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瑞典國家電視臺新聞節目:人體器官出售

2006-10-01 06: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瑞典國家電視電視臺在9月6日的時事新聞節目中(Aktuellt)播放了長達五分鐘的新聞節目,題為「人體器官出售」。該節目在晚九點黃金時間播放,向全國近六百萬觀眾報導了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先生和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喬高先生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獨立調查報告》,以及在中國非法摘除並販賣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罪行。

節目開頭:被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使中國成為人體器官交易的最大國。
背後的字幕: 人體器官出售

該新聞節目的主要內容如下:

任何一個需要新的人體器官而又不想排長隊等候的人,可以在網上發現很多出售的器官。肺、心臟、眼角膜等等,都可以在網際網路上找到,其大多來自中國。中國之所以有那麼多的人體器官出售,是因為這些器官來自在押的政治犯——法輪功追隨者。這已經被加拿大的調查報告所證實。

記者:中國出售死刑犯的器官已經不是什麼新聞。安妮卡.緹波爾是卡若林斯卡醫學院器官移植醫院的院長。

安妮卡.緹波爾說:中國衛生部的副部長在馬尼拉提到過,中國絕大部分器官供體來自中國的死刑犯。

記者:然而,近來在網上出售的人體器官被指是來自法輪功學員。

大衛.麥塔斯說:法輪功在中國被稱為邪教,在這樣的宣傳鼓動下,他們(法輪功學員)受到非人的待遇,別人可以肆無忌憚的傷害這些人。

記者:戴英是千千萬萬個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之一。二零零四年五月,她在勞教所被帶到佛山市人民醫院的體檢車上體檢。

戴英:他們抽我的血,進行了各種化驗檢查,而且還按我的腎臟部位。大巴車上安裝了很多先進的儀器設備。此前,他們從來都不顧我們的死活,也從來沒有這麼細緻地給我們檢查身體。

記者:戴英的心臟不好。後來,她在被釋放後逃到了泰國。據調查報告的作者——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講,這種檢查是為了偷盜他們的人體器官而做的準備。

網際網路上一家上海醫院列出以下器官的價格:

腎: 47000 瑞典克朗
肝: 940000瑞典克朗
肝和腎: 1160000- 300000瑞典克朗
肺: 1160000瑞典克朗
心臟: 940000-1160000瑞典克朗
眼角膜: 220000瑞典克朗

那麼,報告的作者是怎樣知道那些器官是來源於法輪功學員的呢?他們在報告中寫道:是的,大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數量與迅速增長器官移植的數量自相巧合。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期間,器官移植的數量為一萬八千五百例。然而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間,器官移植的數量達六萬例。據投誠的醫生的證詞,偷盜人體器官的行為大中國大面積的存在,然而卻很難得到確切的證據。通常只有兩方出現在手術室裡,一方是受害人,另一方卻是案犯。

大衛.麥塔斯說:我們有一些從北美打過去的電話記錄,以需要器官移植的顧客身份打到中國的很多省市。我們的報告中有一個標有那些省市的地圖。從醫生、中介到醫院都證實了他們有這樣的供體來源。

記者:六月八日,一個給黑龍江省的密山拘留所領導的電話:

「你們有法輪功(器官)供應者嗎?」
「我們有。」

「那現在呢?」
「現在也有。」

「我們能來挑選嗎?還是你們直接提供給我們?」
「我們提供給你們。」

「你們那兒現在有多少法輪功」
「有不少。」

「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記者:法輪功學員被認為是身體健康的,因此對其人體器官的需求很大。這樣大的用於器官移植的數量不可能僅來源於被執行的死刑犯。據大赦國際組織公布的數字,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間,約有一萬人在中國被處以死刑。此外,來源於腦死亡和自願共提供器官的人很少見。

張而平說:在中國,主動提供器官的人很少。中國的傳統觀念認為,人身和靈魂合為一體。當一個人死了的時候,身體和靈魂一起歸天。新鮮的器官還得從活體摘取。

安妮卡.緹波爾說:這個關於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報告很使人不安。我們通過國際協作的組織,已經給聯合國寫信,要求其人權機構進一步對此事進行調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