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人傑地靈】穿越生死 (完)

2006-09-03 11:1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講真相

我從醫院逃出來以後呢,因為我最後一次被關押是在銀行被舉報的,我想,我今天已經出來了,我 生活依然沒有一個著落,我就到了這家銀行。 當我剛一進這家銀行的時候呢,銀行所有的人員都來看我,他們很奇怪,他們問我是你怎麼出來了。我就跟他們講,我是說我是用生命換出來的,我告訴他們,說我在監獄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兩個眼睛都接近失明瞭,我是絕食抗議一百多天,才把我放出來,我說我才能有今天到這來。後來,他們就把我帶到了一家酒店,他就說,你被抓了以後,我們很後悔,我們後悔原因呢,是因為銀行裡很多老的一些銀行的職員呢,因為他們認識我,在因為我在五六年以前,在我一直做生意的時候,我每天晚上都到他們那兒存款,他們都知道我是一個很有錢的一個經商人。我的錢當時在銀行裡是有一些美金。,他們知道我是被通緝的罪犯,又有美金,不瞭解情況的人,他們就以為我一定是從國外來的資金。,後來經過他們的調查,已經查實了我的錢不是這個裡通外國。,所以說他們因為這件事情 ,感覺得他們這件事做的很不地道。,所以說他們這次就請我就到一家飯店去吃飯,就是以表達對我被關押這麼長時間,表示一種愧疚和歉意吧。

後來我到了酒店以後,他們就跟我講,你被關押了後不長時間,就你被抓這件事情我們銀行內部行裡面就開了一個大 會,有的人就提出來了,幹嘛把人家我們的一個老用戶給人家舉報被抓了呢?管關我們啥事?你經營你的銀行業務,法輪功的事情那就歸法輪功,誰迫害、誰鎮壓他們去處理去。,那我們這不是砸我們的飯碗嗎!了可不是嗎?

後來,他們就問我提問我,因為有很多的問題他們都不明白:,關於中央電視臺那裡邊宣傳的彌天大謊;關於自焚、呀自殺呀,還有就關於我們傳播法輪功真相傳單,他們都是認為這個錢不是我們的錢,是國外的。後來我就跟他們講,我說:我原來就是做生意的,我有一些積蓄,我說我的美金是我的丈夫看到99年被迫害以後,就打算給我辦到加拿大移民,我的母親和我的家人幫我換了一些美元,存,到銀行裡。頭,這樣他們就說,啊呀。!原來是這樣啊!

後來我就跟他們講,為什麼電視廣播就說有很多的你們法輪功學員有國外的支持呢?後來我就跟他們講,我說我們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為避免抓捕而逃亡外地,現在都流離失所,都沒有家,都沒有生活來源。有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因為沒有生活來源了嘛,他也是被通緝的都是,我說他就在路邊擺攤修那個自行車,修補打那個自行車車胎帶,冬天都很冷的,我記得修一個車胎帶在中國來說,才一元塊多錢,我記得。他就用這種積蓄養家活口,多餘出來,擠出來的一點生活費呢,我說省吃儉用,艱苦度日。我有一次我在街上碰到他了,他還要把多節餘的積蓄的幾百塊錢還說給我。他說,你看看你們需不需要資金,要需要資金, 把我這點錢用你們去做光碟,去做自焚自殺真相的光碟,還有印的那個法輪功傳單。,我 說,就這麼困難的學員,他那顆心都仍是為了中國的被矇蔽的老百姓,想讓他們明白真相。

當時這些銀行的這些官員、職員都很感動。這個銀行的行長他很不好意思,就請我到飯桌子去吃飯。在當我臨走的時候,他就特意買了一個很高檔的禮物,通過他的職員送給我。還就說我送給你這個東西其實是沒有多少價值,但是我想你可能 以後要離開這兒了。我當時還剩了十了多萬美金,後來他說我把你所有的這些資金全部給你電匯轉走,你可以轉到任何一個地方。當時,在中國的時候,你每轉一筆資金的話,最多不能超過一萬塊錢,而且是在一個月,他當時就把我的資金 全部給我轉走了。他就說如果你走了,我將來還希望你能夠回來,但是我知道我們將失去了一個忠實的用戶。希望你的未來會更好,更美滿。他就很誠懇的送我走了。

歸去來兮

我想我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我將要離開中國,因為我的家屬,我的母親都在國外的阿聯酋,他們知道我已經出了監獄了,這樣我的家人就非常的希望我能夠盡快的離開這個中國。我於2002年的6月1日乘我就坐著飛機離開了中國到了香港。我這是我第三次到了香港,在1999年的年末的時候,我得到了加拿大一個訪問簽證,在那個時候因為打壓剛開始,我的先生就給我辦到了加拿大移民。那個時候想要我通過香港直接上加拿大進行考察。

當時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有很多學員被關押,有很多學員被迫害致死,我在國外,在香港的時候就看到很多這樣的報導。我只住了七天,我自己就問我自己,我就這樣離開了中國嗎?我就這樣的走了嗎?中國有這麼多跟我們一樣的法輪功修煉者都在受到迫害,。我想我不能離開中國,我還要回去,。回去我想到北京去上訪,這樣我就回到了中國。回到中國以後我就上訪,被關押。2001年4月份,那個時候我被通緝的時候,我有機會,我又去了香港,到了香港以後,我就到了阿聯酋。家屬就想如果有這個機會, 能夠辦移民,辦到加拿大,, 透過這個渠道離開中國,我們家裡人也非常高興就是讓我去。可是我到了那邊以後,我沒有得到任何的加拿大移民的通知,我在那個地方只待了一個多月,一個多月來我。覺得很寂寞,也很難受。我看到電視上經常廣播中國政府的造謠那個假的宣傳,關於法輪功學員自殺、自焚,還有傅怡彬自殺,一系列的這個宣傳報導都是假的宣傳。

我想,我在中東一些國家我看到了,在香港,我也看到了,因為它廣播都是全球性的嘛,中國政府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把中國這個宣傳的機器開播到全世界各地,我想,我哪兒也不去了,我還想回中國去。這樣,我有一天我就跟家屬說,我還要回到中國,我繼續去講真相。,我的家屬,我的孩子,我的姐姐當時都跟我鬧翻了,說什麼也不讓我走,一定要我離到那個地方,把我的護照所有的東西都給我放起來。後來我跟他們講,我說,你給我放起來我也要走,我沒有護照我也要回中國,我回中國目的就是要向和中國政府去講真相。我就是要去把這些自焚、自殺等造謠的謠言,我去洗清,去講明真相。後來我的家屬看也說服不了我,就這樣我就離開了阿聯酋。從阿聯酋坐著飛機又飛到了香港,到了香港以後正趕上江澤民在香港開一次經濟會議,一些民運人士就在香港大街上示威遊行,還有一些部分法輪功學員也在參與,但是我那些天我沒有去參加,我想我還是去找一些光碟。因為在中國迫害法輪功以來,所有的大批量的光碟都被官方給控制住,我想,我從香港就拉它了五萬張的空的空白光碟回去。,我找了十幾家的經銷商,有一個老闆他就替我裝上了汽車,我想我這次一定回中國去,我要把這個真相,要所有的彌天大謊,要所有的民眾都知道,我就拉了這一大車的這個光碟我就回到了中國。

沒有想到回到中國幾個月以後我又被關押,而且關押了以後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我才又逃出來了。

我這次我到了香港待了三天以後,我就又到了阿聯酋。到了阿聯酋以後,我在家裡頭我就很快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我的眼睛就恢復了,我也能看著東西了。


真理撒遍世間道

不長時間我就出去,我就去找華人的地方,因為在中國我受到了這種殘忍的迫害,很多國外的華人,他們都不知道。我就去到處去走,印刷傳單,我還去講真相。

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一個中國的公安人員,公安人員他曾經在中國也參與迫害過法輪功。他就跟我講,他說,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曾經是參與過抓捕你們法輪功的警察,我現在我在國外出來作生意來了。但是他說,不過我覺得雖然我們抓你,我聽說我們勞教所對你們法輪功還挺好的,經常給你們吃魚、吃肉,他們像父母的一樣對待你,你沒看看電視都廣播了嗎?我當時聽了我很吃驚,我說,你聽誰說的,你看到了嗎?我說你知不知道我就在勞教所裡頭,我被關押的最後一次被關押了九個月,我什麼時間我說我吃過魚肉啊?電視說的這話都是假話,沒有一句是屬實的。那個警察聽我這麼一說之後他說,我這些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參與過,我去抓過你們。他說我現在到國外了,我就不參與這件事情了。

 

在阿聯酋 有一個大的超市是中國政府投資蓋的一個大型的超市,足有一千多米。,我記得,那天它剛開業的第一天,我就聽說有很多中國人很多人都去了。我正好拿著真相資料也到那裡去,真相資料當中寫著:世界需要真善忍,反面是迫害反法輪功的真相;,正面就寫的是寫著世界需要真善忍和的一些法輪功在國外煉功,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民眾都在修煉法輪功。,我就把真相資料就到處去發。超市裡人很多很多人,我就放到各個各店主那個的櫃檯上,很快他們都拿著看。,等到過去看到能有一個多小時以後,中國領事館就派人去了,就到了整個超市的主管辦公室就跟他們講,下面有一個從中國來的一個女子在那發真相材料,你們把她給我抓起來。

我一看,中國政府的黑手,已經伸到海外來了。,我一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把這個傳單放到辦公室,我就趕緊逃出去了。,逃出到後面的門,我就撘個車我就回去了。回去之後我就想,這領事館的人到處都有,可能是在國外其他地方也有這樣的特務。

因為在阿聯酋有許多華人,將近有八萬多的華人吧,!它那個地方人口流量非常大。我想我既然在這了,我又不能到加拿大,因為我在第三次被關押的時候,正趕上七月十六日我被關押,關押的時候我得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紙,由於我關押了九個月移民紙也就作廢了。作廢,我到了阿聯酋我才知道,所以我只能在阿聯酋這個國家長期居住。我每個月必須得到阿聯酋的一個簽證處去續簽,那個地方有五家飛機場,飛機場就是華人你簽證坐飛機不出國再在落地,就給你發得到一個簽證,你可以在這個國家停留待。

我就是每天幾乎就去找有這樣的華人地方,我都是早晨起來,很早我就起來了,我把真相資料印完了,然後我就搭著出租車,我就順著一個飛機場一個飛機場,我就去找,因為只有在那個地方華人聚堆嘛。 我記得有一天我正拿著兩大包真相資料,我自己就搭著出租車, 我就到了一個叫做迪拜的飛機場,我就去了。那一天的華人特別多,能有三百多人,就是準備去簽證的人。傳單發完以後我就到樓上去,我在樓上一看,整個那椅子上坐的都是華人,他們都非常願意看。因為華人也沒有華人報紙, 他每一個人都在那看我發的那個 真相資料。

身陷牢籠

這功夫我看就有中國的官員l,還有阿聯酋的移民局的人就在樓下就看,中國一個領事使館的一個代辦員就說,你讓她過來,你問問她是幹啥的?然後一個移民官就把我叫去了。

他就問,說你在發什麼?我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在發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一些傳單。然後他說我接到通知,不允許你在這裡邊發這樣的資料,後來,中國領事館的一個代辦人員就過來,了,跟阿聯酋的移民官說,我是一個危險的罪犯。就說我是本拉登這樣危險的人物,是危險的罪犯,發這種反動的傳單。後來我就說,因為我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我只是從他的表情和他有的說的話當中,我就說他,你在給我翻譯什麼呢?


他說,我在給他翻譯你發的東西。,我說,你要按我傳單的內容去給我翻譯,你不要在這個地方給我亂翻譯。,當時,他就把所有的傳單放到桌子上,之後, 之後他說,我是受中國領事館的委託,讓我來當翻譯。後來我說,你沒有權力來給我當翻譯,你給我翻譯這個不是真實的。後來,這個移民官和那裡的和他那裡有警察局和、保安人員,就看到我們和領事館代辦人員有爭議,我倆兩人說的話不一樣,,後來他就給我找了一個翻譯,。找了一個翻譯就給我翻譯傳單什麼內容。警察局的人員聽看了以後,後來就跟我說,你到警察局去吧,我們要查你的身份。去了以後l他們就開始查。,我就坐在那煉功,我說,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在中國被關押了三次,我是一個受害者,我逃到這邊來的。

後來,警察局說,我們同意你煉功,但是你要把你的護照拿來我們看一下,。我說,我的護照在家裡頭,我又沒犯任何罪和錯,我沒有必要給你看。後來他說,你要不給我看,我就不能讓你走,你要給我看我就讓你走。

我就給我的家屬打電話, 我說,現在已經把我帶到警察局了,你把我的護照的複印件給我傳真過來,我說,你們不用害怕,如果我今天晚上他不放我回家,你得不到消息的話,你通過我的筆記本 ,找到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你告訴他我已經被抓了,希望他能夠通過國際機構和法輪功學員營救我。

這樣他們把復副印件拿來了,他們對上了拿來以後他一看,正好是我的名字,當時他們就說把我帶走了,把我關到一個黑黑的一個 地下室裡頭。我沒有什麼可以表達的,我似乎從鎮壓開始,就跟絕食結上緣,我只有不吃不喝來抗議對我的這種無理的迫害。我就開始絕食,整整的在警察局絕食了四天。,第二天我的妹妹和我的哥哥就知道了我被關押,來警察局看我,警察然後就讓我到那個窗口,給我五分鐘到十分鐘的家屬的接見。我的哥哥和我的妹妹流著眼淚跟我講,說,你這次被抓呀,他們中國政府要把你遣返回中國了。我說,你怎麼知道的呢?他說,我們昨天你被抓的時候,沒有回,沒有把你放,我們就去到警察局去要人,他們不讓我們去,不接待我們。後來我的哥哥找到律師一起到警察局去,警察局的局長說,你們無論找任何人我們都不處理這件事情。這個人要交到中國政府,中國領事館,給她帶到阿布達比首都,然後從那邊遣返回中國。我的家屬就非常的著急, ,我的哥哥說,你在這不吃不喝也不是辦法,,你能不能裝出說你有精神病,?這樣也能夠有個緩解,不能把你遣返回中國。我跟他們講,我說:住嘴,我沒有精神病,! 我的精神是很正常的。我沒有做任何錯事,我不會向當權者,向這些邪惡妥協,我為了以這種方式偷生!我的家屬流著眼淚,在窗口求我,問我怎麼辦?我說你們回去,給加拿大政府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只有他們能夠把我救出來。


新生

到了第三天,他們把我帶到警察局,準備 通過阿布達比首都然後遣返我回中國,就在這個時候,法輪功學員、加拿大的一些政府發了大量的郵件、傳真,往加拿大駐阿聯酋的領事館發了一些郵件,講述了我在中國被迫害的經歷,以及中國政府的黑手伸向海外妄圖遣返我回中國的這種種罪惡的手段。警察局並沒有把我帶到阿布達比首都交給中國政府。,他們把我送回到監獄。以後,第二天一大早晨起來,他們就把我放了。


回家以後我的律師和警察局當時也說了,你回去以後只能在這個國家,只能停留五天,給你五天的時間,如果超過了這五天,你還有可能你被遣返回國。當時我想我到哪裡去啊?我沒有地方去了啦!,正在這為難的時刻,我就接了到一個電話,電話是加拿大領事館給我來的電話,說讓我明天到加拿大領事館去一趟。我到了那以後,他們就很熱情的接待了我,問了我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我在中國被三次關 押的所有的經歷,他們都一一的把它記錄下來。當我講述完了以後,他們就跟我講,:他說你今天回家,你哪裡也不要去,明天你會得到一個好消息,我會把你的事情跟我們的上級匯回報。第二天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我去了以後,他們就給我發了一個特許的簽證。他說你是一個幸運者,你可以自由的回到你嚮往的加拿大這個國土去,你會有一個幸福和美滿的家園。,他就這麼講的。

 

我獲得了自由,是因為全世界有許許多多的善良的人們,他們是支持法輪功,他們是是贊同人權、他們是信仰、自由的捍衛者,我的生命才能夠獲得新生。與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相比, 我是幸運者。,我能夠活著來到帶了加拿大,這一個和平友好的國家。,我無時無刻也都在想念著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儘管我在中國我失去了很多,我的生意,我的一切都沒有了。,但是我在國外卻我感覺到我的精神、我的一切都很充實。,我的生命, 我活的很有價值,很有意義。我也同時希望受過中國迫害的所有的民眾們能夠起來,共同的來揭接穿中國的這種獨裁的暴政。,正義終將戰勝邪惡,謊言終究會被揭接露揭接穿,所有的善良的人們,以及為了堅持信仰自由的這些,堅持正義的精神,都將會給人類帶來更大的希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