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新富階層如何發揮政治作用?

2006-07-26 08: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隨著中國經濟改革的深入和發展,中國社會中正在湧現出越來越多力量不可低估的一個新社會階層。他們在對中國經濟發展發揮重要作用的同時,也希望政府能顧及他們的利益訴求。

*新社會階層政治地位與經濟地位不符*

過去幾十年來,中國強勁的經濟增長勢頭,造就了日益龐大的新社會階層。 這一新社會階層以及從業人員人數已經超過1.5億,佔總人口大約11.5%。他們掌握或管理著10萬億元人民幣的資本,中國近三分之一的稅收直接或間接的由他們交納。

最新一期中國官方刊物「瞭望新聞週刊」的一篇文章說,新社會階層主要包括民營科技企業創業人員和技術人員、受聘外資企業的管理技術人員、成功的個體戶、私營企業主、中介組織和自由職業從業人員等。

文章說,新的社會階層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正在發揮著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在中國經濟改革首先興起的浙江、江蘇等地,民營企業上繳的稅收已經超過或接近全省的一半。

中國新興社會階層不僅是中國的稅收大戶,更通過廣泛吸納社會勞動力,拓寬就業渠道,大大地緩解了中國的就業市場的壓力。中國官方的一份報告說,在過去的10年,中國個體、私營企業每年新增就業人數大約為600萬,佔同期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的四分之三。

新社會階層雖然對中國經濟貢獻良多,但他們在政治上和社會上的地位卻往往跟他們的經濟地位不符,他們在財富積累過程中,越來越關心政治和經濟上的訴求,其中包括更穩定的政策和法律環境、進入目前只對國企和外資開放的領域、在資源配置方面享受跟國企同等待遇、以及參政議政等。

*吳國光:對稅收貢獻大卻沒有相應發言權*

吳國光博士是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中國研究和亞太關係講座教授,90年代曾經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政治改革智囊團成員之一。他說,新社會階層在市場經濟發展中浮現出來,正在成為中國經濟發展中一股生機勃勃的力量,他們對中國稅收方面的貢獻很大,但卻沒有相應的發言權。

他說:「我想指出的一個問題是,在中國稅收的貢獻往往和他們在社會政治公共議題上的發言權,並沒有一個正比的關係。當你稅收增加的時候,要求在政府的決策過程中,增加對公共事務的發言權是合理的。這些納稅人能夠有公共意識,如果公共意識能夠覺醒的話,是個進步。但是在進步當中,要防止一些偏差。」

吳國光教授說,中國新社會階層在中國各級政府中參政議政的訴求,往往表面上是政治的,但實際上是經濟的。

他說:「我感覺他們的訴求尤其是政治訴求,不如說是經濟訴求。所謂政治訴求是對公共事務,關係全社會提出他們的看法,他們關心的基本上是和他們群體的特有的經濟利益相聯繫的東西,當然因為這些東西需要政府解決的,因此有很強的政治色彩。」

*吳國光:政府態度矛盾*

新社會階層雖然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力量不可忽視,但中國政府作為一個整體,對他們的態度卻相當矛盾。

吳國光教授說:「一個方面就是,自從三個代表理論推出以來,特別是允許資本家入黨以來,在政治上開始吸納這些階層,把他們納入這個軌道裡來,讓他們的利益在黨內,通過一定渠道來表達,使黨的利益和新興資本家的利益結合起來。另一方,從意識形態,從權利角度,從整個社會穩定和老百姓的反彈方面來看,黨中央和政治領導人對新富階層有一種懷疑、恐懼、擔心、不放心的層面。至於他們應該採取什麼政策,我認為他們在兩個之間搖擺,不斷地調整。」

這位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智囊說,中共的合法性建立在發展經濟上,新社會階層又是中國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力量,因此中共不會放棄和這一力量的結盟關係。

不過,吳國光教授說,重視新社會階層,發展在穩定社會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產階級,是正確的途徑,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不在此基礎上採取其他配套措施,不僅是政治上的不成熟,更會因為權錢結合導致腐敗的滋生,動搖和危及中共統治的根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