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維洛:三峽大壩工程質量備忘錄

2007-02-19 23:49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曾擔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技術總負責人、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的兩院院士潘家錚教授對老同學說︰(三峽大壩工程質量問題)現在還不能說,到將來能說的時候,我都會說出來。人們不禁要問,三峽大壩工程到底有什麼樣的質量問題?出自何種原因,潘家錚現在不能說?筆者將收集的三峽大壩工程質量記錄在下。
一、葛洲壩出了問題,把腦袋掛在天安門上!

已故周恩來總理給人留下的印象是和藹可親,幾乎沒有聽說他發過火,訓斥過下級。就是黃河三門峽工程失敗後,也沒有動過怒。但是1972年11月8日9日的中南海西花廳國務院會議廳內,周恩來動怒了,大聲叱責了下屬,為的是葛洲壩大壩建設過程中出現的29處空穴、架空和 86條裂縫。大壩中出現空穴、架空和裂縫,江水將進入裂縫和架空處,在溫度的作用下,熱脹冷縮,逐漸發展,最後形成貫穿性的裂縫,破壞大壩結構的整體性,影響大壩安全。這個利害關係,周恩來十分清楚。這一天周恩來會同李先念、紀登奎、李德生、余秋里、劉西堯、王觀瀾、陳華傑等國務院領導人,召見了國家計委、國家建委、水電部、交通部、一機部、農林部,湖北省、長江流域辦公室、武漢軍區、湖北省軍區、宜昌分軍區、葛洲壩大壩建設指揮部的負責人。周恩來喊叫著說︰「長江出了亂子,不是一個人的事,不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是整個國家和整個黨的問題!」紀登奎則說︰「葛洲壩出了問題,把腦袋掛在天安門上!」會議決定,撤換葛洲壩大壩建設指揮部的三位主要領導,並宣布工程停工整頓。

葛洲壩大壩建設出現了29處空穴、架空和86條裂縫,周恩來動怒了。那麼三峽工程有沒有出現架空和裂縫 ? 有沒有出現更嚴重的質量問題?

二、張光斗︰三峽大壩底部壩段使用了低強混凝土

1997年12月,三峽大壩截流成功。之後就開始混凝土大壩的澆鑄工程。1998年上半年,三峽總公司使用了低強混凝土來澆鑄大壩,大壩出現嚴重的施工質量事故。兩院院士、清華大學水利系張光斗教授對三峽大壩右側非溢流壩5號壩段施工事故低強混凝土層提出了書面意見,全文如下︰

「右非5號壩段出現低強混凝土層是十分嚴重的質量事故。對於這一層低強混凝土,建議從一側進行掏挖,向內掏挖質量事故的低強混凝土,要把絕大部分低強混凝土挖出。為了便於工人進入工作,要求有一定的洞高,要用風鑽鑿掉周圍的強混凝土,這是必要的。掏挖驗收合格後,用高強混凝土回填,做好固結灌漿。在重力壩斷面以外的事故低強混凝土可以不加處理,因為壩的傳力不會經過這部分混凝土的。1999年將是大壩混凝土澆筑高峰,要吸取這起質量事故的教訓,提高施工質量,加強質量控制。」

三、潘家錚︰現在還不能說,將來能說的時候,我都會說出來。

當筆者收到國內的朋友寄來張光斗教授「關於右非5號壩段施工事故低強混凝土層的處理意見」後,便將這個資料在英特網上發表。通過英特網,三峽大壩底部壩段使用了低強混凝土的消息又傳回中國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有一位老先生問潘家錚,網上流傳的張光斗教授「關於右非5號壩段施工事故低強混凝土層的處理意見」這一事是否屬實?三峽大壩底部壩段是否使用了低強混凝土?張光斗教授這樣處理能保證不留後患嗎?潘家錚對老同學說,當時他並不同意張光斗教授的處理意見,但是沒有辦法。只能按照張教授的意見處理。潘家錚又說,其實這封信所談的質量問題,還不是三峽大壩最致命的。在低強混凝土層的下面,也就是大壩下部的基礎壩段,混凝土澆鑄問題更嚴重,空穴、架空……潘家錚說︰這件事現在還不能說,將來能說的時候,我都會說出來的。

潘家錚教授,兩院院士,曾出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技術總負責人。後擔任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成員,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潘家錚教授多次在公眾媒體之前,稱讚三峽工程的質量好,但是在同窗好友面前,卻說三峽大壩有更嚴重的質量問題,只是現在還不能說。為什麼現在不能把三峽大壩的質量問題說出來?到目前為止,潘家錚教授對公眾還隱瞞了什麼?

四、錢正英︰我們是拿著紅牌來的

錢正英,工程院院士,原水利部部長,曾出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負責人,後擔任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2002年對三峽工程質量有如下的評價︰「(三峽大壩)混凝土澆筑,出現過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12月我們專家組在這裡,對永久船閘發了黃牌警告(筆者注︰媒體從來沒有公開報導過)。當時看到混凝土特別是過流面的表面缺陷較多,我們確實擔心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能不能按時處理好這些缺陷。在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張先生看到有關方面的報告(媒體也沒有公開報導過)後,非常擔心,我給同志們說老實話,我在口袋裡是帶紅牌來的,準備如果看了不行,就給永久船閘出紅牌。」

紅牌是足球比賽中的最嚴厲的懲罰,運動員或者教練員,嚴重違反比賽規則,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裁判則出示紅牌,責令其出局。一個工程質量到了要出示紅牌的地步,其工程質量就可想而知了。三峽工程永久船閘底板等部位出現了架空、混凝土澆鑄有缺陷,出現裂縫。按照常規,必須對已經澆鑄的船閘底板進行全面鑽孔調查,找出所有架空、混凝土澆鑄有缺陷的部位,然後進行補償灌漿、加固,必要時必須挖除此澆鑄層,重新澆鑄。但是三峽工程並沒有這樣做,他們只在船閘底板上部增加了一層防水化學塗料,以防止水進入架空部位。這個辦法在短期內也許能起作用,但是5年、10年之後,這個問題還會暴露出來,到那時再處理,就更加困難。雖然說錢正英、張光斗是帶著紅牌來,但是不知什麼原因,最後連黃牌也沒有出示。

錢正英2003年4月5日在三峽工程質量檢查座談會上說︰混凝土澆筑方面,起先是常見頑症,以後又是各種各樣的表面裂縫,例如這次所發現的左非幾個壩段上游面的水平裂縫;中隔墩輸水隧道的順流向裂縫,鋼管外包混凝土的裂縫;以及過去發現的受到很大關注的泄洪壩段上游面裂縫等等。總而言之,不斷發生的這些問題一直困擾我們。

錢正英的講話證實了三峽工程在施工過程中,出現過架空和裂縫的事故。

五、陸佑楣︰曾出現局部混凝土搗實不夠嚴密,出現了局部少量的架空

陸佑楣,工程院院士,曾出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副組長,三峽總公司總經理在事後承認,在混凝土澆鑄初期,即 1998年至1999年,澆鑄工藝不到家,曾出現局部混凝土搗實不夠嚴密,出現了局部少量的架空現象……同樣,三峽總公司總經理王家柱也承認三峽大壩導出現過架空。

中國媒體曾有關於三峽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如何重視工程質量的報導︰來自奧地利的焊接專家羅伯特,是三峽總公司聘請的專業質量總監。這位「洋總監」對工程質量的要求嚴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有人對此發牢騷:「小題大做,存心挑刺。」陸佑楣斬釘截鐵地說:「質量就是生命,三峽工程一旦出了問題,我們將成為千古罪人。我們請外國專家當監理,就是要請來不留情面、一絲不苟的負責精神。」

分析這個報導中信息,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2001年之前,三峽工程的全部焊接工作均不合格。三峽工程聘請外國監理,是1998年九江江堤潰塌之後,朱鎔基提出的建議,該項目於2000年10月開始實施。焊接是三峽大壩中除混凝土澆鑄之外的第二大部分,混凝土中的鋼筋、泄洪閘、輸水管、船閘門、發電機安裝等等,都離不開焊接。中方邀請奧地利焊接專家Robert Mossgoeller作為焊接質量總監。這位奧地利人來到三峽工地後,發現三峽工程的焊劑質量很差,為了趕進度,出現了焊接部位未預熱,使用冷焊條等許多問題。這位奧地利專家向施工隊伍提出這些問題。但是工程隊認為,這是小題大做,存心挑刺。他們反駁說,這些焊接質量都符合中國現行的標準,工程也經過中國的質量監理的檢查和認可,為什麼到了這個洋鬼子這裡就不合格了?後來官司打到陸佑楣這裡,據報導,陸佑楣是為這個奧地利專家撐了腰。但是卻改變不了 2001年之前三峽工程的全部焊接工作均不合格的嚴酷事實。

六、曹廣晶︰三峽右岸大壩沒有出現裂縫

2002年3月11日《南風窗》雜誌記者趙世龍的一篇報導,將三峽大壩出現裂縫的消息公布於眾。趙世龍在後續的一篇報導中說,這個消息的透露,是剛剛換了幾個老總有關,新來者不願為前面工程將來擔黑鍋,所以很委婉巧妙地將此消息透露出來。可惜,趙世龍在採訪過程中只看到了工人正在修補的23條裂縫,而沒有涉及裡面的空穴和架空,因為他看不到大壩內部的架空。

關於裂縫,筆者的到的資料是,2001年11月,檢查發現上游壩面共出現40條裂縫,每個壩段有1至2條裂縫,裂縫寬度0.1至0.3mm,裂縫長度25至30m,裂縫深度1至2m。下游壩面出現38條裂縫,每個壩段至少有一條裂縫,裂縫寬度0.51至0.99mm,裂縫長度合計為695.2m,裂縫深度一般不超過3m。

對此三峽總公司王家柱副總經理說,裂縫1999年10月底就發現了,開始發現一條,以後陸陸續續的。開始我們發現時,裂縫只有0.1至0.2毫米,後來發展到最深的裂縫有2米多深。

三峽總公司張超然總工程師說︰大壩裂縫,在國內外所有的水電工程裡頭,都是難以避免的,我們專門去北京找了院士張光斗請教,他說大壩不可能不出現裂縫,大體積的混凝土,不像一般薄壁結構,(澆筑)溫度問題相當複雜,因為它體積很大、高,混凝土就要發熱。三峽工程在溫控方面儘管採取了綜合措施冷卻低溫混凝土,但畢竟混凝土的最高溫度比較高,大壩最低溫在有變的情況下有些低,造成溫差後,大體積的混凝土難免出現裂縫。有中國兩院院士的解釋,善良的中國人接受了大壩出現裂縫不可避免的理論。

2006年5月20日,三峽大壩封頂。中國媒介報導,三峽右岸大壩無裂縫,又創世界奇蹟。三峽總公司副總理曹廣晶在採訪時對記者說:「二期大壩確實是出現了30多條裂縫,過去有句話叫做無壩不裂,大壩出現裂縫是正常現象。這次三期工程大壩無裂縫主要還是因為管理上的精細化,對裂縫出現的規律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管理上也更加盡心,責任心很強。」曹廣晶用事實給張光鬥一個響亮的耳光。大壩出現裂縫不是不可避免,而是可以避免的。只是施工管理的問題,可見那些院士們並沒有向國人說真話。既然院士們在裂縫問題上沒有說真話,他們也可能在別的問題上不說真話。

七、三峽右岸大壩用修改設計來達到設計標準

但是三峽 右岸大壩工程質量又如何?請看下面一份文件︰

混凝土壩塊高差問題及處理︰
設計允許大壩相鄰壩塊最大正高差不超過8米至10米,最大反高差不超過4米至6米(兩個澆筑層)。由於建基面的起伏高差及混凝土施工安排等因素影響,右岸廠房壩段存在相鄰塊體高差超過設計要求的情況。2004年9月中旬根據施工、監理單位提供的資料,右岸廠房壩段部分相鄰塊已經超過設計允許值。其中右岸廠房23號—1壩段甲、乙塊高差為21.5米,右廠排甲、乙塊反高差達8米,對混凝土防裂和壩體縱縫接縫十分不利。為此,設計單位專門以「(2004)長三設施4字第19號文」明確提出大壩相鄰壩塊體高差超過允許值的補充技術要求。

——引文完——

三峽右岸大壩工程質量出現工程事故,右岸的兩塊相鄰壩塊實際高差為21.5米,為設計允許值的兩倍以上;實際反高差達8米,也大大超過了設計允許值。三峽工程修正這個的做法,不是將不符合設計和工程規範的兩塊壩體挖除,重新澆筑。而是採取更改設計和工程規範,讓設計和工程規範去適應嚴重質量問題的混凝土壩塊!這在工程上是最嚴重的錯誤︰有意掩蓋工程質量問題。而且修改設計標準的工程師也違反了作為工程師的最基本原則。用這樣的辦法掩蓋工程質量上的缺陷,用這樣的工程師來設計和指導三峽大壩的建設,三峽大壩的工程質量絕無保證。

八、兩線五級船閘整體質量差

船閘質量問題嚴重,以混凝土施工為例,質量問題包括︰
——表面缺陷︰混凝土表面架空露筋、蜂窩麻面、錯臺挂帘,表面起殼、砂線、氣泡等;
——內部缺陷︰對混凝土內部進行鑽孔取芯檢查時,發現芯樣的局部架空、裂縫;壓水檢驗時發現串漏或者層間縫外滲、或者滲水超標;
——排水管網不通;
——點滲水和面滲水;
——永久船閘南線六閘首人字門頂樞楔因加工偏移被報廢;
——永久船閘南線2閘首人字門有一檔頭因加工超出10毫米被報廢。

由於船閘整體質量差,自2003年6月16日試行通航以來,到12月9日一共176天,三峽南線船閘就需要進行大修,此次大修持續了16日。接著三峽船閘北線從2004年2月20日起開始大修,持續了25天。之後每年需要大修一個月時間,極大地阻礙長江航運的正常進行。

九、發電機組引水鋼管的質量問題

三峽大壩發電機組引水鋼管,就像人體心臟的主動脈血管,承受著來自水庫內393億立方米蓄水形成的巨大壓力,所以對板材質量的屈服強度、抗拉強度、延伸性能和衝擊韌性等四大項技術要求極高。由於國內產品質量不過關,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決定這批鋼板從國外進口。

根據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和日本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的合同,三峽工程將進口4000噸低合金碳素結構鋼板,用於左岸電站的直徑12.4米的引水鋼管。這批鋼板將由日本鋼鐵製造業巨頭住友金屬工業株式會社生產,要求在2000年5月份全部運抵三峽壩區,6月份投入使用,否則將延誤三峽工程2003年正式發電的計畫。由於日本生產的低合金碳素結構鋼板,不合乎合同所規定的質量,於2000年7月份全部退貨。

但是為了保證工程建設不誤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採用其他鋼板來替代日本進口鋼板。這些鋼板是否能夠滿足工程質量要求,是一個大問號。因為按照中國政治家和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設想,這些水輪發電機組引水鋼管設計上要求是永久性使用不修復。如果鋼板質量不合格,在巨大的水壓力和高速水流的作用下,鋼管隨時可能發生爆裂。鋼管破裂的後果猶如大堤發生管湧,澆筑在管道上面的混凝土,將無法抵擋這流水的力量,三峽大壩將發生潰壩,左岸整個電站廠房及14臺機組,將發生機毀人亡的慘案。事後要重新修復三峽大壩和發電站和發電機組,至少需要和建大壩同樣的時間。人們首先要扒出鋼管、拆除部分壩段,拆除被破壞的廠房和發電機組,維修重建的費用要比原來的投資大許多。中國的政治家都說三峽大壩能夠造福千秋,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採用的替代鋼板,能保證主動脈血管——引水管一千年不出問題?

十、三峽工程的其他質量問題

——三峽工程的前十四臺水輪發電機組從國外引進。接受組到國外接收時
,發現發電機組質量不合格。但是在中方上層(!!)的壓力下,作有保
留的簽字接受,同意發電機組發往三峽工地;

——6號發電機組葉輪在運抵上海後,出現大量的焊接裂縫;

——2號、6號、8號發電機組設備運抵工地後均發現設備缺陷問題 ;

——右岸廠房23號—26機組段大二期坑底板發現七條裂縫,其中II類裂縫
兩條,III類裂縫五條;左右塊搭接拉開,搭接區混凝土拉裂;

——右岸廠房15號至18號機組段漏插鋼筋406根;

——泄洪壩導流底孔的平面事故門質量不合格被報廢。

十一、結束語

葛洲壩大壩建設中出現的29處空穴、架空和86條裂縫,讓周恩來動怒,紀登奎則要把負責人的腦袋掛在天安門上。三峽大壩出現的空穴、架空不止29處,三峽大壩出現的裂縫不止86條,可是在三峽大壩質量問題上,無人動怒,負責人的腦袋也不會掛在天安門上。因為做出上馬決策的政治家和投身依附的科學家在三峽工程上組成了一個政治和經濟的利益集團。

本文所記錄的只是筆者掌握的三峽大壩工程質量問題,只是冰山的的一角。
希望掌握資料的讀者,給予補充,不勝感激。

来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