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人間有冤無訴處 含恨九泉告閻羅

2007-02-22 05:19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2月10日,自貢市紅旗鄉白果村7組的失地農民代表周作如於上午11.50分雙目怒睜的離開了人世,妻兒女一邊痛哭一邊替他合攏,可那雙眼怎麼也不肯閉上,村民們見此,哀慟地說:「你要不甘就去閻王爺那裡告吧,告訴閻王爺這人世間的罪惡,替我們到那裡申冤吧。」

鄉親們為周作如搭起了靈棚,絡繹不絕的村民前來悼念,每一份哭訴都重複著這樣一句話:「作如啊,你是生生的叫惡官害死、氣死的啊。」鄉親們感謝他為民仗義、為民喊冤的一生。都說他走的好慘,不是當局、惡官的迫害,不是匯東公安分局三次抓捕折磨,他怎麼能走的這樣早,一幅枯骨而去?鄉親們從早到晚守在他的靈堂與周代表訴說著,聲聲控訴、聲聲憤怒,最後卻都絕望的說:「作如啊,這冤訴了20年,也沒個結果,在人間是沒個指望了,你此一去,見到閻王爺,告訴他我們好冤啊,到那裡為我們討個公道吧。」

 

57歲的周作如上路了,送周作如去火化和安放骨灰的人,分乘大公共汽車、麵包車和小車共13輛,而這其中無一人是政府官員。人群中,有全鄉各村趕來的人,也有從北京來為自貢失地農民代理訴訟的律師。人們排著隊伍,唱著曲子,手持蠟燭浩浩蕩蕩的給他送行。夜晚,在陰陽兩界交接時,鄉親們燃起了鞭炮,在燭光中把他從陽間送到陰間,鄉親們毫不懷疑,作如雖走,心思未了,他活著的時候答應過,走哪裡就告到哪裡,此去陰間,一定會訴說百姓20年的冤情,幫助百姓取回公道。

 

20年了,從1988年他37歲時市政府圈佔其家園土地400多畝開始,他便作為民選代表,帶著父老鄉親沉甸甸的冤情開始鳴冤,至今,在上訪路上整整走了20年。京城的路來回走了三次,全國各地的官府衙門遍及他的足跡。可除了露宿街頭、拘捕關押、暴力毆打和官府的推來搡去外,他的吶喊沒有一點回應,百姓們越來越窮,日子越來越難,當局也越來越凶。

2007年1月24日,生命垂危的周作如迎來了美國邁齊報業駐北京分社社長姜傑先生,研究員樊林君女士來自貢調查採訪。他拖著被癌細胞吞噬的只剩一幅骨頭架子的軀體,從病榻上下來,忍著劇痛,以驚人的毅力,陪著美國記者最後一次來到失去的土地上,講述了鄉親們的血淚冤情,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無奈的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高鼻子大眼睛的洋人——海外記者。

他再也沒有力量,再也沒有時間爬起來了,十幾天後,終作訣別,雙目圓睜的走了。這刺向虛無的目光究竟有多少不甘、多少絕望、多少期盼?送他走的鄉親們人人都清楚,這20年狀告無果,死不瞑目啊。

維權代表劉正有淚流滿面的說:「作如是個大好人哪,他大公無私一心為民,當局用重金收買他,作如說:你們給我3萬、5萬也要給每位村民3萬、5萬,否則免談。官、警察都知道他和我要好,因此多次將他抓走迫害,要他交出幕後指揮者和組識者,周回答:我沒有幕後指揮,我要吃飯是自願的,警察就迫害他,打他,拘留他。多麼堅強的維權人士啊!我失去了一位難得的戰友,老哥作如啊,你一路走好!」

劉正有回憶說:周作如,沒有文化。但記憶力非凡,口才超群、非常有正義感,他是紅旗鄉失地失房維權農民中我最敬佩的老哥。我倆兄弟相稱。周作如和鐘星群先後進京上訪3次,在04年11月16日,他們連續二次從自貢到北京找我聯繫律師為村民告官之事。

周先生所在村組共有耕地、非耕地、宅基地共計:650畝。1988年,市政府向省政府報審批土地只有98.73畝。其餘400多畝土地在1988年被政府全部圈佔了,建自貢職業大學(現四川理工大學)當時,市政府規定將失地農民分為三個年齡段,老、中青、小孩進行安置,老年人每月發給生活費35元,小孩0歲至18歲約有100多人,生活費迄今無一分錢。

中青年約有100多人,按市政府規定招工安置,不給予生活費。當年周作如先生只有37歲,屬於市政府規定招工年齡段進行安置範圍內。88年3月中下旬周作如被政府安置在既無廠房、又無設備用石棉瓦臨時搭建的一個太陽能廠工作(私營企業)。周作如在該廠工作了2個多月,每月工資35元,醫療費5元,合計40元,2個多月共計收入了105元。88 年4月 27日該廠倒閉,周作如之後就失業在家,迄今也無一分錢生活費。

周作如從88年4月被政府官員欺騙招工失業後,就向自貢市委、市人大、市政府、高新區管委會、紅旗鄉政府、四川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北京中央上訪反映:政府官員非法圈佔集體土地、強暴拆遷民房、為被欺騙當工人100多人維權、包括100多個孩子,迄今無一分錢生活費等等訴求。整整奔波吶喊了20年,這期中,長期遭到政府官員、警察、涉黑人員威脅、恐嚇、傳喚、拘留、收買、撤銷代表資格等等,可他卻從未動遙和放棄為自已和父老鄉親爭取應得權益的努力。20年的抗爭,至今也未討回公道,自已卻落下了一身病痛,(癌症)無錢醫治,他家老、小6人抵押出住房給他籌集醫療費用。眼見他日漸消瘦,還一直不斷掛念著鄉親們的冤情未伸張。前來調查的美國記者都被他這種這種精神所感動,採訪中,美國記者多次詢問周先生的身體狀況,他都未做認真回答,他急於告訴記者的就是土地房屋被官員倒賣,農民生存危機等問題,令在場的人們潸然淚下。

周作如活著的時候,劉正有就跟他說人間這裡告不成,作如老哥你去閻王爺那裡去告地獄狀吧!鄉親們都相信代表一定會到閻王爺那裡告狀,討回公道。

劉正有最後說:「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指望閻王爺公斷人世間的不平,這是自貢失地農民的對當局的一種極端失望和絕望的心情表露。都說人間自有公道,我們的公道在哪裡?」

 




来源:六四天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