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衛兵打「流氓」

2007-04-04 00:29 作者:姜和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1966年8月的北京,處處充斥著血腥的暴力。以中學生為主體的紅衛兵掄起皮帶、棍棒等各種凶器殘暴地毆打他們的校長和老師。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上煽動紅衛兵說,「要武嘛」,從此暴力急劇蔓延到社會的每一角落,打人致死事件屢屢發生。慘遭紅衛兵肆意毒打的不僅有被稱為「黑五類」者,而且有眾多被指為 「流氓」者。何為「流氓」?怎麼有那麼多的「流氓」?僅據筆者見聞,這些被稱為「流氓」的受害者中,大多是和紅衛兵年齡相彷的無辜的同學。

北京太平橋中學位於西城區委機關後面,該校於1970年代更名為183中遷至甘家口。1966年8月,在打人風日盛的時候,太平橋中學的幾名學生被本校紅衛兵同學以打「流氓」的名義遭到殘酷的毆打。其中一名是初三的女生叫陳遠馨,時年十六歲。紅衛兵誣指她為「流氓」的原因,僅僅因為她平素喜歡打扮。陳挨打那天恰好穿著一件淺粉色上衣,這亮麗的顏色竟招來一夥男女紅衛兵對這位文弱少女的野蠻群毆。紅衛兵一邊用皮帶抽打她,一邊嘴裡罵著,「讓你臭美」。她被打得皮開肉綻,連衣服都被皮帶抽爛,浸透了鮮血。這還不算,紅衛兵們還七手八腳地撕扯她的內衣、胸罩,致使她上身裸露。家住教育部大院的丁子元也是這個學校的初三學生。丁模樣秀美,平時總是笑聲朗朗。她不幸遭到本校紅衛兵的毒打,是因為人們傳說她是私生女,所以紅衛兵便把她抓來當「流氓」打了。這個學校有一位女教師名叫孟繁英,文革前夕剛高中畢業留校,負責少先隊和共青團工作。這位不過二十歲的年輕教師被紅衛兵罵成「流氓」,僅因為她曾經和男學生說笑過。她被打得遍體鱗傷,面部青腫。太平橋中學有些紅衛兵因為打人太多,天天掄皮帶,連自己的手都掄腫了。

北京二龍路學校在中央教育部旁邊,僅一牆之隔。在紅衛兵打「流氓」高潮時,兩名家住教育部大院的二龍路學校學生被誣為「流氓」遭到本校紅衛兵毆打。一名叫丁曉兵(化名),是初二學生,時年十五歲。他長得壯實、敦厚,有點愣頭愣腦。丁的父親是中央監察委員會駐教育部監察組副組長,母親是本部處級幹部。另一名是初一學生叫申芳(化名),十四歲。申是個性格活潑,善良純潔,樂於助人的小姑娘。她父母都在教育部工作,父親是著名民主人士。事情起因是文革初期,教育部紅衛兵發現大操場上有大字報碎片,他們認定這是階級敵人破壞。這激起了紅衛兵們捍衛大字報的強烈責任感,於是他們決定從此在大院裡徹夜巡邏,保衛革命的大字報。

有一天夜裡,夜深人靜,丁曉兵和申芳隨紅衛兵們巡邏得又累又睏,有人支持不住回家了。剩下的這夥人走到大院裡的禮堂——逸仙堂,忽然發現有一扇窗戶是開著的。於是大家決定到逸仙堂裡去睡一會兒。這夥人都是初一、初二的學生,年齡從十三到十五歲。這天恰巧都是女孩,只有丁曉兵一個男生。他們跳窗戶進了逸仙堂後,決定女孩們睡在觀眾席的一排排長椅上,丁曉兵則睡在舞台上,有幕布當被子。這些睏極了的少男少女們進了禮堂倒頭便睡。不一會兒,丁曉兵醒了,他看著長椅上熟睡著的一個個女孩的身體,引起了對異性的強烈好奇,就忍不住走過去,在一名女孩身上摸了幾下。這時申芳忽然驚醒,她看見丁在摸另一女孩,嚇慌了,立刻裝作上廁所跑回了家。事後申芳向人們悄悄透露了這件事,於是,「丁是流氓」這一說法不脛而走。不久,丁被二龍路學校的紅衛兵抓走,遭到連續的殘酷毆打。但是,二龍路學校紅衛兵捕獲了一個「流氓」,似乎還滿足不了他們施虐的慾望,他們在毆打丁的時候硬逼他招出同夥。開始丁說沒有同夥,於是打得更凶。所以丁便信口開河,想到誰說誰。他先說出申芳的名字,接著又說了一串住在教育部大院裡的同學名字。

這天,教育部紅衛兵正聚在大操場上那棵「迎客松」周圍。一個二龍路學校的紅衛兵騎車回家路過這裡,他說,「嘿,你們知道嗎?學校裡正打流氓,申芳正在挨打呢!」 紅衛兵們聞之大驚,火速跑到二龍路學校打人現場去解救夥伴。他們在初一四班烏煙瘴氣、狼籍滿地的教室裡,找到了被打得傷痕纍纍的丁、申二人。丁被打得渾身青紫,頭臉腫脹。申芳已經被打得披頭散髮,兩眼在腫脹的臉上只剩細縫。她正縮在牆角抽抽答答地哭著。在回家的路上,有人看她行走艱難,想攙扶一下,她哭著說,「別碰我,哪兒都疼。」

申芳泣不成聲地講述了挨打的經過:當天上午有人到家裡來通知她去學校。到了學校紅衛兵把她帶到毆打丁曉兵的現場,她看到幾個紅衛兵把丁按在一個長凳上用皮帶猛抽。接著紅衛兵宣布申是丁的同夥,於是皮帶棍棒齊下開始毆打申。幾個男紅衛兵圍毆申芳,並用粗木棒把她捅到牆角,繼續猛戳猛捅。過了一會兒,紅衛兵打累了,問她,「你挨打是因為丁曉兵把你給賣了!你恨他吧?搧他耳刮子吧!」他們逼著申搧丁。申勉強搧了丁一下,打手們說,「真他媽笨,連搧耳刮子都不會。丁曉兵,教她!」於是又讓丁搧申。「怎麼樣,學會了嗎?再搧一個!」此後紅衛兵硬逼著兩人互搧,直到雙方臉都被打得腫大變形。虐待狂們則在一旁哈哈笑著繼續逼迫兩位受害者互虐。

申芳還向夥伴們透露說,因為丁招出了一連串「同夥」的名字,二龍路學校的紅衛兵打算把他們一個個都抓去打。聽到這兒,有幾人嚇得哭了起來。事後,丁曉兵的父母把渾身是傷的兒子送到老家農村。從此教育部大院和二龍路學校的人都再沒見到丁。直至現在,留給申芳的身心創傷仍難癒合,也永難平復。

文革不僅是中華民族的劫難,而且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它給中國人民帶來的不幸和傷痛何其深遠!從上述幾例中不難看出,紅衛兵和施暴對象究竟誰是「流氓」?又是誰把這些原本是同窗的少年變成了凶殘下流的打手和受害者?這是發生在四十年前的事了。迄今我們可曾聽說過哪個當年的紅衛兵向倖存的受害者說過一聲「對不起」嗎?光陰似箭,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懺悔、反思吧!

寫於2007年2月18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姜和平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