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為何蘇丹達爾富爾大屠殺與北京奧運會掛鉤

2007-05-07 23:04 作者:伍凡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從今年初以來,國際輿論把蘇丹達爾富爾大屠殺與北京奧運會掛鉤,有人把北京奧運會稱為 「種族滅絕的奧運會」 (Genocide Olympics) 。我們來討論,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國際輿論會有這種說法。

首先要分析達爾富爾大屠殺的由來。達爾富爾 (Darfur) 位於蘇丹西部邊境省份,自北至南依次與利比亞、查德、中非等國毗鄰,面積約55 萬平方公里,人口約400萬,包括三個省,即北達爾富爾省、中達爾富爾省、南達爾富爾省。該地區為多種族、多部族的地區,包括阿拉伯、富爾人、黑人等部族數量達80多個,其中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族多居住在北部,而信奉基督教的土著黑人則住在南部。由於歷史原因,該地區屬蘇丹經濟發展水平遲緩的最落後地區,當地居民多從事家庭畜牧業。這裡過去曾經是一個雨水豐沛、土地肥沃的地區,當地人民和睦相處,過著自給自足的恬靜生活。

20世紀60-70年代,達爾富爾北部因人口膨脹、過度放牧而導致荒漠化現象不斷加劇,祖祖輩輩慣於逐水而居的阿拉伯牧民被迫南遷,與當地黑人發生了爭奪水草資源的部族仇殺。為尋找強大的政治支持,阿拉伯人組織了親政府的「金戈威德」民兵,對當地居民進行燒殺搶掠,這使兩部族結下不共戴天之仇。「金戈威德」民兵的肇事者的後臺是具有伊斯蘭色彩的蘇丹政府。近年來,該地區發現了大量石油資源。於是自2003年2月以來,該地區土著黑人相繼組成「蘇丹解放運動」和「正義與公平運動」兩支反政府武裝力量,上述兩組織對蘇丹政府未能保護當地土著黑人的權益,公開提出自治,並要求與政府分享權力與資源。

蘇丹地處非洲東北部,扼紅海-地中海戰略要衝,也是自北進入非洲腹地的門戶,為重要國際戰略通道。蘇丹巴希爾政權1989 年上臺後,推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歧視和迫害信奉基督教的黑人。

蘇丹豐富石油資源。蘇丹石油資源豐富,已探明的儲量為30億桶,另有80-120億桶潛在資源,位居非洲國家第5名。蘇丹的高效油氣田是於1980年由美國雪佛龍公司首先探明的。但由於隨後蘇丹國內衝突不斷,加之美國蘇丹關係惡化,該公司被迫撤出。1995年開始,中國等一些國家的石油公司與蘇丹政府簽訂石油開發項目,並於1999年實現石油出口。此後,中國每年通過與蘇丹合作,進口大量石油。

達爾富爾大屠殺問題之所以與中國聯繫上了,就是因為中國在蘇丹的石油戰略有關係。可以說,中國對非洲石油的探險是從蘇丹開始的。1995年,中石油開始進入蘇丹。短短几年時間,蘇丹已成為中國重要石油來源。目前,中石油在蘇丹擁有12家企業,佔有蘇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羅河股份公司40%、喀土穆煉油廠、石化廠各50%和95%股份,並修建了750公里輸油管和蘇丹港30萬噸油輪輸油終端。蘇丹政府對中國出口額一度佔總額的55%,其中大部分為原油。2004年1至4月,從蘇丹港出發的25艘油輪竟有19 艘開往中國。通過中國的投資,蘇丹在1999年成為石油出口國。通過在蘇丹的石油開發,中國開始逐步擺脫對中東石油的依賴。正因如此,中國需要蘇丹政府保持對國家的控制,以確保自己的能源利益;而蘇丹方面也需要中國的扶持,從而能在日益孤立的國際舞台上繼續週旋。

中國支持蘇丹政府的原因歸於石油利益,中國2年多來堅持不懈地反對大國勢力介入達爾富爾人道危機,反對制裁,不贊成聯合國維和部隊介入,並多次在安理會表決中投出棄權票,很大程度上是出於維繫能源利益的考慮。中國政府還向蘇丹政府提供了大量資金、物資援助,幫助他們對付反政府武裝。正是有了中共的不斷輸血,蘇丹政府得以長期對國際壓力持強硬牴觸的立場。

中國政府堅持「不干涉」原則,對蘇丹政府使用中國資金、武器支持阿拉伯「金戈威德」民兵不聞不問。今年2月胡錦濤訪問蘇丹,提出達爾富爾和平四原則:一尊重蘇丹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二通過和平手段以及平等對話與合作解決問題;三是非洲聯盟和聯合國應當在達爾富爾維和任務重發揮建設性的作用;四是加緊改善達爾富爾地區的局勢和當地人的生活。表面上很漂亮,實質上堅決反對制裁蘇丹,不贊成派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蘇丹,任由蘇丹政府和阿拉伯民兵屠殺黑人。

北京儘管受到國際壓力,但是中國仍然表示要和蘇丹加強軍事合作。今年4月初,蘇丹武裝部隊聯合參謀長艾哈邁德.吉利到北京訪問, 新華社援引曹剛川的話說:「中國和蘇丹的關係長久以來一直穩定發展,而中國願意在兩國軍事間的各個領域進一步發展合作。」 吉利抵達北京進行為期8天的訪問。

與此同時,北京政府拒絕用其經濟影響力向蘇丹施壓,不贊成要求蘇丹允許聯合國維和部隊進入達爾富爾地區。除此以外,中國還曾動用聯合國安理會的否決權,阻擾安理會對喀土穆政府提出譴責。

聯合國國際刑事法院第一預審分庭5月2日正式向2名達爾富爾屠殺平民事件肇事者發出逮捕令。這2人分別是蘇丹現任人道事務部部長、前內政部長艾哈邁德·哈倫,以及受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民兵金戈威德指揮官之一的阿里·庫沙布。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莫雷諾-奧坎波(Luis Moreno- Ocampo)在接受聯合國電臺採訪時表示,該法庭法官是在認為檢察官提交了充分合理的證據後發出逮捕令的。

身為蘇丹前內政部長的艾哈邁德·哈倫的責任是內部安全,但正是他協調、計畫了政府軍、警察和金戈威德民兵在達爾富爾的犯罪活動,他徵召金戈威德民兵,並為之提供經費。而作為金戈威德民兵指揮官之一的阿里·庫沙布的逮捕令上更是共有50項危害人類罪行和戰爭罪行。

阿里·庫沙布。他是西達爾富爾非常著名的金戈威德民兵指揮官。聯合國的證據顯示,他親自指揮了對4個村莊的襲擊,還有證據顯示他如何指揮民兵強姦婦女、殺人,他個人要對這些罪行負責。

達爾富爾的衝突目前已經造成40萬人死亡,有兩百萬流離失所者,他們生活在難民營,非常痛苦,必須制止對他們的犯罪,結束達爾富爾危機。

過去2年,每當美英推動安理會就達爾富爾問題裁製蘇丹時,中共一直保護著蘇丹喀土穆政權。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中國政府利用在聯合國安理會的否決權,幾次阻擋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進入蘇丹。

但4月下旬事態突變,一名中國政府特使,外交部希長助理翟雋前往喀土穆勸說蘇丹政府接受聯合國維和部隊。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中共政權的態度驟然改變了呢?

美國好萊屋女明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和她18歲的兒子、耶魯大學法律系學生羅南·法羅3月28號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文章《種族屠殺的奧運會》。他們在文章中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而現在有另一個口號在流傳,那就是「種族屠殺的奧運會」。

文章還說,「中國已向蘇丹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中國購買了蘇丹出口石油中的絕大部分。蘇丹政府利用這些收入的 80%來購買武器,其中大部分:是中國製造。中國還在聯合國多次阻止英、美等國試圖停止達爾富爾種族屠殺的努力。」

文章還特別提到剛剛「去過中國幫助中國準備奧運會開幕式和閉幕式的電影導演史蒂芬·斯皮爾伯格要給中國的形象消毒,這很令人失望。斯皮爾伯格先生在1994 年建立了大屠殺歷史真相基金會,紀念二戰中的猶太人大屠殺。他是否意識到中國正在資助達爾富爾的大屠殺?」文章還警告斯皮爾伯格是否要像為納粹作宣傳的電影導演裡芬斯塔爾一樣成為北京奧運的裡芬斯塔爾。

據斯皮爾伯格的秘書透露,在影星法羅發表這篇文章的第4天,斯皮爾伯格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寫了一封信,譴責蘇丹達爾富爾地區的種族屠殺,要求中國政府行使其在該地區的影響力,「結束那裡的人類所遭受的痛苦」。

可以說,美國好萊屋女明星米亞·法羅和電影導演史蒂芬·斯皮爾伯格的行動使中共政權對蘇丹政府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中國政府特使、外交部部長助理翟雋不久前前往蘇丹,不僅向喀土穆政府施壓,而且還趕到達爾富爾的三個難民營視察一番。西方媒體都對中國特使出訪蘇丹進行了報導,稱此行對中國高官來說,無疑是一個罕見的舉動,因為中國與蘇丹保持著廣泛的商業和能源關係,以往總是極力避免告訴其它國家如何去處理內政。

《紐約時報》指出,不久以後,中國便派出的政府特使翟雋前往蘇丹。北京出現的重大轉變,完全可以被視為一個如何向北京展開施壓活動的精典研究,它旨在某個脆弱的時間和某個脆弱的點面,來刺激北京,從而完成一些多年來通過外交渠道所不能完成的工作。

4月23日。美國向安理會提出決議草案敦促在蘇丹政府再次拒絕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的情況下制裁蘇丹,並要求加強進駐達爾富爾的非盟和聯合國維和部隊以保護平民百姓。如果蘇丹再不採取具體步驟制止達爾富爾的流血衝突,蘇丹可能將面臨新的嚴厲制裁。

在達爾富爾衝突4週年之際,世界各國35個首都在4月29日都舉行了抗議示威,要求各國領導採取果斷行動,立即促使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蘇丹達爾富爾地區,制止當地的種族屠殺暴行。

米亞.法羅在白宮對抗議民眾發表講話指責中國漠視達爾富爾的惡夢,並說,中國要舉辦奧運不能無視達爾富爾,因為達爾富爾暴行的繼續絕對不能讓奧運正常進行。

法國總統大選社會黨候選人賀雅爾女士5月2日在總統競選電視辯論會上公開表示,應該提高對中國在蘇丹達福爾問題上的壓力,中國因石油利益漠視達福爾現況,外界應對中國提高壓力,她贊成抵制北京奧運。可見失道寡助,中共政權在蘇丹達爾富爾大屠殺事件中的立場和態度巳成了千未指的罪人了。

5月1 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舉行聲討共產主義罪行大會,捷克總統、瑞典總理都批評共產主義在歐洲及全球犯下的滔天罪行。會上有人建議發動10萬名觀眾參觀北京奧運,在奧運會開幕式時公開亮出事先帶入場的抗議衣衫帶有標語「種族滅絕的奧運會」 和「抗議北京侵犯人權」,在全球媒體前亮相,準備中共警察捉人。這對中共政權而言實在是「一個頭兩個大」的難事。怪誰呢?這不是中共政權自找的嗎?

紐約的民眾開始針對和蘇丹有密切聯繫的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採取行動,呼籲停止人們向這家已經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投資。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在紐約上市後,向其母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貸款150億美元。股市分析師發現,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10%的股市收入轉入母公司。在歐美考慮制裁蘇丹的時候,中國卻向蘇丹投資150億美元。而蘇丹政府把70%的外資用在軍隊上。

從蘇丹達爾富爾大屠殺與北京奧運會掛鉤的事件來看,北京奧運會正成為一個槓桿,在未來一年多內,在奧運會開幕前,將被用來迫使中共政權改善中國人權及類似解決達爾富爾屠殺事件的壓力點。中共政權是千方百計的要舉辦奧運會,這正是中共自己背上的大包袱,成了大靶子。

中共政權在衡量北京奧運會、蘇丹石油、出口武器至蘇丹,及也考慮了中共政權在非洲的戰略利益和軍事利益各種因素,看來還是眼前以北京奧運會為首位重要,先讓蘇丹接受聯合國決議度過眼前難關,保住北京奧運會。其它事待過了北京奧運會再議。可見,這僅是中共政權的策略退讓,準備以後捲土重來。也正因為如此,世界各人權團體和主持正義的人們根本不信任中共政府派特使去蘇丹的舉動。(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