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漢袁盎殺晁錯 唐朝輪迴解冤業

2007-05-24 00:5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晁錯(前200─前154),西漢政治家、政論家。潁川(今河南南禹縣)人。早年學申商刑名之學,後以通曉文獻大典故任太常掌故。文帝時,被派往故秦博士伏生處接受《尚書》的傳授。詔以為太子舍人,歷任博士、太子家令。深得太子(即後來的景帝)寵信,號為「智囊」。景帝即位,任內史,遷御史大夫。晁錯力主改革政治,法令多所更定,並倡儀削減諸侯封地,遭到諸侯王和貴族官僚的強烈反對和嫉恨。吳楚七國叛亂時,他為政敵袁盎等所讒害,終於被殺。

  晁錯文三十一篇,今存者不到十篇,以《論貴粟疏》、《守邊勸農疏》、《言兵事疏》為最有名,論述關於經濟兵事、邊防等問題,主張守邊備塞,勸農力本,廣積糧食。其文論事說理,切中要害,分析利弊,具體透徹,唯文采略遜於賈誼。
  
  從晁錯身上,很能知道什麼叫天有不測風雲。頭天還牛氣衝天,第二天就人頭落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生平這樣凶險的人物肯定不容易被人忘記,以至一千年後蘇軾還專門為他寫悼念文章。雖然晁錯被人賣了,但蘇軾還是說他死在自己出錯上——這名字實在起背了,晁錯、晁錯,一錯就多半對不了了。
  
一朝宰相,被他活活氣死

  晁錯是法律專業出身,但他捧上公家飯碗,是因為文筆功夫了得。晁錯那個時候,《尚書》這樣的冷門業務已經沒人懂了,只有山東一位姓伏的90多歲的老先生是明白人。為了保存傳統文化遺產,政府特地派晁錯去跟老先生接受《尚書》培訓。

  晁錯學成歸來,皇帝老子一考查,覺得他這趟公費學習沒白浪費納稅人的錢,就讓他到太子那裡去幫忙。晁錯這人口水多,特別能誇誇其談,這一手把太子給唬得一愣一愣的,還送給他一個外號叫「智囊」。人事部門推薦優秀幹部參加選拔考試,當時賈誼這樣的牛人已經死了,上百名候選幹部裡就晁錯矬子裡顯大個兒,為此晁錯獲得了提拔。

  晁錯雖然在太子那裡混飯,但喜歡多事,前後十多次給皇帝打報告指點江山。皇帝不聽晁錯的主意,可認為他有見識,一個勁誇晁錯:「你報告上說自己是胡說八道,可咱看不是,你小夥子不錯。」但各級幹部覺得晁錯這小子官不大、管得挺寬,都開始煩他了。

  太子宣誓就職國家元首後,晁錯作為身邊的紅人一步登天,幹上了首都的市長。職位雖然不算高,但晁錯是嫡系部隊,有空就能跑到皇帝那裡打小報告,當初前任領導沒有採納的行政改革意見,現在都被執行了。不但各個部長們全都靠邊站,連宰相申屠嘉也感覺晁錯在領導跟前比自己說話還好使,申屠嘉為此十分不忿,但一時又收拾不了晁錯。

  晁錯的辦公室緊挨著皇帝老爸的紀念館,上班有點繞遠,晁錯就私自在紀念館外牆上開了個出口。申屠嘉聽說晁錯這麼狗膽包天,火冒三丈,叫囂著改天要打報告宰了晁錯。晁錯聽見風聲不對,連夜溜到皇帝那裡先做了個沉痛的自我批評。

  等申屠嘉跟皇帝說晁錯怎麼無法無天時,皇帝說:「晁錯動的是紀念館的外牆,沒多大事,算了算了。」申屠嘉一肚子火沒撒出來,回去後氣沖沖地嚷:「早知道老子先宰了晁錯再匯報,現在打報告太失算了,反被這小崽子鑽了空子。」申屠嘉歲數本來就大,越想這事越氣,竟然一口氣喘不過來就此送了一把老骨頭。當朝宰相都被生生氣死,晁錯的氣焰從此越發囂張。
  
提出削藩,把他爹嚇得自殺

  晁錯干到了副宰相後,提出來為了防止各路藩王做大之後造反,要削減他們的領地。皇帝本來對自己那幫兄弟叔伯就不怎麼放心,晁錯這個主意很對他的心思,就把高級幹部都找來開會座談。所有幹部都不敢反對,只有皇帝的表兄弟竇嬰和晁錯當場作對,兩個人的話大概都不怎麼中聽,從此就結了仇,但削減藩王的章程還是通過了,登時全國上下輿論沸騰。

  晁錯的老爹連忙從老家衝到京城,跟兒子說:「皇帝老子上任沒幾天,你就出這種餿點子,摻和他們劉家的家務事,現在大家都不待見你,你不是找事麼?」晁錯說:「不這麼辦,天下就不太平。」老爹直嘆氣:「他們劉家太平了,咱們晁家快玩完了。」老爹回去就自殺了,臨死前說:「咱不忍心親眼看見我們家遭殃。」

  晁錯老爹死了才十多天,以吳王、楚王為首的七個藩王都造了反,統一行動口號就是要滅了晁錯。晁錯這時候想起袁盎來了:「袁盎當年肯定在吳王那裡沒少腐敗,以前一個勁地說吳王不會造反,現在果然造反了,先得拿袁盎開刀。」

  其實袁盎做人還算敞亮。當初劉邦死後,他老婆呂雉帶著娘家人算計他們劉家的產業,最後三軍總司令周勃牽頭拿下了呂家一窩子,為劉家翻了盤。事後周勃就轉過了頭,下班時皇帝常常親自送他,他大大咧咧地都覺得很應當。袁盎那時剛剛出道,就跟皇帝說:「周勃玩過了,老大你還那麼客氣,這成了沒大沒小了啊。」皇帝這才對周勃拿出了領導的款兒。周勃發毛了,撞著袁盎就絮叨:「咱跟你哥哥是哥們,你小子居然還這麼毀老子。」袁盎不接話茬。後來周勃出了事,大夥牆倒眾人推,都說周勃該死。只有袁盎敢力挺周勃清白,周勃才保住了吃飯傢伙。

  但袁盎跟晁錯一向不對付,但凡晁錯在哪待著,袁盎肯定避開,反過來晁錯也一樣。袁盎在中央政府一度混得不得意,曾經被打發到吳王那裡當過CEO。袁盎回京城後,晁錯藉著新皇帝上任正是張牙舞爪的時候,就讓司法部門查辦袁盎,說袁盎收受吳王賄賂,把袁盎的飯碗給敲掉了。
  
被人出賣,騙到街上去殺了

  晁錯手下看他這當口又想收拾袁盎,就勸晁錯:「要是吳王他們還沒造反,教訓袁盎說不定還可以殺雞儆猴。現在人家都打過來了,再修理袁盎也沒用了。」晁錯聽著有理,就有點猶豫不決。這話傳到了袁盎耳朵裡,袁盎一看要壞菜,當夜去找竇嬰想辦法。

  竇嬰就領著袁盎去見皇帝,皇帝正跟晁錯商量怎麼調動軍隊應戰,看見袁盎就問:「你在吳王那混過,現在你怎麼看?」袁盎就胡吹一氣:「這都是小意思,那幫烏合之眾好對付。」皇帝挺納悶:「他們要不是鉚足了勁不會造反,你怎麼說好對付?你有什麼高招?」袁盎說:「請老大叫手下都退下去咱再說。」皇帝就讓人都走了,只有晁錯還在邊上不動。袁盎又說:「咱這話只能老大一個人聽。」晁錯氣得厲害,但也只能走人了。袁盎這才說:「他們造反的口號是殺晁錯,只要殺了晁錯,再赦免他們造反的罪,就萬事大吉了。」皇帝愣了半天才說:「要是實在沒招,咱也不能為了晁錯一個人讓天下大亂。」

  皇帝已經打定主意賣了晁錯,但沒有馬上動手,晁錯萬萬沒想到,就那麼一會兒工夫,自己腦袋和脖子的關係就不牢靠了。過了十多天,以宰相為首的幾個幹部跟皇帝申請說:「吳王造反,晁錯鼓搗老大你親自帶兵出征,自己想在京城留守,還主張先把一些地盤送給吳王搪塞。這是大逆不道,晁錯應該被腰斬,全家都該砍腦袋。」

  皇帝正好借坡下驢便點頭同意了,馬上派官員去拿晁錯人頭。這時候晁錯還什麼都不知道,來的官員也不告訴他是什麼事,把晁錯誆到了市場就給殺了,死的時候晁錯還穿著準備上班去的正裝。

  晁錯死後,一個姓鄧的將領從前線回來,跟皇帝匯報工作,皇帝就問:「造反的藩王聽見晁錯死了,他們撤軍沒有?」姓鄧的回答:「吳王準備造反十幾年了,這次藉著被削減地盤乘機發飆,殺晁錯只是個藉口,哪是真要對付晁錯啊。咱倒擔心從此天下人都不再敢說話了。」皇帝問:「這話怎麼講?」姓鄧的說:「晁錯是擔心藩王們養虎為患,才請求先抄了他們的老底,保證國家主權完整。現在剛一出招就被幹掉,好幹部都寒了心,倒讓藩王們爽翻了。」皇帝大概其實也早就回過味來了,聽了這話很悶:「誰說不是啊,咱腸子都悔青了。」

唐朝輪迴解冤業

唐朝時,袁盎出生四川省洪雅縣,不會說話時,見佛像、僧形必含喜色。五歲時曾賦詩:「花開滿樹紅,花落萬枝空,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隨風。」七歲時遇法泰法師在寧夷寺講《涅盤經》,他每日去聽講經。十一歲時,削髮為僧。「悟達國師」為唐僖宗所賜。

知玄曾與一僧人在京師邂逅。當時僧人患「迦摩羅」的惡疾,沒有人知其異也,都十分厭惡他。知玄一直照顧他,從無倦色。後來與這個僧人告別時,僧人對知玄說:「如果你日後有難,可往西蜀彭州茶隴山相尋,有二松為標誌。」

後來知玄居住在安國寺。唐懿宗親臨法席,賜沉香木的椅子為座。

有一天,知玄的膝上突然生人面瘡,眉目口齒具備,每天餵它飲食,則開口吞吃下去,與人沒有兩樣。多方求醫也無效。他突然想起了以前那個僧人所言,就入山尋找。果然看見二松立在煙雲間,這才相信所約確實是真的。知玄來到一座莊嚴的佛寺前,僧人已經立在山門迎接他,兩人見面非常高興。天晚將要睡覺時,知玄將自己的苦惱告訴了僧人。僧人說:「沒有什麼大問題,山上的泉水洗後就可以治癒。」

第二天黎明,童子將知玄引到泉水所在處。知玄正要掬水,瘡忽說人語道:「不可洗。公曾讀西漢書否?」答道:「讀過。」瘡有又說:「既曾讀過,你應該知道袁盎殺晁錯的故事。你當年就是袁盎,我就是晁錯。我被你錯誤的腰斬在東市,冤枉太大了,所以累世都來報復你。而你十世為僧,戒律精嚴,所以沒有辦法隨便報復你。今日你受賜過奢,名利心起,所以能害你。你幸蒙迦諾迦尊者,用三昧法水洗我,自此我們不再是冤家了。」知玄聽到這些話,魂不住體,急忙掬水洗之,疼痛徹底消失了,其瘡亦痊癒。

知玄回到寺中,寺廟已經消失不見了。於是就在該地建庵後成大寺。知玄感念僧人,明白自己的積世之冤,如果不是遇到聖賢就不能解脫,因此寫了懺法三卷。又因為取三昧水洗冤業之義,名曰《水懺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