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孤山專欄】為什麼要唱「革命歌曲」

2007-10-01 12:42 作者:孤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天是9月29日,我到中國城去,路過一個中國人的活動中心。那裡正在舉行慶祝十一的活動,耳邊傳來「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的歌聲。


很久沒有聽到這首慷慨激昂的歌了。我記得自己也是唱著這首歌長大的,從來就沒有細想過這首歌的含義,對於那個時代生活過的人,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有誰會無緣無故的質疑從小就習以為常的「小事」呢。


我從小就關心時事,從小學開始就認真讀報,當然開始時報上說什麼就相信什麼。上中學時開始文革,天天報紙上都是形勢大好,革命形勢大好,工農業生產形勢大好。不過我這個愛看報的習慣開始得到回報了,絕對不是有意培養的,我開始可以從報紙的字裡行間讀出背後的內容和意思,讀出不那麼大好的形勢,讀出掌管報紙的那些人不想讓我們讀到的東西。到了文革結束我考進大學讀書時,讀報的水平已經相當高了。當時由於在寢室裡經常就時事發表高談闊論,同班的一位來自農村的大隊黨支部書記三天兩頭的到年級主任辦公室去打我的小報告,說我發表反動言論。這是幾年後才有人告訴我的。就是我這個自認為腦袋還算清醒的人,當有一天聽到電臺裡播放五六十年代老歌的時候,居然覺得好久沒有聽到,還挺好聽的!


後來,慢慢地出了很多文章,反思文革,反思四清、反右、大躍進,也有研究為什麼這些運動能以發生的理論文章,但是似乎始終沒有人覺得值得去研究和反思這些人人都會唱的琅琅上口的「革命歌曲」,也許是當局刻意避免讓人們去注意這些「小事」。總之,到了1989年的春夏之交,學生和市民們在天安門廣場安營紮寨、在和全副武裝的軍隊對峙的時候,唱的就是諸如「國際歌」、「義勇軍進行曲」和其它的「革命歌曲」。



出國以後,又注意到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國內,年輕人是不唱這些老歌的,聽的唱的都是港臺歌曲,就是那種早期被稱作為「靡靡之音」的。到了國外,逢年過節的,只要是比較正式的場合,無論是中國領事館還是「愛國僑社」 組織的,無一例外的要唱這些歌曲,而且唱的人是熱情洋溢真心投入。想起以前在國內時單位有位同事說過,「我愛國,不過你得讓我先出國」,還真有些道理。


直到最近幾年,情況才有所變化,多虧了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臺這些媒體,出了個系列社論,還不時的發表文章和節目提醒大家。再回頭看看,還真是這麼回事。就拿本文開始時提到的這首歌來說吧,每段重複的這四句是: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偷梁換柱的把象徵人民跪倒在外來邪教共產黨腳下的「五星紅旗」(參考中國官方對五星紅旗的解釋)和「親愛的祖國」聯繫在一起,又把中共奪取政權的「勝利」和祖國的「繁榮富強」變成了一回事。天天唱這種歌,有誰還會想到正是這個五星紅旗所代表的政權是對有數千年歷史文化傳統的祖國的背叛和否定呢!唱到「勝利」的時候都自以為是的以為是自己的「勝利」,有誰還會想到這個中共的「勝利」不僅和自己沒關係,還是我們一切麻煩和痛苦的根源。想一想,沒有中共的勝利,會有幾十年一貫的運動整人嗎,會有幾十年一貫對宗教信仰人士的迫害殺戮嗎,會有全國百分之七十河流的污染嗎,會有全國大規模拆遷無數人失去土地住房無家可歸上訴無門嗎,會有防不勝防的假商品毒食品嗎,會有互相拆臺打小報告互相提防的人際關係嗎?這種勝利難道不是我們民族的失敗嗎?


中共的作惡,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因為我們允許它作惡。而這些歌對我們認可中共的潛移默化的影響,有時也許比中央文件、人民日報社論對我們的影響更大,更難提防,如果我們不認識它的話。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