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兩個姨丈的故事

2007-04-16 12:1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在外打工,很長時間沒有回家,今年過年的時候才回了一次家,回家才知道家裡發生了很多事。

回到家,母親跟我說:小姨丈去世了,大姨丈癱瘓了。我大吃一驚:小姨丈才50多歲;大姨丈一直都很壯的,怎麼就這幾年的時間就這樣了?

正說著,表哥來了,要我們去吃飯。大姨丈也來電話催了好幾次,在電話裡聽到他的聲音很洪亮,我根本就沒想到他是癱瘓的。

到了姨家,我剛進門,姨丈一看到我,馬上立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是非常驚喜。姨丈是個很頑固的「老黨員」,以前總是說我們在搞政治,總勸我們:好就在家煉嘛!我們一說真相就堵過來:我比你們知道得多了,什麼都不用說!這一次癱瘓了,一直躺在床上動不了,吃喝拉撒都要人服侍。吃了很多藥,花了很多錢都沒一點起色。有一天母親去看他,他一見母親就流淚:「這一次是完了!完了!」母親說:「你要相信我就會好,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在誠心誠意的念。」姨丈說: 「信,我信你。」從此後一有空就念。過了一個星期,他就能拄著拐棍走出來散步了!以後他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啊!你們不信我信!法輪大法真的好!」但就是這樣的奇效,我們一說到要他聲明退黨,就是死活不干:「退了,我的退休金就沒了啊!」怎麼說都不干,還說:「我心裏早就退了,我天天在念法輪大法好啊!」母親說不得他,她說連表哥都不願退,剛好我回來了,那就讓我去勸他們。

表哥倒是好說,兩句話就明白了,他以前就看過《轉法輪》,也看完《九評》了,可姨丈就有點麻煩了。吃過飯,我到房間去,他跟過來,我剛說退黨,他馬上指著心口說:「我早退了,心退了,不搞這種形式上的東西。」我說:「你入黨時有形式,退也要有形式才行。」他就是不聽,一面就出去了,一面還說:「不搞這種形式,不搞這種形式。」後來他到了自己的房間,我跟過去,誠心誠意的說:「我們都想為了你好,只想你好得更快,我知道你在大法中受益了,可是打在你身上的印記還在啊,我只想我的親人都能好啊!」又說了很多,姨丈說:「你煩不煩啊!我早說我退了,我心裏早退了!我知道信佛就要信到底,我是誠心誠意的信,我才有今天,要不我早完了。護身符我時刻帶在身上。你還不明白?」這一下我真明白了:這個死要面子的姨丈!我說:「你是要我承認你退了?」他說:「我早退了啊。」我說:「好,我幫你發。」他也笑了。我高興得流淚了,其實他早就同意了,只是死要面子。

我們走的時候,大姨跟我們出來,也是兩句就同意退了。我真想不到本以為最難說的都退了!

又說到小姨丈去世。小姨丈住院時,母親也去看他,在病房裡,她剛開口說話,小姨就指著她大罵:「你發神經了嗎?到這裡來還說這些?!這是什麼地方?讓你還說?!」就趕她走。以前在街上遇到他們,母親也想跟他說,可每次小姨就罵她,還罵小姨丈,不讓他跟母親說話,叫他馬上開車走。機會就這樣一次次沒有了,這一次她這一罵就永遠沒了機會。早上母親去看他時,他很精神的還吃了一碗粥,這麼久以來吃的第一碗粥。母親還以為他好點了,以後再跟他說,可誰料到,下午表哥就來電話說他走了!真的沒有機會了!我聽了好難過,更難過的是,到這個時候小姨還一直在罵母親。母親說,下個月就要去葬小姨丈的骨灰了,到時候她會來,看到大姨丈,那時候看她什麼態度了。

真的好難過,人啊,就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機緣就永遠失去了。小姨自小就不比大姨,大姨善良,吃苦耐勞。而小姨從小就不幹什麼活的,對錢看得很重,就是碰到人命關天的事要跟她借錢還得拿東西去抵押(母親說的,我很難想像這樣的做法)。

奉勸世人,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不知他的珍貴,輕易斷送了自己的性命!看看我兩個姨丈的真實故事,你們要做怎麼樣的選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