自6日被俘,他就自忖必死,但他感到不可理解的是兩派口口聲聲都說自己是為了保衛毛主席,為什麼又要像敵人一樣地廝殺?他才15歲,這麼年輕就死了,究竟算「重於泰山」呢?還是算「輕於鴻毛」?剛才被押出樂池,目睹一名被嚇瘋了的戰俘遭亂槍擊斃,他的腦袋頓時懵了。而當他被帶出民工紀念堂大門口,看到廣場上的人像驚濤駭浪一樣湧動起來,人人面目猙獰,目露凶光,活像嗜血的虎狼——就那一刻,他驀地清醒了。他感到雙腿打閃,下身急劇收縮,一股溫熱的液體「唰」地射出,濡濕了褲襠。追悼會上,發生了好幾起虐殺「戰俘」的事件。悲痛難抑的死者親屬們或用刀砍,或用手榴彈砸。而看押的人員出於派性感情,也僅是虛張聲勢而並不認真制止。結果是,又有4名戰俘在會上當場被活活打死。

  追悼會結束後,雖巳遍體鱗傷但仍活著的魏炳炎等10名戰俘仍被關押在民工紀念堂樂池裡,5具巳狀如爛肉般的屍體也被扔了進去,與生者為伴。時令正當夏末秋至,「秋老虎」熱不可擋,樂池裡無空隙可通風,悶熱猶如蒸籠,那血、那汗、那屎尿,那屍體,經高溫發酵,惡臭無比。活著的戰俘雖然大都巳經奄奄一息,卻仍然難逃惡運。不少「烈士」的親屬為了報仇雪恨,設法進入民工紀念堂虐殺「戰俘」。至 8日晚,又有3名戰俘在樂池裡被殺死。

  4、午夜冤魂

  對於活著的「戰俘」的最後處理,「九.七」派的頭頭們之間也有不同意見,有的害怕做出集體屠殺戰俘的決定日後會承擔責任,以何司令為首的頭頭則堅持為了安撫手下的武鬥人員和「烈士」家屬,必須全部殺掉。而當時的情緒也的確是到了「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程度。在6、7兩晚召開的司令部專門會議上,就曾發生武鬥干將衝進會議室,大哭大鬧,逼著頭頭們非殺不可的場面。而根據當時那種「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實際形勢,頭頭們誰也不敢得罪掌握著槍桿子的武鬥干將而因此喪失自己的力量。於是,處決「戰俘」這一嚴重罪行便作為會議的決議定了下來。

  何司令一言九鼎,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他是堅定的「主殺派」,所以,「秋後算帳」時有關殺俘的所有罪名,統統落到了他的頭上。

  決議雖然有了,但由誰去執行卻遇到了困難。因為這畢竟是去殺一群巳被解除了武裝的活人,而不是去宰殺一群豬羊。對於這一明顯的犯罪行為,稍有理智的人即便不從法律而單純從傳統道德觀念出發,也免不了會生出種種顧慮。有頭頭提出,既然處決戰俘是為烈士報仇,那麼最好由「犧牲」人數多達八人的「紅八路」去執行。但偏偏嚷得最凶的「紅八路」卻悲痛有餘,勇氣不足。他們全都是縣委縣府機關的幹部,顧慮最多而不敢接手。但他們不敢親手殺人卻非常積極地支持別人去殺人。「紅八路」的頭頭建議改由血氣方剛的江津中學的學生組織「紅九.七兵團」。或者是領導一切的政治素質最高的產業工人階級的組織長風廠「八、一兵團」去執行。但學生和工人們的頭頭智商也並不比機關幹部們差,他們同樣能找出若干理由來推諉,不願去做那劊子手。研究來研究去,竟有人提出「哪個組織抓回來的就分配給哪個組織去殺」的建議。

  為了維護司令部決定的「尊嚴」,頭頭們不得不在9月8日晚間召開的第三次會議上,將這一人人畏懼的任務交給了外地人——委請當時重慶長安廠「八.一兵團」派到江津支援子廠長風廠「八.一兵團」的一支精銳武鬥隊去執行,由長風廠「八.一兵團」協助。

  經歷過「文革」武鬥的人至今可能還記得,當年重慶的武鬥規模、慘烈程度,當屬全國之最,除了飛機沒來得及上天,連坦克、軍艦都用上了。尤其是抗戰時遷川與建國後按「大三線」部署匯聚到重慶的龐大的軍工企業的產業工人以武器精良、亡命善戰著稱。對於江津東道主委託請來支援的長安廠「八.一兵團」的武鬥人員干的這件壞事,不知他們當時轉過怎樣的心思,反正至少為了維護自己「亡命」(那是具有時代特色的褒義詞)的名聲,他們應承了下來。

  9月8日午夜後,從民工紀念堂到東門長江邊上的車渡碼頭,沿途佈滿了警戒線。魏炳炎等7名活著的戰俘一個個被捆了個「二龍膀子」,從民工紀念堂裡押出來,上了一輛帶蓬布的解放牌大卡車。為防止被殺者叫喊,每個戰俘的嘴裡都被塞進了布團。8具屍體巳被扔上了汽車,眨眼間便到了河邊的車渡碼頭。

  戰俘們下車後一看四周情形,便知大限巳到。執行隊員們戴一色鋼盔,穿一色勞保服,人人手持槍械,兩人挾一個,將巳嚇癱的戰俘們架上了汽車輪渡。

  是夜冷月如溝,疏星點點,神智巳經不太清醒的魏炳炎在淡淡的天光下,忽地發現在左邊挾著他的是他白沙鎮的鄰居,於1965年被招進長風廠當工人的許智清。許智清比他要大六、七歲,因常回白沙,兩人彼此間是認識的。

  魏炳炎欲求他救命,但嘴裡塞著布團,叫不出聲,只能扭著腦殼,拚命拿眼看他。
  許智清面色如鐵,視若不見。

  等到那8具屍體被抬上艙面,渡輪一不亮燈,二不鳴笛,悄悄地向著江面駛去。

  船到公園一帶,劊子手們先將8具屍體扔進長江裡,然後便開始殺人了。戰俘們被推到船邊,劊子手在後面用半自動步槍對準後腦杓或後背開槍。槍聲一響,有的戰俘自己倒向江中,有的身子往後倒,則被一腳踢下河去。

  魏炳炎當時巳經被嚇呆了,不斷響起的槍聲與巨大的恐懼讓他的大腦中成了一團漿糊。他許多細節都記不得了,唯一記得的,殺他的人是他的白沙老鄉許智清。

  許智清踴躍上前,將他推到船邊,用槍口抵住他的後腦杓,「朋」的就是一槍,槍響的同時,他提腳猛地踢在魏炳炎的屁股上,「咚‘地一聲,魏炳炎立即掉進了滾滾洪濤之中。

  ……啊,我死了麼?為啥這江水這樣冷啊?高原冰雪溶化後注入長江的洪水冷徹肌骨,使魏炳炎感到了抑制不住的顫慄。狂喜霎時湧上心頭,我還沒死,因為我還有冷的感覺!當他奮力探出頭來,甩了一下滿頭滿臉的河水,扭頭向上游看去,只見那黑黝黝的車渡巳在50米開外。而且,他還感覺到,他口中塞著的布團巳經被水流沖掉了。

  但是,他一點不敢出聲,踩著水,雙眼盯著那逐漸變得模糊不清的車渡,隨波逐流,順水而去。過大沙壩,過賈壩沱,即便是看見岸邊的房舍,他也不敢喊叫,一直流到黃千火車站下面,他才採用仰姿拚命地向北岸游去。離岸邊近了,他看到兩條罩著篾篷的小漁船靜靜地泊在江邊。這時候他巳精疲力竭了,能動的雙腿麻木,不能動的雙臂也麻木。他昂起頭來,向著那漁船嘶聲吼道:「救命……救命啦……」

  茫茫江面上,他的呼救聲顯得那樣的單調微弱。

  但是令他驚喜若狂的是,那篾篷突然拉開了。緊跟著,一隻漁船飛快地向他劃來。

  救他的是一對夫婦,男的叫陳華德,女的叫張顯碧。

  第二天深夜,魏炳炎才離開漁船,在黃千火車站登上了由重慶開往成都的火車。

  5、何司令成了階下之囚

  9月中旬,中央「九.五通令」終於產生了威力。雲集在永川一線的「反到底」派武鬥人員全部向駐軍上繳了武器。槍一繳,我們便離開永川,到成都住進川大校園開始了吃「1.25 的生活(當時省革委給逃難人員規定的伙食補助標準,即每人每天1斤糧,2角5分錢)。到成都後,我們就聽說魏炳炎死裡逃生也到了成都,住在省二輕廳接待站,總部拿他當個寳貝,每天讓他到住著川東難民的單位輪流作報告,以期把江津「殺俘」事件盡快地公布到社會上,形成對甲派最具殺傷力的政治鋼鞭。幾天後,魏炳炎來到川大操場作報告了,所有住在川大和附近接待站的川東難民都來了。聽者不下三萬人。我們一幫參加過朱羊戰鬥卻僥倖逃脫的學生娃娃也在下面聽。

  那一期間,成都「反到底」派的大報小報上大登特登江津殺俘事件,並把報紙運到北京廣為散發,死裡逃生的魏炳炎也頓時成了具有傳奇色彩的「時代英雄」,連我們這些前不久與他一起併肩戰鬥過的戰友,能上前和他打上個招呼,握一握他的手,都感到十分的榮幸了。

  「文革」後期,被砸得稀爛的中國法制系統開始得以恢復,根據中央的精神,有關機構對「文革」中的「三種人」開始進行全面清算。

  但是,由於派性的原因,這種清算顯然是不可能徹底的,哪一派勢力大,自然便掌握了地方政府的大權,而由這樣的革委會來主持清查「三種人」的工作,無疑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對對立派中的「三種人」從嚴懲處,而對本派中的「三種人」卻竭力避重就輕,化大為小。

  也正是靠著這種微妙的政治形勢,江津殺俘事件的主要責任人何某某才能逢凶化吉,再次在一場鬧劇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江津殺俘事件因手段殘忍,性質惡劣,驚動中央文革小組,影響遍及中華大地,在清查工作中無論如何都是無法遮掩過去的。而下令殺俘的何某某自然也就難逃法網。

  何司令鋃鐺入獄,頓成全縣焦點人物,原「紅總」派的人既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他總算落網了,擔心的是,黨、政、公、檢、法,幾乎所有的權力都掌握在原 「九.七」派手中,在革委會中拍板的軍代表也無一例外的支持原「九.七」派,而何某某恰恰又是原「九.七」派的武鬥司令,為「九.七」派打下如今這份江山的頭號功臣,眼下的掌權者們能夠對他公正執法麼?

  不久,擔心果然得到了證實。其一,何司令僅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其二,被判處徒刑的何司令從未去勞改農場服一天刑。他住在公安局的單人號子裡,每天去食堂裡幫幫廚。江津縣公安局、法院、檢查院都在一個院子裡,而他們中的不少人過去都曾是何司令的部下,所以對這位落難的司令,表現出了一種微妙的感情。有這種感情作鋪墊,何司令在獄中的日子,自然過得還算愜意。

  還需補充的是,何司令被抓時,長風廠的工人們痛泣相送,真還有點「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恩情永不忘,哪有利刀能劈水,哪有利劍能斬愁」的悲壯味兒。

  日子稍久,人們便漸漸地將何司令淡忘了。

  既然如此,何司令便更加的自由了,他可以隨時上街閑逛,也可以每晚回家過夜,只需按時到看守所去點個卯就行了。

  再後來,何司令因表現良好屢獲減刑,終於刑滿釋放了。

  這位亂世英雄「文革」前是重慶長安廠的機修工,創建長風廠時被抽調來支援的。「文革」使他出盡了風頭,成為指揮千軍萬馬的「統帥」,走在街上,武裝警衛前呼後擁,衣裳角角都能扇死人。然而,昔日的威風,皆成曇花一現。遭到扭曲的政治使他成為「統帥」也使他成為了階下之囚,當社會回歸正常後,他才回到了他本身應有的位置,依舊在長風廠當機修工,直至退休。

  筆者與何司令同處小城,無數次在街頭邂逅,常見身材矮瘦巳滿頭白髮的他提著塑料菜籃,與老伴漫步菜市,與販子極認真地討價還價(因長風廠如今巳屬困難企業,何的退休金很微薄)。

  每次見到這樣的情形,筆者心中便會油然湧起一絲莫名的惆悵與酸澀……

  (註:江津殺俘事件巳列入正式出版並獲四川省優秀社科獎之《江津縣誌.·大事記》。此文採用了「大事記」所提供的部分資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