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首個黑社會性質組織覆滅 保護傘是城管隊長

2006-08-12 16:0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30餘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團夥站滿了法院最大的法庭。

 
哥哥 胡亞東

 
弟弟 胡亞風


黑老大揹負13宗罪 刑期相加高達70餘年 最終被判執行20年 

昨天上午,市二中院對以胡亞東、胡亞風兄弟為首的順義特大黑勢力團夥作出了一審宣判。法官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3項罪名數罪並罰判處胡亞東有期徒刑20年,其弟胡亞風因犯10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該團夥其餘32人也分別被判處1年6個月至18年不等的刑罰,其中包括一名城管隊長和一名律師。由本案牽扯出的5名警察沒有被列入黑社會性質組織,而是另案處理。至此,一個被認定為建國以來北京首個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覆滅。

年邁老父稱兒子是禍害

宣判預定在上午9點30分開始,但早在7點30分,胡亞東78歲的父親在親戚的陪同下就已來到法院門口等候。8點35分,當押著胡亞東兄弟團夥的9輛囚車呼嘯而至法院門口時,腿腳不靈便的胡父從椅子上掙紮著站起來,邊向窗外張望邊念叨著:「我的兩個兒子,兩個禍害啊!」

上午10點,宣判開始。此案的被告人共有34名,控罪54起,涉及罪名16種。昨天的判決書長達149頁,共8萬餘字,審判長用了一個多小時才宣讀完。

經過一個月的集中審理,法院認為,胡氏兄弟以暴力、威脅手段,有組織地大肆進行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歹,欺壓、殘害群眾,以黑養商,通過賄賂收買個別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並在其提供的庇護和非法幫助下,實施有組織犯罪,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是首犯。該團夥其餘30名成員均被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論處。

胡氏兄弟被罰524萬

「被告人胡亞東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買賣槍支、彈藥罪,故意傷害罪,非法經營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罰金262萬元。」當審判長宣讀到這裡時,的法警立即將手銬戴在了胡亞東的雙手上。

胡亞東共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3項罪名,按照法律規定,所有罪名對應的有期徒刑加起來高達70年零6個月,法院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0年,而這也是我國刑法規定的有期徒刑的最高年限。

此外,胡亞風共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0項罪名,所有罪名對應刑期加起來也有44年,法院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9年。同時,法院決定對胡亞東、胡亞風各處罰金262萬元,兩人罰金合計達524萬元。

「保護傘」結局

一名城管隊長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被判

在黑社會性質團夥成員名單中,有一個人的身份比較特殊,他就是曾任順義區城管監察大隊高麗營分隊隊長的常有生。去年4月,胡亞東與時任城管隊長的常有生合謀後,胡亞東指使手下冒充城管隊員,以查處泔水車為名,在順義區、昌平區向10餘名車主索要錢財共計1萬餘元。

開庭時,48歲的常有生曾辯解自己沒有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也沒有與胡亞東合謀敲詐勒索。他說是城管監察大隊委託胡亞東的順六環停車場人員查扣泔水車,此行為是政府行為。

但多名被害人的證言證實,常有生與胡亞東等人冒充城管隊員,以檢查泔水車為名,將他們的農用三輪車強行扣到順六環停車場,索要罰款及停車,且他們都曾被迫向順六環停車場交納200元,向常有生交納1000元。同時,被告人薄小軍等人在公安機關也曾供述,常有生和胡亞東曾向公安機關謊稱薄小軍等人是協助執法,可見常有生是敲詐勒索的共犯,查扣泔水車並不是政府行為。

昨天,法院一審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敲詐勒索罪判處常有生有期徒刑6年。

一名律師充當團夥法律顧問獲刑

在「二胡」的黑社會性質團夥成員中還有一個充當團夥法律顧問的律師,他就是北京市青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秋臣。法院判決認定,2003年5月,在胡亞東的指使下,張秋臣敲詐他的當事人王福友8萬元。

庭審時,張秋臣曾辯解被控敲詐的8萬元是他向對方索要約定的律師費,他認為自己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

然而,王福友的證言證實,他找張秋臣尋求法律幫助後已經交納了律師費,並沒有合同債務關係。胡亞東找他要錢時,張秋臣指著他對胡亞東說:「就是他說給20萬元。」最後,在找朋友向胡亞東求情的情況下,胡才將金額降到8萬元。昨天,法院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敲詐勒索罪判決張秋臣有期徒刑5年6個月。

五名警察均已接受審理等待判決

法院判決認定,胡亞東構成行賄罪。1997年12月,胡亞東為逃避法律制裁,在得知承辦案件的原順義公安局預審員劉海英欲購買住房時,送給劉7萬元行賄款。事後,劉海英在辦理胡亞東故意傷害案時,在工作說明上寫道,因刑警隊一直未能抓獲胡亞東傷害案的同案犯,無法取證。就這樣,胡亞東將人打傷後一直沒有得到法律制裁。

1996年10月,胡亞東因故意傷害負案在逃,為了串供,他收買時任原順義看守所民警鄭葛,指使手下利用鄭葛值班之機,與在押的嫌疑人見面,包庇胡亞東犯罪行為。2004年4月,在胡亞東服刑期間,順義區看守所民警彭銀生兩次違反看守職責,擅自與胡亞東等人駕車出去到歌廳吃飯娛樂。

據瞭解,除了上述3名警察外,此案還涉及一名市公安局預審員及順義看守所原所長。7月26日至7月28日,市二中院已開庭對這5個警察進行了審理,目前還沒有宣判。

犯罪節錄

割下耳朵

1996年8月5日,胡亞東在經營順義東東汽車修理廠期間,因不滿杜莊屠宰廠汽車修理班張國立減少了在修理廠的業務,指使姚順勇等人攔截張國立對其進行毆打。其間,張振宇用餐刀刺傷張國立臀部,並將張國立右耳廓二分之一割掉。

刺傷腹部

2002年10月7日中午,胡亞東負案在逃期間,因不滿鄭洪波曾欲為張國立調和而懷恨在心,指使手下用尖刀猛刺鄭的腹部,致鄭洪波重傷。

強佔民屋

2005年1月,胡亞風以劉朝緒的一輛斯太爾牌拖挂車作抵押,向劉朝緒發放20萬元高利貸。後因劉朝緒無力償還所剩高利貸,胡亞風強佔了劉朝緒的房屋,致使劉朝緒及其懷孕的妻子被迫離開。

擾亂選舉

2004年6月5日,胡亞東為幫助趙建國當選為順義區北小營鎮前禮務村村委會主任,糾集多人滋事,嚴重影響正常的選舉活動。同年6月8日,胡亞東在得知該村村民尹德福曾對他們的行為表示不滿,遂指使李明志等人將尹德福從其家中帶到一餐館內毆打並索要20萬元,索要未果後將尹某的轎車扣留十餘天。

庭外調查

胡氏兄弟10年發跡史

在順義,提起胡亞東和胡亞風兄弟倆,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胡亞東兄弟,生於順義,發跡於順義,在被捕前,他們至少已在順義橫行長達10年之久。開修理廠起家

45歲的胡亞東和44歲的胡亞風出生在順義區北小營鎮前魯各莊村。昨天,前去旁聽的胡父對記者說,胡亞東在前魯各莊村開過拖拉機,做過駕校教練,還養過家禽。在他的眼裡,胡亞東這個大兒子腦子靈活,會賺錢。1986年,胡亞東去了順義縣城,之後和前妻離婚,胡父說,他因這事很生氣,之後父子倆聯繫不多。

「1996年左右開了個汽車修理廠。」胡父說,當時,胡亞風是順義棉紡廠的副廠長,後來廠子解散,他也跟著哥哥一起經營修理廠。在胡父看來,兄弟倆在經營這間修理廠期間賺了不少錢,但他不知道胡亞東當時已有不少手下,並初步顯示了其稱霸一方的能量。

因銷贓罪曾入獄

在「二胡」黑社會性制團夥受審的7月份,記者曾前往倆兄弟的老家採訪。據一位鄉親介紹,胡亞東並不是一直都這麼凶狠,「他以前只是朋友多,但不欺負人,他的轉變是從第一次坐牢出來後開始。」這位鄉親說,1998年,二胡兄弟開始做起了倒賣報廢汽車的生意,後來胡亞東因犯銷售贓物罪被判刑。2001年,胡亞東刑滿釋放後,就已經很有一副黑老大的氣派。

「倒賣那麼多車,沒幾年就出來了。」一位前魯各莊村村民說,他們都知道胡亞東後面有靠山,也因此有更多的流氓投奔他,更多的百姓怕他。「他出獄時,差不多順義區所有的地痞流氓都來了,在燒烤城為他接風。」該村民說。之後,胡氏兄弟開始真正「發家」,而此次法院認定的54起案件,幾乎全發生在2001年之後。

非法採砂原始積累

2004年4月開始,胡亞東兄弟開始大肆非法採砂。由於特殊的地質關係,在北小營鎮牛富屯村、東烏雞村等村莊範圍內,地表的一層土壤之下,全是砂石。而對這些砂石進行開採,是順義區及北小營鎮兩級政府出公告嚴加禁止的。但胡氏兄弟對此並不理睬。

據村民描述,當時很多人非法採砂都被阻攔,惟獨胡亞東的拉砂車隊暢通無阻。「因為他們的車隊掛著‘古月’(胡字拆開)的牌子。」村民說,「古月」就是當時的通行證。

胡亞東的父親告訴記者,2004年4月,他在電視上看到政府禁止採砂公告後,曾打電話警告過兄弟倆,但胡亞東只是用「知道了」等話敷衍他。「我這兩個兒子就是不聽話啊,尤其是亞東!」胡父說,他的兩個兒子正是因為那一次大規模非法採砂案發後被抓,並最終導致現在被判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