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湖南郴州官員接連落馬

2006-09-12 03:2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9月5日,「秋老虎」天氣沒能阻擋住人們對於郴州「三玩市長」雷淵利的關注。上午9點,長沙市中院對雷淵利一審判決之前,寬敞的審判廳早已擠得水泄不通。大家感興趣的,似乎不僅是對雷淵利的量刑。

  此前的5月,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被湖南省紀委召至長沙接受調查,隨後即被免除黨內一切職務;8月,該市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樊甲生亦被「雙規」;李、樊的相繼「落馬」,又牽出了158名黨政幹部和民營企業法人。

  雷淵利曾在受審時感慨,「在郴州要數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如今看來是一語成讖。

  「三玩市長」被判死緩

       下了京珠高速,一腳踏進湖南的「南大門」──郴州市,隨處可見「粵A」「粵B」牌照的車輛在城市裡穿行。與《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同行的一位官員說,這幾年,郴州發力打造「粵港澳後花園」、「粵港澳產業梯度轉移的‘二傳手’」,「他們算是找準了自己的位置。」

  據此,人們很難將這個頗具經濟活力的城市與這次郴州官員「前腐後繼」的大塌陷結合起來。

  2003年12月,郴州市發生了一起案件,郴州市政府副秘書長肖鵬金在郴州某賓館內遇害,而由這一樁離奇的殺人案卻牽出了轟動全國的「住房公積金案」。

  來自湖南省公安機關的消息顯示,肖鵬金被害當天,時任郴州市住房公積金中心主任的李樹彪也住在該賓館,肖曾去過李的房間,因而李樹彪被專案組列為嫌疑調查對象。當專案組調查人員找李樹彪核實情況時,李如驚弓之鳥,將自己挪用1.2億元公積金豪賭事件和盤托出,並牽出了其「頂頭上司」原郴州市副市長雷淵利。

  雷淵利在郴州「名氣」很大。一是他在郴州能指名道姓的情婦就有9人;二是早在他任永興縣書記的時候搞了個「人民大會堂項目」,該項目效仿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除一大禮堂外,還為全縣20餘個鄉鎮各單設一間會議廳,工程款則由各鄉鎮承擔。

  「人民大會堂」項目為雷帶來了政績,2002年,雷調至郴州任副市長,主管城建、消防、公安。直到2005年4月,雷淵利被「雙規」。

  東窗事發後,雷在一封「懺悔書」中說,「人家背後議論我是‘玩權、玩錢、玩女人’的‘三玩’幹部,我認為名副其實。」

  9月5日,雷淵利因用利用職務之便,在承攬工程、解決政策優惠等方面貪污及受賄700多萬元以及挪用公款2650萬元被長沙市中院一審判處死緩。
  2005年雷曾在一次受審時感慨,「在郴州要數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

  繼李樹彪之後,會否是雷淵利牽出的李大倫和樊甲生?雷所稱的其他貪官又是哪些?但記者從長沙市中院一審審結的情況看,並無發現蛛絲馬跡。

  此前,外界盛傳「李大倫案」的浮出,與有人舉報、高層領導親自批示要嚴查「賣官」真相。9月6日,《中國經濟週刊》從湖南省檢察院一位官員處獲悉,「雷案與李案有一定的關聯性。」

  「難得清醒」的市委書記

  就在雷淵利被「雙規」的消息見諸《郴州日報》當天,李大倫在該報副刊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難得清醒》,似是有意撇清與雷的關係。

  但李大倫到底也沒躲得過。2006年5月23日,湖南郴州五連冠酒店。全國散文期刊主編及散文作家來郴采風座談會在此召開,身為湖南省作協成員的「官作家」李大倫親自與會並致詞。

  據當時與會的人士回憶,期間,李大倫接了一個電話後,與在場的宣傳部長樊甲生耳語了幾句後,旋即匆忙離場。10天後,在郴州市委召開的全市領導幹部會議上,李大倫被免去郴州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接替他職位的為原湖南省國土資源廳廳長葛洪元。

  一份形成於7月4日,李大倫案移交檢方之前,由湖南省紀委、省檢察院聯合完成的《關於李大倫案初步調查報告》稱:據李大倫及其妻子陳立華交代,兩人共收受賄賂1325萬元;另有黨政幹部以拜節、賀壽、出國、兒子留學等名義所送的600多萬元,未計入賄賂總額當中,李大倫家庭「來歷不明」的存款高達3200萬元,目前已凍結其中的3155萬元。

  在《中國經濟週刊》的調查中,湖南大部分官員表達了對李的痛惜,認為其「有能力,但權力到了手上,就忘乎所以」,熟悉李的人則認為他「過於耍手腕」。

  時常自詡為「農家子弟」的李大倫曾有過一番遠大抱負,並深受領導信任。1994年8月,李尚在湖南臨澧縣任縣委書記,1995年4月,便驟升至湘西自治州州委書記,「從正處到正廳只用了8個月時間。」

  李在郴州主政的7年間,全市GDP增幅年年高於湖南省平均增幅,去年人均GDP突破1100美元,地方財政收入連續6年居湖南省第2位;實際利用外資連續5年居湖南省第2位。

  官員「前腐後繼」的郴州為何在經濟上取得了如此成就?當地人認為是「獨特的資源起了支撐作用」。

  郴州素有「中國有色金屬之鄉」、「湖南能源基地」之稱,現已探明各種礦產資源有110多種,有色金屬儲量600多萬噸,其中鎢、鉍、鉬、微晶石墨儲量居全國第一位,鉛、鋅儲量分別居全國第3、第4位;礦產資源潛在價值2651億元以上,人均5.8萬元,比全省平均水平高4萬元。

  「開採力度不斷加大,價格不斷上漲,礦產品生產及加工企業越來越多,拉動經濟的能力快於其他市州也就不足為怪了。」郴州部分官員如此回答《中國經濟週刊》。

  宣傳部長的「三不准」

  剛經歷 「碧利斯」的災害,7月下旬,來不及重建家園的郴州人民又遭受「格美」帶來的暴雨襲擊。兩次熱帶風暴,造成數百人死亡、數億元經濟損失。沒過多久,來不及喘息的郴州再次傳出官場「風暴」。

  8月9日,郴州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樊甲生接到湖南省委開會通知,匆匆趕至長沙,下車後即被專案組控制。同時被帶走的還有郴州市國土局黨組書記、副局長楊秀善。

  目前,偵查樊案犯罪事實的為該市某區檢察院。據該案一名副檢察長透露,樊甲生向省紀委供述的涉案金額超過1000萬元。

  「樊是坐直升飛機登上市委宣傳部長的‘寶座’的。」在原郴州市政府大院,一位「看著這個伢子長大」的退休老幹部向《中國經濟週刊》說。

  現年52歲的樊甲生出生在資興市興寧鎮光明村, 「人比較能幹,集體出工總走在前面,在大隊的組織能力也很強。」早些年擔任過民兵營長,後經過黨校培訓調任郴州地委辦公室工作,1986年任安仁縣委副書記。

  在這位老同志的眼中,樊過於「包裝」自己。「頭髮疏得溜光,還注油;走路像在戲台上,邁慢方步;在老百姓面前開口說話,像在台上作報告。」

  由於樊「活動能力強」,他在安仁縣相繼被提拔為常務副縣長、縣長、縣委書記。2003年,李大倫將其上調郴州市委常委班子。

  2005年5月,樊甲生的政治生涯達到頂峰,被任命為郴州市委宣傳部部長。

  但樊之人品及業務,在郴州並無好評價。其下屬講述的笑話是:一次市委宣傳部舉辦大行文藝晚會,樊看到節目單中有京劇《打虎上山》後說,「老虎是重點保護動物,怎麼能打呢?」隨即刪去此節目。

  6月1日,李大倫「雙規」後,樊簽發了一個「三不准」文件:不准給外來媒體提供新聞線索;不准接待外來媒體記者;不准與外來媒體記者串聯、合作等。

  「三不准」禁令的原型源於「住房公積金案」。2004年3月8日,「住房公積金案」被媒體曝光後,郴州市紀委、市委宣傳部共同下發《關於接受新聞採訪、提供新聞線索及新聞發布的有關規定》。

  在這份編號為「郴宣聯[2004]1號」的文件中提出「四個不准」:即在未經市紀委或市委宣傳部的批准下,各單位一律不准接待市外媒體記者;不得通報重大案件、突發事件的進展情況,不得對外提供新聞線索,不得隨意召開新聞發布會。

  郴州市委一位副廳級官員介紹,樊甲生的「封殺令」及「郴宣聯[2004]1號」文件,均體現了李大倫的執政意志與風格。

  在過去7年裡, 李大倫出過兩本書,其中,詩集《歲月如詩》定價38元,《大倫書法作品集》,定價418元,均通過市委宣傳部向黨政機關攤派。

  做工程,開礦山,發大財

  與雷淵利如出一轍的是,李大倫、樊甲生等人主要對工程建設、礦山抱有極大「興趣」。

  郴州「主政」期間,李大倫主持開發了武陵廣場、興隆步行街、市政府移建工程等一系列重點工程,並且鼓勵各縣大搞此類工程,每個縣拿一個試點。

  李大倫還在一次全市重點工程建設工作大會上,喊出了「誰影響城市發展一陣子,我影響他一輩子」的口號。後來屬下一些縣甚至把這句話貼到了公路兩旁,此言後來因「嘉禾拆遷案」而被國人所知。

  事實上,重點工程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共同特點:項目均未經招投標,由市委核心成員指定開發商。

  在郴州,路人皆知的是,全市活躍著一幫湖南常德籍的建築老闆,他們與出生於湖南桃源的李大倫一樣,操一口標準的「德語」(湖南人戲稱常德方言為「德語」),其中以邢立新最為著名。

  邢立新平時有和李大倫一樣的愛好,喜歡舞文弄墨,二人私交甚篤。1999年2月,李大倫「入主」郴州,邢立新「尾隨而至」,在當地經營房地產項目,個人總資上億元,是「唸經念得最好的‘外來和尚’」。

  2005年5月,永興縣縣委下發紅頭文件稱,幸福花園是全縣規劃的公務員小區,為方便單位職工建設,現各單位按公務員指標比例購買。  

  文件下發對象包括縣級黨政機構、鄉鎮、及包括學校在內的事業單位。文件要求各單位「一把手」負責,需在半個月內將購房定金打入指定銀行賬戶。

  「這不是明擺在搶嗎?」永興市財政局一官員鬱悶地對《中國經濟週刊》說。按照當時市價,永興縣最高房價僅為每平米500元,而幸福花園地段偏遠,每平米卻賣到了700元。小區小戶型面積達125平米,大的近300平米,僅小戶型計算要比市場多支2萬餘元。

  來自工商局的資料顯示,幸福花園的開發商為郴州名銳置業,註冊資本800萬元,其中邢立新及家人佔480萬元,長沙名銳實業佔320萬元。而長沙名銳實業與郴州名銳置業的法人代表均為邢立新,其中,長沙名銳的500萬元註冊資本中,李大倫的妻子陳立華持有75萬元。

  經湖南省紀委查證,李的「賢內助」陳立華先後收受邢立新等人賄賂430萬元,這尚不包括陳立華以長沙名銳實業股東之名所獲紅利。

  樊甲生亦是對項目的開發「情有獨鍾」。2005年8月,樊甲生打著「為提升郴州的城市品位,加快推進郴州信息化建設的步伐」的旗號,在五嶺廣場興建了面積約200平方米的超大全彩電子顯示屏。

  「這個大型顯示屏原價是180多萬,到結算時,竟然支付了660多萬。」8月24日晚上,陪同記者來五嶺廣場的郴州某官員指著顯示屏氣憤地說,「錢到哪裡去了呢?」「膽子也太大了。」

  據《中國經濟週刊》瞭解,此筆費用全部由郴電國際(45%)、市廣電局(25%)、市電廣寬頻公司(30%)共同投資組建的郴州輝煌電子公司支付。

  郴州礦產資源豐富。以儲量佔湖南省1/3的煤炭來說,目前郴州全市有556家煤礦企業,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的僅有21家,這一數據還不包括非法煤礦。

  豐富的礦產資源給他們提供了謀取私利的機會。樊甲生的升遷,使一些「嗅覺」靈敏的商人也緊隨著投靠其「門下」。

  今年43歲的周湘安原係安仁縣電力局局長,後在樊的栽培下,當上了副縣長。樊升任市委常委後,周主動離職,隨同樊來到郴州,利用樊掌管礦山大權先後在永興縣塘門口鎮開辦了4個礦。隨後,周又將這些辦礦手續低價轉讓,兩人獲得巨額利益。

  在湖南,樊甲生被媒體稱為「礦難新聞滅火隊長」。知情者反映,當一些非法礦發生嚴重礦難事故後,樊在第一時間對消息進行封鎖,樊及其同僚因此也獲得部分礦山的干股或現金回報。

  據省調查組查實,李大倫也是泥足深陷於礦山開採與管理,其中永興縣鉛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曹彥富等人,就向李行賄800餘萬元。永興縣為「中國銀都」,曹利用同為省人大代表的身份與李「搭上了鉤」。

  「天理不容,徹查。」

  知情人士稱,郴州官場由於各種利益的糾結,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關係網。日漸張狂,最終裹向了自己。

  經聯合調查組查實,雷淵利案,牽出黨政幹部和企業法人39名。郴州市委組織部長劉清江,系李大倫親家。而邢立新走的則是李大倫妻子陳立華的路線。

  已閑賦在家的陳立華「偏好」打牌。而邢立新如同一掮客,源源不斷地給陳立華介紹牌友,後者則多是意欲攀上李大倫的黨政幹部和企業老闆,郴汽集團董事長黃兆林就是通過刑、陳二人靠上了李這棵「大樹」的。

  郴汽集團是一個總資產超過5億元的大型企業。因為黃所在的集團囤積著大量地皮,邢先後從黃手中獲得了國際福雲公寓、天龍汽車站等項目的承建。郴州名銳公司的註冊資本中,用以充抵50萬元股金的一塊地皮是由郴汽集團提供。

  去年10月1日放假其間,湖南省十屆人大常委會第17次會議通過決定,許可對涉嫌受賄達35萬元的黃採取刑拘。就在郴州市檢察院著手調查黃兆林時,市委書記李大倫出現了。

  據當時一位辦案的檢察官透露,案發前,黃聽到風聲立馬退還了髒款。李大倫以此為理由,強令檢察院不能提起起訴。「李倒臺後,該案馬上提起上訴。黃還有其他重大問題。」

  李大倫之所以力保黃兆林,經聯合調查組查實,除多次向李妻行賄外,還因為李和黃的兒子都在國外讀書,其費用均由黃來承擔。李大倫夫婦向聯合調查組交代的1325萬元賄賂款,僅落實經陳立華頭上的就有500多萬元,涉及10餘名黨政幹部及民營老闆。

  6月19日上午,湖南省紀委和省檢察院聯合在郴州召開全市縣處級幹部通報會,針對李大倫案的表態是「四個特別」:涉案金額特別巨大,作案手段特別狡猾,社會影響特別惡劣,案件性質特別嚴重。

  聯合調查組規勸與李大倫有染的官員,在10天內(至6月29日)主動自首,爭取寬大處理。此間,郴州市委領導班子被集體找去談話。據介紹,由於交待問題的官員絡繹不絕,自首時間延長到7月5日。

  按聯合調查組目前的結論,此案共涉及黨政幹部和民營企業法人158人,「雙規」3人,採取強制措施18人。

  郴州官場的「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時成為全國焦點。如此官場「運作」,牽連面積如此之廣,令人瞠目結舌,上下氣憤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