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震撼組圖:一個母親 (小心慎入!!!)

2007-04-17 02:04 桌面版 简体 38
    小字
2007年3月,我和好朋友一起來到了美麗的重慶鬼城豐都。北京的冬天好像還沒有走,而這裡春的腳步卻似乎來到了,美麗的葉子已經開始簇放在還略顯蕭條的樹梢上。

  

  我這次特意來到這美麗的山裡其實是要尋找一個叫楊春燕的小女孩,因為在我來之前,有一位好朋友對我說這個小女孩冬天的時候連雙襪子都沒有。在村民的指引下,我在綠油油的小麥地裡見到了楊春燕的爸爸楊官倫,他正在忙著除自己麥地裡的雜草。

  


  跟著楊官倫,我們來到他的家。由於天色已經開始漸漸變暗了,我不得不利用手中照相機上閃光燈的閃爍來看清楚我眼前的這位小女孩。她非常的可愛,手裡還拿著一個橘黃色的柑子。

  

  我正想問這個小女孩是不是楊春燕的時候,突然聽見黑乎乎的對面房裡傳出痛苦地呻吟聲。順著聲音的方向我按下了手中相機上的快門,在閃光燈的照耀下,我看見一張床上堆積著一些已經完全發黑的破舊不堪的棉被。

  

  我順著痛苦的呻吟聲來到了床邊,繼續往前走去。在床頭的位置我看到了這樣的一張臉:發黃的臉並且非常消瘦,頭髮很零亂,嘴裡面也是呈黃色的牙齒還脫落了好幾顆。

  

  在靠近床的佈滿灰塵的桌子上面零散地擺放著一些藥瓶。看到這些藥瓶我就問楊官倫,是不是家裡有人生病了?這些藥給病人吃的嗎?一旁呆呆站著的小春燕的爸爸楊官倫小聲地「嗯」了一聲。

  


  「這些藥都是給春燕的媽媽李秀瓊用的。」隨後,楊官倫聲音不大但肯定地告訴我,他同時掀開了亂亂的床上有些發黑的被子。我在閃光燈的照耀下通過取景器突然看到了一張已經完全潰爛的後背,並扑鼻而來一股很濃重的腥臭味。


  

  就在我為眼前的這一切驚訝的時候,楊春燕的爸爸楊官倫說這個全身已經大面積潰爛的人就是楊春燕的媽媽李秀瓊,並且還說她已經躺在這張床上有八年多的時間了。


  

  看到媽媽,小春燕立刻伸出自己的小手去撫摸李秀瓊頭上很亂的頭髮。看到自己的女兒後,本來還在床呻吟著的李秀瓊停止了呻吟,突然哭了起來。我只看到她嘴唇的抽動,卻聽不到她發出的哭聲。

  


  本來我還想多問一些事情的,可這時候楊官倫從已經漆黑一團的門外搬過來一條板凳放到了載著小春燕的竹簍面前,然後他對我說他要開始做晚飯了,因為怕做飯的時候小春燕一個人會摔跟頭,所以把板凳放到前面擋一下。


  

  就在我還帶著疑問的時候,我看到了在另一口鍋中有一個白色的奶瓶。看著這隻浮在鍋裡的奶瓶,我就問楊官倫是不是打算把這個奶瓶丟棄不用了,可楊官倫告訴我小春燕要靠這個奶瓶喝米粉。

  

  一番忙碌後,楊官倫做好了晚飯。晚上吃的是稀飯,楊官倫說這稀飯還是頭兩天剩下來的。吃飯的時候楊官倫把載著小春燕的竹簍搬到了大門邊,然後坐下來開始餵女兒吃飯。


  

  終於楊官倫停止了給小春燕餵稀飯。看到不再強迫自己吃稀飯,小春燕便不再躲避,而睜著她明亮的眼睛看著我手中的照相機。1988年楊官倫才娶了現在的老婆也就是小春燕的媽媽李秀瓊。在1999年的時候因為雙腿癱瘓就開始躺在床上一直到現在。因為長期臥床,李秀瓊的身上從後背開始長起了褥瘡,並且呈大面積潰爛趨勢。

  


  2006年正月22日,楊春燕就來到了人間。旁邊的鄰居奶奶告訴我,可憐的小春燕生下來的時候,李秀瓊已經全身潰爛不成人樣了。村子裡的人都不相信癱瘓在床七年之久的李秀瓊還能夠懷孕生子,並且村子裡也沒有能夠接生的人。

  「等我聽說楊官倫癱瘓的老婆李秀瓊生了個孩子的時候,她已經生了一個多小時了。等我趕過來,可憐的小春燕這個娃已經從床上掉到床下了,娃娃的臍帶還連在李秀瓊的身體裡。這個可憐娃真是命大!」鄰居奶奶流著淚說。

  



  

  楊官倫吃完晚飯後就來到愛人李秀瓊的床前給她餵飯。儘管楊官倫一直想讓李秀瓊多吃點青菜,但是躺在床上的李秀瓊卻很難嚥下去一口飯。

  

  「可憐的娃他媽,現在連飯都吃不進去了,並且身上到處都是潰爛的地方。」看著愛人吃不進去飯,楊官倫連忙查看潰爛的地方是不是又擴大了。

  


  娃她媽是個硬命人呢,已經有一年多時間沒有怎麼吃飯了。剛結婚的時候娃她媽是個很能幹的人,體重最低也有60公斤,可現在估計20公斤都沒有了。楊官倫一邊用舊衣服蓋住李秀瓊身體潰爛的地方一邊告訴我。

  


  楊官倫說老婆現在唯一能吃的就是蘆柑,他正在給李秀瓊剝蘆柑的時候。一直呆在竹簍裡面的楊春燕哭了起來,無奈地楊官倫只好把小春燕抱在了懷裡。一個蘆柑剝好後,楊官倫就用發黑的手指把黃色的蘆柑放進李秀瓊的嘴裡。看到送來的蘆柑,李秀瓊下意識地張開了嘴。

  

  銜奶嘴的小春燕睡得很香,睡夢中她的小手還時不時上下擺動著。看著小春燕是和衣睡下的,我就問楊官倫為什麼不把小春燕身上穿的外衣脫掉後再讓她睡?小春燕的爸爸說因為被子太薄了,怕凍壞了孩子,所以沒給孩子脫衣睡覺。

  


  看到天還沒有亮就他們就開始吃飯,我就問楊官倫為什麼要起來這麼早吃飯?楊官倫說只要女兒起來早了,他只能跟著早起然後吃早飯。

  

  早晨見到小春燕的媽媽李秀瓊的時候,她的嘴邊還殘留著昨天晚上吃蘆柑剩下來的黃色果汁。我注意到李秀瓊的十個手指甲已經很長了,指甲裡面全部是黑色的污垢。


  

  看著小春燕和她媽媽身上穿的衣服已經很髒了,我就要求楊官倫給女兒和老婆換身乾淨點的衣服。可是楊官倫指著搭在樹枝上面的幾件破衣服說沒有可以給她們換的衣服。

  


  楊官倫擦藥的工具很簡單,就是隨手從廚房折一根燒火用的乾柴枝,然後在小枝條上面裹上黑糊糊的棉花後沾一點消炎藥就開始往老婆身上的潰爛處塗抹。

  


  看著所使用的蚊帳已經發黑了,還覆蓋小春燕媽媽的傷口處,我就問楊官倫為什麼不去買點醫用沙布?楊官倫小聲地說沒有錢,並且這團舊蚊帳還是從外面撿來的。


  

  小春燕的媽媽李秀瓊的雙腿因為長期不運動,已經萎縮在一起了。看到她身下鋪著夏天用的涼席,我就忍不住問楊官倫為什麼也不在下面鋪床被褥?楊官倫無奈地說家裡實在是沒有多餘的被子。

  


  楊官倫給老婆李秀瓊擦完消炎藥後,在翻身的時候,我看見李秀瓊從嘴裡吐出了一些沒有嚥下去的蘆柑。我問她要不要擦擦嘴,李秀瓊微微地點了一下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