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3大網際網路敵人名單

2007-05-04 10:1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網際網路敵人的名單中,有三個國家的名字今年被從名單中去除:尼泊爾、馬爾地夫和利比亞。相反,埃及今年進入了排行榜,因為今年有為數不少的博客用戶在埃及受到了侵犯和監禁,它因此也進入了那些有組織地侵犯網際網路言論自由的國家的行列。

沙烏地阿拉伯
沙烏地阿拉伯並沒有掩蓋它查禁網路的舉動。中國則正好相反,假借技術問題之名封殺網站。沙烏地阿拉伯的網路過濾措施向網民明確指出了那些網頁是被當局禁止的。網路審查的舉措集中針對色情內容,但同樣也涉及一些政治反對派的網站、以色列出版物、或者有關同性戀的信息發布。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的網路審查員(網路警察)而言,擺在面前的問題中也包括博客。2005年,這些網路警察試圖徹底阻止該國國民進入首要的博客工具網站blogger.com。幾天之後,他們重新修訂了這一決定。目前,只有那些對他們造成妨害的博客遭到了封殺。例如2006年6月,他們把私人日記「Saudi Eve」列入了黑名單,原因是一名婦女竟敢談論她的愛情生活,還批評政府的審查政策。

白俄羅斯
白俄羅斯政府壟斷著該國的電信產業,在它覺得必要的時候,毫不手軟地禁止訪問反對派網站,尤其是在選舉期間。另外,獨立信息發布經常成為信息領域打擊行動的受害者。正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下,2006年3月,多家對現任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re Loukashenko)進行批評的網站在數日之內就從網路上神秘地消失了。

緬甸
在打壓網際網路方面,緬甸的政策比它的鄰國中國和越南還更加嚴厲。掌權的軍政府當然會對反對派的網站進行過濾,尤其是對網吧進行非常嚴密的監視,網吧的電腦具有整整五分鐘的自動抓屏功能,以此監視上網者的活動。2006年6月,當局禁止了網際網路電話和網上聊天的服務,比如禁止進入google的Gtalk網路聊天系統。這一舉動意在獲得一舉兩得的效果:一方面,保護由國有企業壟斷的長途電信這個利潤豐厚的市場;另一方面,網路異議人士無法使用這一通訊工具,因為難以對此類工具進行監聽。

中國
就網路信息過濾技術的先進程度而言,中國無可爭議地佔據著世界第一的地位。當局密切關注著技術的演進,以確保不給自由言論留有任何可乘之機。正因如此,繼網際網路網站和論壇之後,目前當局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博客和可以進行視頻交互的網站上。在該國,擁有博客的人數總計接近1700萬。誠然,這是一個龐大的天文數字,但他們中間敢於涉及敏感話題的人可謂微乎其微,對政府政策提出批評者為數就更少。這首先是因為該國的博客工具擁有所有的網路信息過濾功能,可以阻止任何帶有「反動」性質的關鍵詞。其次是因為開發這些服務的本地或國外企業,都受到來自當局的壓力,勒令他們對接收信息的內容進行控制。因此也就有網路警察在這些公司中工作著,負責清理博客用戶們發布的信息內容。最後,在這個國家裡,有52人因為在網上的言論過於自由而入獄,自我審查制度也在全速地運轉著。 5年之前,很多人都還認為網路是一個所謂無法受人操控的自由媒體,將會給中國的社會和政治體制帶來革命性的變化。可時至今日,中國憑藉它在地緣政治中蒸蒸日上的影響力,很有可能把問題顛倒過來:有朝一日,中國的這種建立在審查和監視基礎之上的網際網路管理模式,最終成為世界其它國家和地區效仿的對象。

朝鮮
還和2005年一樣,朝鮮仍然是這個世界上情況最糟的網際網路黑洞。僅僅只有若干名政府工作人員可以訪問網際網路,憑藉的還是向中國租用的聯網設備。該國的域名「.nk」從來沒有啟用過,由朝鮮政府設置的為數不多的站點也都設在日本或韓國境內。很難讓人相信,在這樣一個如今已經擁有核彈頭製造能力的國家中,僅僅是因為經濟困難的原因造成了網際網路方面發展的滯後。相反,那些被驅逐到韓國的朝鮮新聞工作者們在網路上的活動卻顯得十分活躍,尤其是通過信息網站 www.dailynk.com。

古巴
在古巴,每百名居民中僅有兩人上網,這使得古巴在網際網路普及方面落在了世界最落後國家的行列之中。記者無疆界去年10月的一份調查顯示,為了確保網路這個媒體不被用於「反革命」的活動,古巴政府採取了多種手段。首先,該國政府在某種程度上禁止私人接入網際網路。為了上網瀏覽或者查閱電子郵件,古巴人因此不得不去一些公共的上網地點(如網吧、大學、「青年信息俱樂部」等等),他們的活動在這些場所中能夠受到更好的監視。其次,古巴警方在網吧和高檔酒店的所有電腦上安裝了相關軟體,目的在於當某些具有「反動」性質的關鍵詞重複出現時發出警告訊息。另外,這個政權還防備著政治反對派和獨立新聞工作者,不讓他們訪問國際網際網路。對於政治反對派和獨立新聞工作者而言,要想與國外取得聯繫,真是要走一條充滿荊棘和苦難的道路。最後,政府還施行了自我審查制度。在古巴,如果在國外網站上發布「反革命」性質的文章,會被判20年監禁;如果非法上網,也會被判5年監禁。敢於挑戰國家審查制度、甘冒如此風險的網民少之又少。

埃及
除了對幾個與「穆斯林兄弟會(Frères Musulmans)」的宗教活動有關的網站之外,埃及很少對網路信息進行過濾。儘管如此,1981年掌權的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oubarak)還是露出了他專制的一面,尤其是在對待網際網路的方面。2006年6月,三名博客用戶因為發表了促進該國民主化改革的言論而遭逮捕,並被監禁了將近兩個月。另外還有一些人遭到了政府的滋擾,如一名科普特族的博客女用戶就於8月在警方的壓力之下被迫停止發表言論。最後,國務院的一個行政事務法庭近期決定,當局有許可權制、中斷或關閉所有可能威脅到「國家民族安全」的網際網路網站。這個情況令人擔憂,有可能會最終導致對網路實行過度審查的局面出現。

伊朗
針對博客用戶採取的壓制在2005年似乎有所緩和。而2006年,卻有20來名博客用戶被監禁,目前尚有Arash Sigarchi一人仍被囚於獄中。網路信息的過濾也相反進一步加強,目前,伊朗還以自己有能力屏蔽1000萬個「不道德」的網站而自詡。屏蔽措施特別是針對那些色情的、政治性的或者討論宗教問題的網站。然而,2006年夏天以來,網路審查似乎把全部精力都集中用來對付那些討論婦女權利的信息發布。此外,當局還決定禁止高帶寬聯網。這個辦法可以被解釋為伊朗網路設施的負荷過載,因為這些設施本來就十分劣質;但是這個辦法也可以被解讀為旨在阻止從網上下載西方的文化產品——如電影和歌曲。

烏茲別克
自從2005年5月對安集延市(Andijan)親民主派人士遊行示威進行了血腥鎮壓之後,當局採取的審查制度就十分嚴格。政府在總統伊斯拉姆·卡裡莫夫(Islam Karimov)的鐵腕控制之下,阻止網民訪問大部分討論烏茲別克事務的網站,這些網站通常設在俄國;並且,一些非政府組織對該國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了譴責,訪問這些組織的網站也被阻止。

敘利亞
目前,有三人因為在網際網路上批評政府而遭到了監禁,正是因為這一情況,敘利亞成為了中東地區最大的網路異議人士的監獄。此外,網路異議人士遭到蓄意的、非人道的拷打和關押。政府禁止網民訪問反對派的阿拉伯語網站,並禁止瀏覽與敘利亞庫爾德人相關的內容。

突尼西亞
2005年11月,突尼西亞組織了信息社會世界峰會(SMSI),並因此贏得了讚譽,這是聯合國的一次重大事件,目的在於展望網際網路的未來。然而,總統扎因 ·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在網路方面採取的政策則是這個星球上使自由遭受最為嚴重破壞的政策之一。整個網吧行業被國家控制。網吧對網路信息進行過濾,並受到警方的嚴密監視。例如,在突尼西亞,人們根本不可能訪問記者無疆界的網站。另外,安全部門持續不斷地騷擾獨立博客用戶和反對派網站負責人,以便確保自我審查制度能夠在突尼西亞的網路中得到全面推行。律師穆罕邁德·阿卜(Mohammed Abbou)是一位網路異議人士,他自2005年3月起被監禁,原因是他寫了一篇針對該國領導人的批評文章,並將這篇文章以新聞簡訊的方式進行傳播。

土庫曼斯坦
每百名居民中,上網人數不到一人,該國也就因此成為了這個星球上網路最不普及的國家之一。總統薩帕爾穆拉特·尼亞佐夫(Separmourad Niazov)是名副其實的「中亞金正日」,他對所有媒體都施行了絕對的控制。網路在土庫曼斯坦當然也是受到審查的,但尤為顯著的一點是,該國絕大多數的人口都被禁止上網。

越南
越南政府正在進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目前正處於一個不太舒服的境遇中。它遭到了國際社會的施壓,又不能像其鄰國中國那樣對別國外交人員提出的要求全然地置之不理。因此,越南政府似乎一直就有放鬆信息控制的傾向;退一步而言,它在鎮壓反對派的方面還是有所忌憚。正是在這個背景下,2005年以來,多名網路異議人士,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範洪森(Pham Hong Son),獲得了釋放。這種相對溫和的做法似乎使得越南的民主化運動重獲生機。令人欽佩的是,越南的民主運動很好地運用了網路,通過網路組織民主運動,也是通過網路向全國傳播獨立的信息。2006年的夏天,一個名為「8406」的小組甚至在網上發動了一次請願活動,旨在要求政府著手進行政治改革,部分網友還簽下了真實姓名。然而,網路由這些年輕的民主派人士掌握,這一點引起了當局的恐懼,他們重新開始經常性地藉助強制手段讓這些網路異議人士住口。這一年(2006年)中,十來人因為網上留言而遭到監禁。他們中的四人至今仍在獄中。

被從名單中去除的國家

利比亞
無國界記者向該國派出了一個考察團。隨後,該考察團發現利比亞的網際網路已經不再受到審查。另外,從2006年3月Abdel Razak Al Mansouri獲釋以來,該國境內就不再有被監禁的網路異議人士。然而,無國界記者始終認為該國總統穆阿邁爾·卡扎菲(Mouammar Kadhafi)依然是一名新聞出版自由的殺手。

馬爾地夫
從2005年5月到2006年2月,Fathimath Nisreen,Mohamed Zaki和Ahmad Didi相繼獲釋,自此以來,該國就再沒有任何的網路異議人士被監禁。無國界記者依然認為該國總統穆蒙·阿卜杜勒·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是一名新聞出版自由的殺手,但是他在網際網路方面的政策使我們沒有理由再把這個國家列入「網際網路敵人」的名單當中。

尼泊爾
自從2006年5月國王賈南德拉(Gyanendra)退位、民主政府重新上臺以來,無國界記者觀察到,該國境內言論自由狀況得到了非常徹底的改善。網路不再受到審查,也沒有任何關於滋擾和隨意拘押博客用戶的案件記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