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註冊會計師查賬發現疑點,遭到官商聯手迫害

2007-04-23 00:52 作者:王向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叫王向明,是北京市註冊會計師。2006年5、6月間,我接受北京市銀監局委託,審計華夏銀行貸款,發現京東方集團帳目疑點,隨即遭到刑事拘留和迫害。

國企改制的上市公司「京東方」在北京亦莊經濟開發區製造顯示器的全資子公司(京東方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於2005年獲得北京市十幾家銀行組成的銀團貸款7.4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60億元,用於廠房設備構建。截止到2005年底,該子公司累計虧損人民幣10億元,貸款當年的「期間費用」從前兩年的一、兩千萬元,猛增到四億元,據貸款方說,這是從基建賬結轉而來。但由於我未能繼續審計該公司的基建賬和北京建設分行某支行銀團貸款發放專戶,因此尚不知所結轉支出的性質和有關資金的去向。

上述顯示器項目,2003年至2005年的產品銷售毛利率僅為1%,5%,3%,明明是個賠錢項目,為什麼獲得北京市批准的銀團貸款?況且貸款僅以所購置的廠房、設備為抵押,內行人都知道此類抵壓變現能力差,一般情況不會獲得貸款。天極網ChinaByte3月28日消息顯示,2006年該公司虧損更加嚴重。因此貸款很可能形成新的壞賬。

京東方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叫王東升。此人曾系「京東方」老總,現為北京市電子辦改制的公司負責人。此公司屬於半官半商性質。「京東方」的退休知情人透露:王東升在北京市高層有強大靠山。王東升的女兒在法國讀書,妻子陪讀。

我在2006年六月查賬發現疑點後,我的鄰室即被京東方集團下屬的冠捷公司租下,一男一女長期居住,對我進行監聽、監視。一次他們半夜吵架,我們聽到吵嚷出「監聽,監聽...」等話語。後來,我將審計疑點向京東方集團退休幹部周XX說起,不久後,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局就以法輪功的名義將我刑事拘留。在獄中,我被四人從四面同時照了大頭像,一個月後因無證據被釋放,但隨即610辦公室又將我抓進強制學習班,並揚言「如有罪行要強制勞教」。

2006年9月30日我從強制學習班出來至今,一直受到便衣、武警、警車的跟蹤和騷擾,跟蹤者還故意走到我前面,以示「威懾力」。我的電話也被監聽(通話中,我曾聽到有人對監聽者進行技術指導)。

2007年二月我去中紀委上訪,排隊快輪到時,一直坐在我對面的盯梢人不見了,隨即接待窗口換了人,此人用一張紙條,把我支到北京市紀委......。

我想,王東升權利畢竟有限,那麼誰能調動公安和武警?

親友們認為,我因查賬碰到敏感穴位,招致官商聯手迫害,甚至不惜動用國家機器借刀殺人。為保全性命,我決定把我的遭遇公之於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