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當法國大選「獨立觀察員」

2007-04-24 03:19 作者:quyuan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天對於法國人來說是個不尋常的日子——法國大選;對於我一個留學生來說更是一個近距離觀察;近距離學習的機會。五年一次機不可失;我一早起來帶上自己的照相機;向市政府大樓走去。

我所在的城市是巴黎市郊的Boulogne-Billancourt;從我家到市政府大約步行15分鐘左右。開始街上人行稀少;我想法國人大約是在睡懶覺吧;難得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天。可當我從小巷轉到大路;從大路直到市政府的路上;才發現三三兩兩地人漸漸多起來了。有的推著童車;有的牽著寵物狗;都向著同一個目標——市政府的投票大廳。

我到達市政府大廳的時候;選民們已經排起了長隊。有一些戴著胸卡的工作人員在維持秩序;指導選民去各自的投票點。我不是選民;也不是記者;作為一個旁觀者;我有點猶豫;不知道有沒有進去的「資格」。

可是看來我的疑慮是多餘的;工作人員見到我;禮貌地問我:「您是幾號投票點?」我說:「我不是來投票的;是來看一下法國是如何選舉的;我能進去嗎?」她微笑著作了個請的手勢:「當然。」

我進入大廳以後;轉了一圈;發現人多而不亂;有條不紊秩序井然。選民們在4個投票點前排成4個旖旎的長隊。隊伍裡有各個族群;各種膚色的人;有的家庭全家出動;扶老攜幼;牽著寵物狗。有些人穿著比較正規;可能是把今天當作一個莊重的值得紀念的日子吧。讓我驚訝的是在隊伍中有好多年輕人的身影;有的可能才剛過18歲;正是我們所謂憤青時代;與中國的憤青只會在論壇上吵嘴不同;他們的憤青卻有權利用手中的投票來實踐自己的理想;他們是一支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而中國的青年卻空有一腔愛國熱情無處發泄。這不得不說是中國憤青的悲哀。

由於排的隊伍很長;有的老年人和殘疾人不能長時間地站立,他們可以離開隊伍;在投票點旁邊的椅子上休息;輪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身後的人自覺招呼他們過去投票。有的選民把小孩也帶來,小孩子有的還戴著奶嘴。有兩個小孩子在父母身邊追逐玩耍;無憂無慮;父母欣慰地看著他們;一臉幸福。我無法掩飾自己的羨慕。我想這些孩子從小就接受了民主的熏陶;那麼他們的未來一定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他們不會接受當權者的愚民政策;不會被強迫拆遷;不會被當作草芥一樣踐踏的;他們走在世界各地都不會被歧視;他們會很自豪地宣告:「我生於民主的國度。」我們的子孫後代呢?我們的子孫後代能昂起頭來活成一個大寫的人嗎?或者還是要像無數上訪者一樣被迫流落街頭呢?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位掛著工作人員胸牌的女士向我微笑著走來;她問:「請問您是什麼組織的?」我說我不屬於任何組織;我自己來看著玩的。她說:「那麼您是屬於獨立觀察員(observateur independant)咯。」我一驚;「獨立觀察員」這個字號換了在國內說不定是一個什麼級別的「官」了。怎麼;我一個外國人居然也有權成為「獨立觀察員」?我知道法國大選是公開透明的選舉;有許多獨立的組織如透明國際等都對大選進行了監督或觀察;以保證選舉的公正;也有些選民本身也是這些非政府組織的成員。自己居然一不小心也成為監督觀察法國政治的一員。既然這位女士把我當成「獨立觀察員」;那麼我就行使一下自己的權利;「有權不用過期作廢」,我「質問」她:你們怎麼能保證每個選民只選一次?萬一某個「別有用心」的投過一次票以後再排隊投一次怎麼辦?她說:「那不可能,每個選民都有一張投票卡;卡上有一個號碼;每個投票的人都要登記這個號碼;號碼用過一次就作廢了。」我知道通過這種辦法作弊太蠢了;然後我又問她;「那麼您投票嗎?」她說:「當然;不過現在人多;我要等選民都走以後再投票。」我說:「等選民都走以後;那麼誰來監督您啊?萬一您作弊怎麼辦啊?」她說:「我怎麼作弊啊?我也只有一個號碼;投票完了就作廢了,大家都是一樣的。」——做為一個獨立觀察員;我覺得我應該是盡職了。儘管還有一些疑問;我想;讓他們的公民自己來行使他們的權利吧;在民主這個課題上;我沒有資格來給他們上課。

之後我觀察了一下;投票的過程很簡單;分為驗證投票兩部分。驗證就是檢驗一下你的投票卡;登記下你的號碼;敲章。然後就是進入到一個用布幕遮掩的小閣間裡;由於是電腦投票;選民只要在屏幕上點擊自己認同的候選人名字就可以了。法國媒體也報導了電腦投票的缺陷——有可能遭黑客攻擊;或被認為修改程序。我想既然公眾注意到這個問題;就一定有獨立的審查人員保證選舉的公平;這點不需要我來操心;什麼時候中國也大選了;我再來履行我的民主義務吧。

走了一圈;出來的時候;人已經排隊排到大廳門口了。據媒體報導;本次大選法國人異常踴躍;可能是想防止2002年極右黨派戰勝左派黨魁若斯潘而進入第二輪選舉的那一幕重現吧。我在想;這些選民肯定都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利益訴求;說不定他們的理念和訴求還相互碰撞;相互矛盾。之所以他們能夠維持一個和諧社會;井然有序地在一個屋檐下投票;就在於民主制度。民主制度使得每個人都憑著這張選票而保持尊嚴。沒有人在選票面前獨自尊大;總統的地位再高;他手裡一票的效果與尋常百姓手裡一票的效果是一樣的。這點;是任憑某些喉舌再抹黑也無法掩蓋的事實。

回家的路上;我心裏久久不能平靜。據說今年在法華人的投票熱情也空前高漲;我想問問這些華人;捫心自問你們覺得到底是法國的民主制度優越還是我國的社會主義民主優越?為什麼有些華僑生活在先進的物質環境裡,呼吸著自由空氣,卻否定賴以生存的民主制度,一到國內就說「西方式的的民主,並不適合中國」。有好多留學生;享受著民主國家的關懷;社會補貼照拿;卻赤裸裸地說「專制制度比民主制度優越」,「中國就是需要專制」——連顏面都不要了。溫總在今年兩會上;即便是演戲;那還得說「民主、法制、自由、人權、平等、博愛,不是資本主義所特有的,這是整個世界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觀。」他還說:「社會主義民主歸根結底是讓人民當家作主。」

我想問;中國人什麼時候能當家做主呢?釘子戶自己的房子被強拆了;他能做主嗎?32個工友被鋼水化為灰燼;社會主義的特鋼煉成了,儘管工人還是國旗上的一顆星;我們的國旗卻不啻為他們下一次半旗。每年數不清的人看不起病;讀不起書。據說我們這樣的「社會主義民主」還要持續一百年,還要再磨滅兩代人的青春。有人認為會慢慢會好起來的。可轉眼間;卻有無數的生命在殞滅;無數的人在淫威下偷生;在腐敗和墮落中荒廢。一杯救命的甘水都要不來;還希望什麼百年之後的昌明呢?我希望有一天;能堂堂正正地走進中國的投票點;寫下偉大政治家的名字。




市政府大廳;裡面影影綽綽的選民。




白髮蒼蒼的老人拄著枴杖還來投票。



民主制度沐浴下的孩子





不同族裔,不同膚色,不同年齡,不同理念,但他們有個交集——民主的制度。




排隊排到大門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quyuan2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