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作家稱網路文明不需執政黨管

2007-04-25 13:30 作者:齊之豐2007年4月24日華盛頓報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來自中國的消息說,執政黨的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主持中共決策機構政治局會議,研究加強網際網路管理。與此同時,中國信息產業部表示今年將著重加強虛擬主機等管理,以遏制中國政府所說的有害信息的傳播。

中國官方的新華網報導,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星期一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加強青少年體育工作和網路文化建設工作。」在談到網際網路管理的時候,會議把政府對網際網路的監管跟「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質和科學文化素質,擴大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輻射力和感染力,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聯繫起來。

*田奇莊:最重要的是官德*

中國網路作家、評論家田奇莊認為,網路文明來自於網民的自主自律,這種網民的自主自律使擺事實、講道理的言論受到鼓勵,使謾罵和詆毀他人的言論受到譴責和拒斥,因此可以說,網路世界的文明與和諧,不需要執政黨來管。

田奇莊認為,中共假如真的是有心建設有道德的和諧社會,就應當放眼網路之外,認真關注和解決造成社會不和諧的根源性問題,這就是執政黨和政府官員的道德問題而不是民族道德問題。

他說:「最重要的道德是我們社會的官德。官德應該成為我們社會道德水平的一個指標。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我覺得他們首先應當謀求解決黨內的腐敗問題。黨內的官員做好了,律己了,不去大吃大喝了,你們不去買公車了,不去遊山逛水了,你們不去收受黑錢了,不去買官賣官了,你們不去包二奶了,你們都做好了,老百姓能不做好嗎?」

*網路興起對政府形成制約*

網際網路的興起,使中國公眾獲得了一塊相對不受執政黨宣傳部門嚴密控制的言論自由空間。中國的網民利用這一難得的自由空間暢所欲言,在社會上獲得了廣泛的響應,並對政府和執政黨行為形成了某種程度的制約。

來自中國的統計數字顯示,截至2006年年底,中國總共有1億3千700萬網路用戶,其中博客作者達到2千零80萬。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中共內部的保守派對網路輿論發揮制約作用、制約中共先前不受任何制約的權力感到越來越難以容忍,因此中共宣傳部門近年來主導推出了一系列收緊網路言論自由的政策規定。

*網路信息封鎖投入領先世界?*

就在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網路管理的同時,官方的新華網報導說,中國信息產業部一位官員宣布,中國「今年將重點加強虛擬主機、主機託管等網際網路接入服務市場管理,使不法份子以網際網路為載體散佈淫穢色情等有害信息的行為得到有效遏制。」

批評者指出,中國當局為控制當局所不喜歡的信息傳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中國的教育經費雖然名列世界落後水平,但中國在網路信息封鎖方面的人力物力投入,卻絕對領先世界。

*劉曉波:當局害怕不受控制的聲音*

中國作家劉曉波主持中文獨立作家筆會,並通過網路發表中文獨立作家的文章,但是多年來,中文獨立作家網站跟成千上萬中國當局所不喜歡的網站一樣,一直被中國當局屏蔽。

劉曉波說,中共當局顯然是害怕不受當局控制的聲音,害怕人民的政治言論和評論,就打出打擊淫穢色情的旗號,借用模糊籠統、沒有任何清晰定義的「有害信息」的概念,來封殺當局所不喜歡的聲音。

劉曉波說:「比如說,他屏蔽掉的詞,如人的姓名,如鮑彤、丁子霖、我的名字,另外還有很多人名,在比如像中文獨立筆會、法輪功、中國民主黨,等等、等等。」

*劉曉波:醉翁之意不在酒*

劉曉波說,中國當局這些年來竭盡全力,力圖在網路中屏蔽掉這些跟淫穢色情毫無干係的人名和關鍵詞,再好不過地說明瞭中國當局所說的打擊淫穢色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鮑彤是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因1989年反對中共當局出動軍隊鎮壓天安門要求民主的示威者而被投入監獄。丁子霖的兒子在1989年中共軍隊鎮壓示威者的時候被打死。

另外,來自中國的消息說,中國新聞出版總署計畫參與網上雜誌的登記審批,使網上雜誌跟普通的印刷雜誌一樣直接納入執政黨宣傳部門的監管之中。中國網民擔心,中國的網路言論自由空間由此將進一步縮小。(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齊之豐2007年4月24日華盛頓報導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