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時代》週刊:工作家庭兼顧 亞洲老爸最苦最累 時代週刊

2007-05-05 23: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五一」長假期間,平時工作繁忙的父親們總算能給孩子們彌補缺失的父愛。這種現象代表了新時代亞洲父親們的生存狀態:一邊是繁忙工作,一邊是父親職責,父親們承受的壓力格外重。美國《時代》週刊日前載文稱,職場男性做父親難,亞洲職場男性做父親更難,為了幫助男人們學會平衡壓力,新加坡近來開設了「父親之課」。該文提醒男人們:再忙也不能忘了孩子,因為讓孩子幸福也是讓自己幸福。
現狀

安裝攝像頭上網監視孩子

一個週六早晨,新加坡崇福小學教室內,一堂特殊課程吸引了眾多「學生」。不過這些「學生」已老大不小,多是三四十歲的老爸。這堂課名叫「父親之課」,主講是新加坡「父親中心」創始人王孫華,「父親中心」的宗旨便是「引導父親融入孩子生活」。

亞洲的父親們怎樣和孩子相處呢?一個父親在課上講述了他獨特的「數字育兒法」。他花費2000美元在家裡各個角落安裝攝像頭。即使他埋頭辦公室,也能通過網路時刻看到孩子。「數字育兒法」引來課堂內一陣哄笑。但笑過後,這些老爸們陷入沉思。

這是個極端案例,卻真實反映了如今亞洲父親生活中「不可承受之重」:他們已認識到為父職責,但繁忙工作卻讓他們無暇陪伴孩子。

「你們有職場計畫、理財計畫或度假計畫,」王孫華說:「但對於如何做一名稱職的父親,你們有計畫嗎?如果有,請舉手。」但沒有人舉手。這些「學生」在各自領域內都是叱吒風雲的精英,但面對王孫華的問題,他們都覺得心虛。

診斷

老爸為何沒時間陪我

老闆「冷血」

阻攔亞洲老爸陪孩子的原因多種多樣。日本東京一名35歲人力資源經理把怨氣撒在「冷血」老闆身上。他說:「在我原來那家單位,大部分人沒孩子,他們不懂與孩子團聚的重要。孩子出生後,單位幾乎沒給我多少假期。」

「酒桌」應酬

也有人歸咎於亞洲人獨有的人際相處方式:「酒桌」應酬。韓國首爾辦公室職員安燦說:「我深知需要給孩子更多時間。」但一下班,安燦還是和同事、客戶一起去喝酒。「有時孩子看到我就表現出很委屈的樣子,總是要求我留在家裡。」

生育推遲

另外,現在的亞洲人生育時間較晚。孩子出生時,他們大多處於最繁忙時期。新加坡一家快餐店老闆拉菲爾·陳41歲時有了第一個孩子,他說:「工作上的事情隨年齡增大而增多。這就是為什麼當我有孩子時,情況變得艱難。」

危機增多

最後,理解現如今亞洲老爸的困難還要考慮過去發生的一系列事件。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及2000年「電腦千年蟲」事件,回顧這些事件前前後後,就能解釋亞洲人現在的工作為何那麼多。經歷波折後,人們危機感更強,他們更努力工作,攢更多錢以防今後再有意外發生。

分析

「奶爸」是時代的產物

承受工作和育子雙重壓力的亞洲老爸是時代的產物。50年前,做個好父親並不像如今這麼難。作為家中惟一經濟支柱,父親的職責僅是下班時走入家門,坐在椅子上。做家務和照顧孩子完全是媽媽的事。香港大學社會學教授丹尼·王說:「上一代父親顯得更加冷漠和嚴肅,與家庭成員的距離也更遠一些。」

與父輩不同,由於女性涉足職場,現在的亞洲老爸正經歷轉型時代。夫妻都有收入對家庭的好處顯而易見。可女性生活更充實的同時,給男性的壓力卻在增加。他們需要與妻子共同承擔家長角色,不能再以工作忙為由對家務事甩手不干。面臨新職責,亞洲男性並不老到,他們中許多人仍在適應新角色。他們開始學著買菜做飯、接孩子上下學或是給孩子換尿片、餵奶。

支招

單位領導作用最大

面對轉型時代和孩子們的期望,亞洲父親開始心甘情願承擔更多家庭責任,但他們需要幫忙。調查顯示,能給他們提供最多幫助的是單位領導。

美國工作與生活政策中心研究者凱倫·薩姆博格說:「研究發現,亞洲父親觀念轉變的關鍵在於單位領導。如果單位允許員工回家帶孩子去踢球,而員工看到領導也這麼做,那企業文化甚至社會文化都會朝正確方向轉變。」

針對這一問題,許多企業做出表率。日本化妝品企業資生堂公司2005年4月制定一項規定:孩子小於3歲的員工可一次性享受兩週的額外帶薪假期.

似乎整個社會都在幫男人們向「奶爸」角色轉型。去年,日本兩家專門描寫名人父親的雜誌《大洋》和《FQ》重磅推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