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的加拿大洋女婿

2006-09-16 05:0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記得幾年前,我的女兒對我說,要結婚了,是一個洋老公。我還真不滿意了啦!不是我對洋人有偏見,因為我就一個女兒,按照中國人的傳統習慣,養兒防老,女婿就意味著 半子啊!因此各種擔憂油然升起。不同文化, 不同的傳統, 不同的語言,不同的習慣,今後我怎麼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啊!不久,事實證明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2004年的5月天陽光明媚,是中國最喜氣月份,他們小倆口按計畫來到上海舉行婚禮。他們一下飛機,到家放下行李,來不及換洗,就匆忙趕去拜見我母親;踏進家門,一聲聲「外婆」把她老人家樂得合不攏嘴,(按上海的習慣他們叫她外婆)在我母親的介紹下,把我鄰居家的外婆、外公、叔叔、阿姨都叫遍啦。街坊鄰居都連連讚不絕口:這個老外真好!

在婚禮上,我那妙趣橫生的洋女婿,表現得更是令人叫絕!不知他什麼時候已經將中國婚姻風俗瞭解的如此透徹,按我們中國人的婚宴禮節巧妙應酬、按部就班,做得真是到位極了! 整個婚禮的過程始終洋溢著熱烈、喜慶的氣氛,大家彷彿消除了語言和文化的障礙,似乎忘記了他是來自異國的稀客。在上海短短的婚期中,我的洋女婿已經完全融入了我們的大家庭之中了。在這期間,最得寵的要算我母親了. 他們小倆口從加拿大給外婆買了一隻按摩洗腳盆, 因為兩國使用的電壓不同,次日就忙著配上變壓器,幫外婆洗腳。我這個洋女婿個子高,塊頭大,坐在地板上伺候外婆洗腳的那種笨黜和認真的樣子,令人啞然失笑。大家都羨慕的說:外婆,您真是好福氣呦!

2004 年的8月我踏上了加拿大的國土,來到了我的女兒家。因為我的到來,過早結束了他們——浪漫的二人世界生活,一下子小家庭變成大家庭了。我的弟弟一家子也在多倫多,我們在這裡還有好多華人的朋友,常要聚在一起聊天、娛樂和敘舊。 中國人重親情,友情,在中國這是很平常的事, 但是這是我洋女婿的家,他能理解嗎? 起先我們總有點拘謹, 可是看到我洋女婿主動和熱情的態度,我的顧慮就煙消雲散了。每當我家有親戚、朋友來,他總是買這買那,樓上樓下忙得不亦樂乎,不是在院子裡滿頭大汗地忙著 BBQ,就是興致勃勃地和客人聊著他為之著迷的中國傳統文化。久而久之,我發現我的洋女婿為人樸實誠懇,擅於言談,語感幽默、禮貌週到,善解人意,是個特別有親和力 、說教力的洋人。他的人品贏得了我的親戚、朋友們的好感,因而大家經常在一起談笑風生,無所顧忌。

加拿大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尤其在多倫多市,有許多不同族裔結合的婚姻。但據我瞭解,由於不同民族之間的各種差異,有些婚姻不能持久,何況我們是二代人住在一起的家庭,能長久嗎? 這是我來加拿大最擔心的大問題。但是對我來說,已經是沒有選擇,因為我只有一個女兒,長相廝守,母女情結,實難割捨。既來之則安之。他們的小家庭剛建立,他們的事業剛起步,很需要一個「內務幫手」。 於是我大小事情都搶著做,心甘情願做好他們的「後勤部長」。

但是「事與願違」,因為我初來乍到,不熟悉加拿大的生活,經常要犯錯,反倒給他們添亂,還鬧了不少笑話。記得來這裡第二天,我一早起來就把門打開,急於享受這裡新鮮的空氣。突然家裡的警報器響聲大作,嚇得我靈魂出竅, 不知所措。此時我女兒、女婿還未起床呢! 正在我呆若木雞的瞬間,只見我女婿一個箭步衝到走廊裡把報警器關掉,調整好一切。當時我一臉的尷尬相 , 他卻對我淡淡一笑 ,說:「It’s ok!」。類似這種洋相我出過有好幾回了,如燒菜時一不小心把油煙警報弄響了;一不留神,忘了把垃圾分類了等等。每次出問題,都是我的洋女婿做善後處理,完了,他都是ok! 一笑了之,沒有一丁點責怪和怨言。相反,在他同事、朋友和他父母那裡,還常誇我很幸苦,幫了他們的忙,並且和我女兒商量,要減輕我的壓力。

於是,他每次吃好晚飯,總是搶先把自己的餐具洗乾淨;時隔不久他就把家裡的地毯吸塵、諸如洗浴缸,清理院子等雜活全都包攬了。照他的話說,我是男人啊!男人的事應該男人做!就這樣,他把我的家務活「搶」走了一半。他經常對我說,他很感激我對這個家的付出,但是不希望我的生活,被繁重的家務所牽制,更希望我在加拿大也能盡情的享受人生。洋女婿的肺腑之言,猶如一股暖流湧上了心頭,驅散了 壓抑我心頭——寄人籬下的感覺,這就是我在加拿大的家啊! 我們中國有句老話,「家和萬事興」,2004年底,我們家還中 獎了——一架「野馬哈」的鋼琴呢!

中西文化的主要差異之一,就是飲食的文化。我初來加拿大,每天都做拿手的中國菜讓他們享受,並引以自豪。我女婿起初吃得津津有味,吃的樣子好可愛。邊吃邊讚不絕口:「Very delicious! Thanks Mom」。我聽在耳裡,真是喜在心裏。可是時間一長,他說得少了,吃的也少了,我想他對中國菜的新鮮感已經沒有了。到底文化習慣不同,飲食就不一樣啊!可民以食為天, 時間長了,會影響他的身體健康。怎麼辦呢?為此我又發愁啦!

那知道這次又是我杞人憂天。我的洋女婿其實是一個很喜歡烹調的男人,他會燒多種國家的菜餚,所以他提輪流做飯制,即我做4天飯,他做3天(星期五,六,日)。剛開始我吃西餐不習慣,我吃東西本來就比較窄,所以就連他的那種新鮮感都沒有。每當他忙乎了半天問我:「Do you like?」我總是說「ok!」但是我女兒知道我最不喜歡帶蒜味的調料,給他說了。下次輪到他做飯時,果然改進了好多,起碼我沒有感到難吃。有時候他做的飯還蠻好吃的,而且在「色」和「香」上,他還真花了點功夫呢!通過三年多的磨合,我也在中國菜上作了不少改進;同時我也學了一些西餐的製作方法,比如土耳其菜,加拿大菜等。我們之間在「吃」的文化上的矛盾,就這樣基本化解了;在我們的餐桌上,又能常常能聽到他「謝謝」,「謝謝」這樣的語句了,又常能見到他吃飯時,神采飛舞的滑稽樣子了。

我的洋女婿平時總是嘻嘻哈哈,活像個大小孩,稱得上是小孩的絕頂好夥伴。來我家的小孩都願意和他一起玩,因為他說話很富有幽默感,平易近人。可是遇事從來不慌不忙,嚴肅的就像個法官;他思路敏捷,反應特別快;最可貴的 事,無論出了什麼事,他從不會 責怪任何人。因此同事們都說:和他共事,是一種享受。

有一次我回國,到了機場,我才發現行李鑰匙忘在家裡呢!我不禁責怪起女兒,整理好行李為什麼不把鑰匙給我放好。我的女婿站在一邊,一語不發,沉思了一會兒說,千萬不要誤點了!經他一提醒,我們趕快推著行李,往機場走去。一進機場他就去找了一位保安,借來工具,把箱子打開,又去買了二把鎖,重新再把箱子鎖上。當輪到我託運行李,那檢查員說:行李超重啦!我暗暗慶幸,還好我的洋女婿早幫我搞妥了,要不麻煩就大啦!一場慌亂是避免不了的。他處理突發事件的態度,果斷穩重,有條不紊的風格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後家裡有什麼事,只要有他在,我就放心。)

我的洋女婿有顆善良的熱心,喜歡助人,因而他有很多朋友。他的朋友可謂遍天下,有日本朋友、韓國朋友、馬來西亞朋友、德國朋友等等;在多倫多的朋友就更多啦。他的名字叫Sunny,英文的意思就是陽光燦爛,和他的性格一樣,就像陽光一樣,能散放出巨大的能量,帶給別人溫暖。他有一個韓國的朋友,第一次來多倫多,人生地不熟,加上她英語又不好。於是他和我女兒一起幫助她借房子,買電腦,樣樣幫她想得週到,甚至開車叫我女兒一起陪她買衣服等。德國的朋友,他的母親患了癌症,他買了靈芝給他寄去;而且經常給他們送去問候。他母親說吃了靈芝恢復得很好,他們最近又買了給他們寄去了。

我上海的姐姐得了癌症,他們更是忙乎了,買靈芝、打電話,真是關懷備至。我姐姐逢人就說:我也有個洋女婿!一個當地的老人,年邁多病,下肢癱瘓,他把他視作親人,幾年如一日地照顧他,急其所急,幫其所需,甚至親自為他買菜、做飯。每逢那老人來電話求助,他都會滿足他的要求。最近那位老人打電話來,說很想吃魚,自己不會買,請求幫助。我女婿說服了我們,放棄了出去遊玩的計畫,買了好多魚,請他來我家吃飯。只見那老人一邊吃一邊說著——it’s good ,very good !.看他吃得真是津津有味。我想在加拿大也有:莫道天涯無相識,人間自有真情在啊!

我的洋女婿就是這樣一個人——豁達、幽默、大度、熱心,是個特別有親和力的男子漢。但是他又是個遇事反應快速,思路敏捷,條理分明,辦事穩重,非常具有宣傳天賦和號召力度的洋人。凡是和他相識、相處的人,都會感到和他在一起,非常輕鬆和愉快。我們的家雖然很普通,但很溫謦、和諧、甚至浪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