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唐子專欄】賈平凹們是知識份子嗎?

2006-11-03 23:26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賀偉華先生近日撰文談及官民暴力衝突愈演愈烈,悲啼知識份子集體失語,感慨將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抗爭中永生!關於暴力衝突,無論警察暴力對待維權民眾還是民主人士,都不是我此文要關注的。此文是想就賀先生這個「知識份子集體失語」的命題說起,提出一個頗具挑剔性的問題:賈平凹們是知識份子嗎?


中國讀書人·士大夫自古就有「為民請命」、「仗義執言」的說話傳統。可正如賀偉華悲哀地看到的那樣,當今中共國寨裡知名作家王蒙、蔣子龍、陳建功、劉心武、張抗抗、王安憶、殘雪、阿來、陳國凱、王朔、賈平凹、莫言、蘇童、余華、閻連科等,都在中共警察粗暴地對待中華民眾和民主人士之際集體失語。這些人其實還不只是集體失語,基本上都對當今中國已成中共的大井岡山或大梁山泊、大瓦崗寨的事實都視而不見或者懶得較真,對賀偉華所關注的普通民眾和民主人士被暴力對待的事根本就不敢正視、不敢觸及。如果有人不信,不妨找他們中的一位,比如賈平凹,去聊聊這方面的話題,我敢保證此賈肯定跟最近因公開脫共的賈甲不一樣,會跟你顧左右而言它,寧願跟你談佛(這種情形下當然是褻瀆佛陀了)也不願跟你扯這些在他看來既不安全又不快樂的話題。


我所以拿賈平凹來說事,是因為在今天他比其他人有名,看此文的人會較多較認真,記憶較清晰,對身邊類似這樣的名人多觸及一下他們的良心和良知,也算是行善。賈平凹們是名人不假,但卻並非「明人」,因為他們對中共暴力統治的表現已經完全達到不明或不辨是非的麻木不仁的地步了。這些人是文人,卻已非讀書人了,更非士大夫,古時候儒士雖然迂腐卻不失清明或清高的品性在他們身上是一點也找不到。我不能說他們已經沒有良心了,因為良心是天生的,是人就會有。但我可以說他們很少良知,有些人可能從來都沒有良知。蘇格拉底說:美德即知識。但賈平凹們應該不會從心靈上認可這話,比較認可的或許是:存活即知識。余華的小說《活著》,可謂代表著相當多的中共國寨文人對知識的一種比較典型的態度。這些人肯定地說,稱其為知識份子是對這個名稱的極大的玷污。如果說賈平凹們是知識份子,那我就不是了。因為我曾經就是他們這樣的,現在我已經不是這樣的了。讀《九評共產黨》後,我讓良知醒過來而對中共惡行天天發出譴責的聲音,就是為了成為知識份子。我以傳九評促三退的方式讓良知衝破烏雲的遮蓋發出其原本應有的光芒。當然,賀偉華所說的二萬五千多名著名作家集體失語成為被罪惡掩埋的庸眾,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並非知識份子。


可以說,賈平凹們從來都沒有真正想過要做知識份子,所以不能指責其墮落。但是,指出他們不是知識份子這個事實,我以為至關重要。賈平凹們是文人,以寫作為職業;是作家,有著作為證。但他們並不特別尊重自己的文士身份或寫作職業,知識對於他們如同演技對於演員一樣,是職業需要或者謀生手段。不是說你是腦力勞動者就是知識份子了,沒這麼簡單。知識份子是西方城市文明的產物,是理性之光——哲學和科學——的主體或光源,在古代的典型是蘇格拉底、柏拉圖等,在近代的典型是培根、笛卡爾等,在現代是愛因斯坦、羅素等。賈平凹們跟這些人相近嗎?差太遠了。當然,這與中國現在的寨子(非城市)性質密切相關。在中共國寨,強盜一直控制著政治權力和生存資源,沒有知識份子的園地。所以我此文並不是要特別責怪賈平凹們,而只是想說:不要高看他們。


賈平凹們其實就是一群有知識的聰明庸人,知道如何活得好和安穩。我們不要寄予他們太大的希望。他們的心靈被共產黨揉得很柔軟、很柔軟了,早已不堪正義和良知的重負。這個廣大的中共國寨文人群體,其實跟農民、工人、商人、教師、甚至軍警群體一樣,都共同是失去了真正人身和言論自由的人質。其中,王蒙青少年時還挾中華民國裡過渡狀態的知識份子的餘溫扑騰過兩下,如今老了,也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我們也就理解他吧。其他人恐怕都還沒有好好想過「離開了共產黨自己怎麼活」的問題。賈平凹甚至很豪邁地宣稱:我就是農民。所以啊,賀偉華先生實在太不瞭解這個群體了。他們不是失語,根本就是無語。


在中共國寨,其實還不只是二萬五千多名著名作家的名流群體,更廣大的腦力勞動者群體——教師、律師、官員、工程師等——都是這種無語狀態。對於維權、民主,他們並非心中有話不敢說或者向黨說、藏著說,真的無話可說。辛灝年先生和我屬於先向黨說、後藏著說的人,這樣做的時候,也就在告別無語群體,是在告別被中共精心狼育而長大雲集的邪知分子群體。這個群體是有話說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名言、「我姓焦(性交)」的黃段子都是其智慧的產物,《活著》、《廢都》、《狼圖騰》等是他們的傑作。但你沒法指望他們對維權和民主出聲,因為他們覺得沒有人權和民主活得也挺滋潤。對法輪功問題,他們的答覆更加簡潔明瞭:不讓煉就不煉了,為什麼非要做好人?能把壞人做好也不錯啊!


所以,面對中共強權的暴行與罪惡,我們不要去感受所謂主流知識份子的關愛之心。山寨國根本沒有主流知識份子。現在知識份子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其實中華知識份子不在別處,正在路上走著,比如高智晟、郭飛熊、陳光誠、力宏、陳樹慶、郭起真等。他們的知識不是最多的,但竭力在將自己懂得的那點知識身體力行地投入道德實踐中,讓其變為良知並站立著。高智晟們才是中華知識份子。

来源:自由聖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