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與癌症男友廝守終生同甘共苦

2007-04-18 22: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相戀7年,26歲的小梅說,戀愛之始,她並不懂得愛情,如今她終於明白什麼是愛情,那就是和自己愛的人甘苦與共。目前,小梅正陪伴著身患胰頭癌的戀人——35歲的阿強一起渡過難關。看著日益消瘦的阿強,小梅說:「雖然他怕耽誤我,不願意和我去領結婚證,但是這輩子我陪定他了。」

 相識:我把他當做大哥

小梅出生在北京一個不太溫暖的家庭:8個月時痛失母親,6歲時父親再婚。自此,她就在爺爺奶奶的呵護下長大。「爺爺奶奶給了我加倍的溫暖,但是那取代不了父愛母愛。」渴望父愛的小梅踏入社會後,就對年齡稍長的男性有好感。也就在這時,阿強走進了這個北京女孩懵懵懂懂的世界。   

阿強來自內蒙古烏海,1997年就來到北京闖蕩,經歷了三年之後,阿強已經在京城旅遊界小有名氣。也正是阿強的能幹勁兒讓小梅對他有了仰慕之情。

「我有許多大哥哥,那個時候我就是想再把他培養成一個大哥的。」小梅怎麼也沒有想到,後來培養方向越來越偏離原來的軌道。「我當時覺著這個北京女孩很賢惠。」躺在病床上,阿強眼前彷彿出現了7年前的那一幕。兩個人由於工作的緣故開始頻繁地接觸,情愫在兩人之間開始蔓延。

追求:三次表白有結果

阿強不是個猶豫的人,面對這個嬌小可愛的北京姑娘,他心裡面暗暗在說:「她就是我一生要尋找的人。」相識了三四個月之後,阿強決定向小梅表白,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愛情過一個世紀才讓大家知道。2000年12月24日晚,一幫朋友聚到了一塊兒,喝了一點酒的阿強壯著膽子說出了他的心裏話:「小梅,我喜歡你!」聽到這樣的表白,小梅很猶豫,她笑著對阿強說:「喝多了吧!」

誰知碰壁的阿強卻越挫越勇,一天他又約小梅出來,兩個人在大街上閑逛。突然,阿強就拉住小梅的手,再次說出讓小梅心動的話語:「我喜歡你。」小梅看著這個「大哥」一樣的男子,心裡面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和他談一場戀愛呢?」當時猶豫再三的小梅沒有想到,自己如今會決定——無論阿強未來如何,都要和他廝守終生。

2001年2月14日,在這個浪漫的日子裡,兩個相差9歲的男女終於以「戀人」相稱。回顧那個時候,小梅幸福地說:「我叫他大哥,他叫我小妖精。」

阻礙:你得嫁一個北京人

但是「大哥」和「小妖精」的愛情一開始就很不順利,說起這些來,小梅已經哽咽,淚珠在臉上慢慢滑落。「一開始我們的愛情並不被看好,但是沒想到越到後來變得越坎坷。」

兩人年齡的差距讓小梅的爺爺奶奶都不太認可這份感情。兩位老人認為,阿強來自內蒙古一個貧困的家庭,將來根本不可能給小梅帶來幸福。的確,阿強的家庭狀況很糟糕:母親癱瘓在床,家裡兄弟姐妹眾多,但都生活困難。

「你得嫁一個北京人,這讓我們以後才能放心。」爺爺奶奶苦口婆心地勸孫女,希望她斷了這份感情。但是他們沒想到從小聽話的孫女這一次不再順從了,小梅告訴記者:「我什麼都聽爺爺奶奶的,就是那一次我自己做了回主,我不在乎他有沒有北京戶口,只要他工作努力上進,這比什麼都重要。」

相戀:點點滴滴都是幸福

從一開始就不被祝福的愛情甜蜜地進行著。雖然兩個人都沒有說過什麼甜言蜜語,但是回顧兩人的愛情,阿強和小梅都一臉的幸福。

說起阿強的好,小梅有千言萬語:「他對我不是一般的好,有一次我燒水灌暖壺,他看到了就大聲喊:‘別把腳給燙著了,我來!’」

「他可會做飯了,我們在一起時,我從沒做過飯。」現在,小梅已經學會了煲湯,看著瘦了50斤的阿強能喝下去,小梅很是欣慰。小梅對記者說,她現在就盼著阿強能夠好起來,還能夠為她做一次「白灼肥腸」,因為那是阿強為小梅做的第一道菜,也是小梅最愛吃的一道菜。

「沒什麼轟轟烈烈的,但點點滴滴都是幸福。」說這些話的時候,小梅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難關:被查患有胰頭癌

2005年5月份,兩個人準備在當年10月結婚了。雖然收入不算很多,但是恩愛的兩人計畫著買房。「哪怕是一個一居室也行啊,那也是屬於大哥和小妖精的家啊。」小梅憧憬著未來的幸福生活。

但是隨後而來的一切都讓憧憬成了泡影。2005年7月底感覺胃口不好、8月中旬檢查患有胰頭癌、9月住院、10月18日手術、12月22日出院,每一步小梅都記得特別清楚。直至今天,小梅陪伴著阿強在一家民營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剛開始醫生告訴我說是癌症的時候,我的腿都軟了。」小梅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愛情會遭遇這樣的坎坷。有一天,她背著阿強跑到醫生辦公室,當場哭暈過去。但是醒來之後,小梅告訴自己,無論多難,都不能告訴阿強是癌症。「就說是炎症之類的,但最後還是沒有瞞過他。」知道病情的阿強這一次選擇了堅強,同時也選擇了冷漠。

拒絕:我不能耽誤她

治療的每一步,小梅都精心陪伴,一直到阿強出院休養。但是小梅此時也感覺到了阿強開始對自己冷漠起來。「他不再看我,不再和我說話。」小梅說,最厲害的一次阿強拼盡全力大聲喊道:「你出去,不要再來了。」

小梅知道阿強開始在故意冷落自己。此時小梅的親戚朋友也開始勸小梅:「他未來不知道怎樣呢,你這麼年輕,不能就這麼下去,分手吧。」

「我沒有那麼偉大,當時確實動搖過。」然而看著相戀幾年的阿強,想到曾經有過的點滴幸福,動搖的念頭消失了,小梅說:「我不能拋下他不管,我真的愛他,而且我也相信他會好起來。」

「一開始我拒絕她,確實是不想耽誤她,畢竟她還很年輕,我們還沒有登記,我後來不攆她出去了,因為她一次次來,我不能再傷害她。」阿強輕輕地說。

堅持:一邊上班一邊化療

出院之後,小梅和阿強沒有了生活來源,因為兩個人都丟了工作,而且為結婚準備的錢也花光了。這時,他們的好朋友樊國林知道了此事,邀請他去公司工作。「樊大哥給予我們的比我們付出的要多。雖說公司的活不是很累,但就是打電話也讓阿強費神。」小梅心疼地說。那個時候,阿強白天和小梅一起去上班,晚上在小梅的陪伴下去打點滴。「一個正常人也不能這樣啊,況且他剛做完切除手術。」兩人一番爭論之後,最終決定先做一段治療再考慮將來。「如果身體都垮掉了,還談什麼工作呢?」

小梅天天祈禱著阿強能夠好起來,癌細胞能夠不轉移。她為此還去廟裡為阿強求了一串珠子,並上網查找治療癌症的醫院以及各種偏方等等。最終她選定了一家民營醫院,「看資料說治療效果不錯,而且價格相對便宜。」又借了不少外債的小梅帶著阿強來到了這家醫院。雖說價格相對較低,但是一個月還是要花掉一萬七千塊。很快,好不容易借來的錢又花光了,小梅告訴記者:「我們又欠了醫院幾千塊了,不過還好,人家沒有給停藥。」

想到未來,小梅還是充滿希望:「我相信癌細胞一定不會轉移,他一定會好起來。」雖然多次拒絕過小梅的結婚登記要求,但是如今說起「小妖精」來,阿強又強調了一下:「如果我能夠恢復,我會和小妖精走過人生中最精彩的時光。」
  (本文人物為化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