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逼胡讓位 曾培炎哭腔連連(圖)

2007-01-11 23:39 作者:林凌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記的2003年初,十五屆總理朱鎔基卸任沒兩個月看到經濟報告時哭暈過去兩次。曾培炎最近看到中國人民銀行的調查報告,發呆僵硬的坐著,拿著報告的手不停顫抖著,秘書見此異樣,站在他身旁長達半小時,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更不敢發出聲音和做出任何毫無意義的安慰。最後曾培炎終於打破了沉思,帶著哭腔連連說:「完了,完了!這不是貪,而是家賊的公開掠奪!」



 

曾培炎說,江澤民是他最信任
的領導。

 

不光如此,還有更熱鬧的,曾慶紅已經糾集政治局的江家幫逼胡錦濤把國家主席的位子讓給他。說為了讓胡錦濤能夠有更多的精力搞好黨務。曾慶紅們把黨折騰垮了,扔給胡錦濤,又要把「國庫」掌握在手裡。過去來暗的,一直沒要成胡錦濤的小命,現在時間不夠了,曾慶紅只好撕破面紗,露出真凶面目。

● 家賊的公開掠奪

曾培炎是江澤民時代的紅人,不管他對江怎麼維護,但畢竟十六屆他當中共獨裁政權的國務院副總理,經濟垮在他這個經濟專家手裡,怎麼也說不過去。

曾培炎手裡的報告寫道:廣東省人民幣大額及可疑資金交易涉及金額六三00億元人民幣、大額外匯資金交易超過二二0萬單、可疑外匯資金交易超過六十五萬單,涉及資金超過一二00億美元。

江澤民這十幾年的公開掠奪,使中共的各級官員們心裏發痒,最終也煞不住閘了,控制不住這發狂發癲搶掠民脂民膏的毒癮,不是誰要搞垮中共,是道德徹底的淪喪了,它內部腐敗的力量衝開通向死亡的閘門。

上海還沒有整完,現在剛開始大舉整頓廣東省委,廣東一個省如此大數額的資金轉移,沒有銀行不懼不怕的配合,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的。

● 胡錦濤呼籲抵制「歪風邪氣」

貌似強大的中共帝國已經面臨自我瓦解,胡錦濤一月九日在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舉行的第七次全體會議上提出八項要求:牢固樹立終身學習的思想、多辦實事、反對鋪張浪費、貫徹落實黨的理論和路線、廉潔從政以及生活正派等內容。呼籲各級官員加強思想生活作風,抵制「歪風邪氣」。

胡錦濤的這些話讓我彷彿回到了五六十年代,那時候的人還能聽懂這些話,現在那些動輒搶奪民財千億的人,肯定會暗中嘲笑胡錦濤無地放失、頭腦僵化。

● 中共怕動真的

這不禁又一次讓人想起霍英東臨終前的困惑:我常常自思難解:共產黨不怕西方制裁、封鎖,不怕西方軍事威脅,為什麼怕以法治國、以法治黨,怕社會、人民輿論監督?

新唐人晚會嚇死中共



共產黨不怕西方制裁、封鎖,不怕西方軍事威脅,是因為它可以拿錢去賄賂西方賄賂非洲,讓它們心知肚明的陪著它玩兒,例如六方會談就是個典型玩兒世界善良人民的一個把戲,至今還在玩兒。一說薩達姆臨死前被人嘲笑兩句,總統都要出來表態必須給薩達姆「尊嚴」,可是有人走到你國會來呼籲,在中共獨裁統治下至今還有無辜者被開膛破肚,活摘器官,卻一聲不出,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就是為何中共不怕西方強國,而怕高智晟,怕新唐人電視臺的具有中華民族傳統色彩的歌舞晚會。它怕動真的。

中共怕以法治國、以法治黨,怕社會、人民輿論監督,這是毫無疑義的。因為那是個擺在那裡不動的標準,條文寫的清清楚楚,拿法律一衡量,現在中共決策層裡沒有幾個不槍斃的。從中共第一代混世魔王毛澤東開始,從有中共開始,它就是反人類規範,反人類文明,反人性的,所以人類規定的一切它都害怕,它都要違背才能生存。所以中共必須凌駕在「法」之上,按照自己的需要隨時改變法,必須領導一切,包括神父主教都自己任命,只要教皇一想訪華,中共就趕快任命幾個主教,就是怕真信神的來了,大陸人都去信上帝了,那共產黨怎麼生存!

● 胡錦濤管不了政治局

O六年十二月五日至七日,一年一度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一連開了三天。三天的會議,安排了三次大會、五次小會。

在五次小會上,共提出了二百七十個問題,大會歸納為十六個當前最突出的問題,其中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不對在經濟建設、金融工作中嚴重失職、瀆職的幹部,追究法律責任?」 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越壞職位升的越快越高?共產黨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幹部?按照共產黨現在的走向,最終打算走到哪裡去?

這個問題胡錦濤實在無法回答,在會上說,當前有兩大矛盾需要解決。一個是黨內的深層次矛盾,中央政令不能暢通,各自為政、多中心。另一個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如果掉以輕心,勢必造成災難性危機。

從目前看,胡錦濤確實管不了政治局,也沒有人能夠管的了政治局,溫家寳要宏觀調控,上海的房價至今不下,其它幾個大城市也發燒似的跟著往前衝;胡溫希望對高智晟的事情低調處理,羅干就高調迫害高智晟全家,並給他判刑;曾慶紅看到新唐人晚會在海外越來越受到關注,用張藝謀和外國名歌唱家搞的歌劇《秦始皇》無法壓倒,就瘋了似的調動海外的一切特務力量去破壞。多中心、各自為政已經成為中共高層的公開秘密了。

● 曾慶紅從海外造輿論要取代胡

 

曾慶紅要篡位!

 

去年五月對胡錦濤的暗殺更有人把曾慶紅從臺後推出來。據聞高層部分人對這個多次對胡錦濤下狠手的野心家已經不耐煩了,準備對曾下傢伙。而曾慶紅在五月暗殺胡錦濤未遂之後,已經等不及下一次暗殺了,開始從海外造輿論,要求胡錦濤把國家主席一職讓出給他,讓胡只擔任黨主席和暫時保留「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如此一來,一直沒有撈到軍委副主席的曾就可名正言順的兼任「中國國家」軍委主席。沒有「中國國家主席」這個職位等於是讓胡錦濤退出世界政治舞臺,退居二線,而他曾慶紅可以頂著國家主席的頭銜到處抖餿。

曾慶紅的司馬昭之心終於在二OO七年初剖出來給世界看,而十六屆政治局常委會必須下臺的江家幫賈慶林、李長春,還有半死不拉活的黃菊和曾慶紅扭成一股繩,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