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銀行把億元存款變九元(多圖)

2006-07-26 21:0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馬來西亞製藥商蔡少鴻先生

中國銀行使用欺詐手段把馬來西亞人民的億元存款變成8.92元人民幣!馬國製藥商蔡少鴻在23日舉辦的馬來西亞第六場九評研討會中揭露了中國銀行整個詐騙經過。

中行詐騙經過

居住在馬來西亞怡保市蔡少鴻的先父在1946年8月至1948年5月年間通過中行在馬來西亞的代理存入了超過1億1千1百萬的法幣(國民黨貨幣),這筆活期存款相當於當時的兩千多萬美金。當時他先父是在新加坡的中行開戶口的。

後來蔡少鴻的先父和他本人數十年來都曾多次向中行討要這筆存款,但是到最後,蔡少鴻得到的答覆是,這筆存款目前只值8.92元人民幣,而且還要他到廈門的中行去領取。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他最後於1997年入秉法庭,起訴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中行,向它們追討存款。目前官司仍然在進行。

1953年,中共通過馬來西亞的報章告知僑民前往新加坡中行取回存款,他先父也在規定的一年期限內,於1953年8月23日辦妥領取存款的手續。但是當時中行收回了他先父的兩本支票簿和存款單。他們多年來一直向銀行追討,但中行告訴他們總行仍未把存款匯過來,一再拖延。

直到1983年他先父去世為止整整30年,他們仍未取回分文。蔡少鴻先父立下遺囑,囑咐身為獨子的他討回存款。

蔡少鴻向吉隆坡的中行追討存款時,吉隆坡的中行竟然說它是「吉隆坡的中行」,和廈門的中行沒有關係。「這根本就是胡言亂語,全球各地眾多的中行分行不都是隸屬中國銀行的嗎?吉隆坡的中行的標誌不跟其它中行一樣嗎?」

 

吉隆坡的中行和全世界的中行都是中行的分行,標誌都是一樣的。

他再度多次與新加坡的中行討要存款,後來新加坡的中行甚至否認這個戶口存在。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蔡少鴻由律師陪同,兩度到廈門的中行追討。第一次接洽,他被告知其父早已取回存款。第二次交涉,蔡少鴻極力要求翻查舊記錄,最後證實戶口仍存在,但存款只剩下8.92元人民幣。銀行甚至表示,他先父重新委託銀行保管,但卻無法出示任何證明。整個過程中行一方的說辭反反覆覆,自相矛盾。

馬來西亞的媒體也曾對這起詐騙案有興趣要追蹤報導,但也因中行施壓,最後不了了之。

最後,蔡少鴻唯有入秉法庭,起訴中行。他說,中行的代表律師曾受到銀行的指示,一定要他打這場官司。銀行方面試圖以大欺小,仗著自己財力雄厚,在繁複冗長並且法律費用不輕的這場官司中耗盡蔡少鴻的金錢。而且目前中行使盡種種方法,目的是想在法庭上擊倒蔡少鴻,然後就大事登報。因為除了他以外,還有很多受害者,中行不怕嗎?當時不只是他受害,還有很多海外華僑的血汗錢被騙了。


令人瞠目結舌的「計演算法」

到底中行是以什麼計演算法算到億元存款只可取回九元?蔡少鴻在研討會上出示了中行發給他父親的「清償計算方法」,信函中列出四條計算方式,其中前三條是根據1953年1月9日人民政府政務院通過清償辦法辦理:

1.根據中國銀行廈門市分行華僑服務部的計演算法,蔡少鴻先父存入的存款,首5千元存款可取回1千570元,5千元以上則只可以取回10%,總共是11,152,743.13元(見圖1)。

 

圖1:中行給蔡少鴻的信函中列明四條荒謬的計演算法

根據這條計演算法,中行是以定期存款方法計算(見圖2的附表乙「存款償還金額計算表」)。按照中共所訂下的此計算表,存款超過5000元只可取回10%的計演算法其實是定期存款的計演算法,而蔡少鴻先父所存放的是活期存款,圖1的信函就清楚列明這點。

2.不但如此,再根據計演算法,中行把這筆存款按定期存款計演算法打了一折後,還要再按照活期存款計演算法打八折,結果只剩下892萬3450元4角9.6分。

3.然後,中行再按照 1937-1948年8月,(即圖2附表甲)償付標準」,再把8百萬多元的存款餘額乘於0.01,存款只剩下89,234元。

 

圖2

 

圖3

然而蔡少鴻先父是在1946年8月至1948年5月存入所有存款的,按照附表甲,他先父在1946年存入200萬,應該存入1元償還3.25元,而在 1948年5月前存入的超過1億元存款(見圖4),應該是按照1947年的1元償還0.46元,而非中行所說的1948年8月以後的0.01元償還標準。

 

圖4:活期存款結單,註明至民37年5月(1948年5月)為止共存入了111,532,431.27元存款

4.最後,中行再自創「舊幣換新幣」計演算法,定下10,000舊人民幣換1元新人民幣。最後89,234元竟只剩下8.92元!此計演算法根本就是自己隨意加上去的(見圖3下方)。

蔡少鴻表示,當時這筆存款相當於2千多萬美元,存入多少存款,定當可以取回多少存款,這是每個人都明白的道理。中行竟然在拖欠這筆存款數十年後,再以荒謬的計算方式,把億元存款變成9元人民幣,完全是共產黨一貫的造假和欺騙伎倆。他說,即使真正按照1953年人民政府政務院通過清償辦法,也理應可取回8百多萬人民幣。更何況他根本不接受中行這種亂扣一通的計演算法。

 

圖5:中行發的利息賬單,當時存款為11,532,431.27,共發476,065元利息,還有扣繳所得稅。

他先父去世時是1983年,他父親還沒去世時立遺囑囑咐他接管這筆錢。到他接管這筆錢後,因為還有利息,所以也沒把錢拿出來。「我前前後後總共收到幾百萬的利息,難道9元存款可收到那麼多利息嗎?」 不但如此,吉隆坡的中國銀行反而要告蔡少鴻,說他破壞它的聲譽,並要他賠償它的名譽損失費和堂費等等。

他表示,當年在海外的華僑希望為祖國抗戰盡一份力,因此許多華僑都把積蓄匯到中國。他父親就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把買賣樹膠所賺回來的錢都存入中行。他說出了他先父外,還有很多人無法取回他們的存款。

他呼籲所有被中行欺騙過的存戶都出來向他們追討存款,並將中行的訛詐手段公諸於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