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尉孝恭:「駐京辦」變」蛀京辦」

2007-03-23 22:5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年3月,是各地「駐京辦」最繁忙的月份。因為「兩會」召開,各地高官浩浩蕩蕩進京,「駐京辦」人員忙於迎來送往。在此前後,他們還忙著給上級部門和橫向關係戶拜年送禮。

對前來京城的家鄉官員或官員家屬的迎來送往,是「駐京辦」主任最耗時、最無奈的任務。那些官員或官員家屬來到「駐京辦」,如同當年皇上到了行宮,「駐京辦」需要絞盡腦汁,提供全天候服務,管吃管住管玩,用公款支付所有開銷,完全不受約束。
  「駐京辦」財源充足,並成了「美食中心」。北京人可以如數家珍:雲南駐京辦的雲騰賓館,山珍野味鮮美;貴州駐京辦的貴州大廈,小吃絕對值;七省大院內的福建駐京辦,佛跳牆最地道;山西駐京辦的三晉賓館,有最本色的山西麵食;新疆駐京辦的新疆飯店,大盤雞、羊肉串、葡萄乾燉羊排,無不道地。

  許多地方官員利用「駐京辦」,為自己尋找發財晉級陞官的捷徑。為了在北京和中央發掘政治靠山,他們不惜花錢買路。「駐京辦」除了為家鄉官員找出路,還要為地方跑項目、拉經費,所謂」跑步錢進」。

  一位「駐京辦」的話具有代表性:「我的工作,就是將禮品不露痕跡地送到領導手中。所謂公關,就是對部委司局長領導人的喜好瞭若指掌,陪他們打牌、旅遊、喝酒,或買字畫、古玩。禮物太貴會給人家添麻煩,也不能太便宜,關鍵是投其所好。我的工作箴言是:事事以領導滿意為宗旨,事事以招商引資為取捨,事事以專案服務為目標。」

  地方政府還有另外一招:選擇農村青年女子,作保姆培訓,送到北京,再由「駐京辦」送到中央和部委高官家中當保姆,聯絡感情,取得信任,打探消息。在關鍵時刻,這些保姆向這些高官傾訴家鄉需要報批的專案,令高官為鄉情而動心。

  漸漸地,「駐京辦」職能異化,變成「蛀京辦」。「跑部錢進」,必然與腐敗挂鈎。「駐京辦」成為腐敗高發區。各種大案要案「駐京辦」往往脫不了干係。河北省國稅局長李真案中,該省「駐京辦」主任王福友因貪污被判無期徒刑;廣西自治區主席成克傑案中,該區「駐京辦」副主任李一洪因賄賂罪被查辦;瀋陽慕綏新、馬向東案中,該市「駐京辦」主任崔力因貪污索賄被懲處;大慶市國稅局長那鳳岐受賄案中,該市「駐京辦」副主任李洪波被查處;其他被查辦的,還包括廣州市「駐京辦」副主任詹敏、江蘇省「駐京辦」主任吳廷祥等。

  包括省、市、縣、各種協會、企業和大學等設在北京的「駐京辦」或聯絡處,至少10,000多家。實際上,對「駐京辦」的管理與監督失控,成了三不管地帶:別人管不著,地方沒法管,北京管不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