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遙視宇宙真像,洪傳宇宙大法

2006-07-17 22:43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走近法輪功(12)

一遍又一遍地讀《轉法輪》,對於認真學過宗教史和哲學史的人是異常震驚的。那一串串令人敬仰的如雷貫耳的名字,釋迦牟尼、老子、孔子、墨子、耶穌、泰勒斯、畢達哥拉斯、赫拉克里特、德謨克里特、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奧沽斯汀、阿奎那、培根、笛卡爾、康德、黑格爾等,其疊了又疊的巨著壘起來的文化思想貢獻在《轉法輪》裡,往往一個小節、一個段落,有時甚至是一、兩句話就用淺白的語言說清道明瞭,甚至還能無限地超越。當然,對我這種讚美,上述歷史人物的弟子和學生們是不以為然的,但這些思想鉅子本人卻深以為然。如果他們轉世為今天的人,那麼唯心主義者或許基本上都成了法輪功學員。如果他們已為天人或者神道佛,我猜測,李老師在地上傳法時,都在天上聽豎耳朵呢。當柏拉圖聽「遙視功能」這段佛法時,定然為其影子論思想的似深實淺而汗顏。


柏拉圖睿智地洞見到肉眼所見的感覺是不確定的,混亂的,引人入迷途的,只是理念世界在洞壁上的投影為背對洞穴的囚徒所看見。為此,他為人的認識構造出一個意見和知識兩個大系統,將感覺歸為意見,提出了他的「影像」和「影子」思想:影像如同「在水裡和光滑物體上反射出來的影子」,人的感覺所見不過影子,是背對洞口的囚徒由於身後火光投射自己或他人在洞壁上的投影。


柏拉圖的哲學思想和道德思想主要來源於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屬於先知,述而不作地留下「敬仰神靈」、「公民道德」和「不懼死亡」的教誨和榜樣就回天上去了。柏拉圖如同孔孟之徒裡的孟子,留下了著作,比孟子多得多的著作,除了蘇格拉底教誨給他的思想,又加了許多自己遊歷所學、感悟的知識和理想化斯巴達城邦的政治思想。這樣,他便在世間樹立了比老師更大的名聲。他的思想影響了其後來整個西方思想史,從古代羅馬的新柏拉圖主義、基督教的經院哲學到現代德國的納粹主義和德俄的共產主義,透過共產主義折射地影響到中共現在。
柏拉圖師承蘇格拉底,非常重視善,將至善視為神。但柏拉圖思想的流傳,後來無論在西方古代和世界現代,都產生了很不善的後果。為什麼?這原因應該是多種多樣的,也值得探索,卻已經不是走上修煉者道路的我的主要工作了。


我在此文寫給柏拉圖這些文字,主要是想說明一點:他的文化思想看似豐富深奧,實際上在講給修煉人的《轉法輪》裡,不過是小菜一碟。一個當代學者,只要願意,把《轉法輪》裡的文字當宇宙的法來讀並讀懂,唉,柏拉圖……


讓我們來《轉法輪》「遙視功能」這節旅遊觀光一下:


「和天目有直接關係的一種功能叫作遙視。有人講:我坐在這裡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國的景象,看到地球那邊去。有人理解不了,從科學上也理解不了,怎麼會這樣呢?有人這麼解釋,那麼解釋,也說不通,認為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不是這樣的,在世間法這個層次中修煉的人沒有這個本事。他看的東西,包括遙視,包括許許多多的特異功能,都是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之內起作用,最大也超不出我們人類生存的這個物質空間,一般都超不過自身的空間場。」


有觀光者可能會說了,還沒見到什麼特別啊?那可能就是說話人思想還不沉靜,快把不時地巡視路邊的野花或者美女分散的注意力收回來,逕直往下讀,這遍沒收穫通讀完再來,或許某遍就在這節在那節你突然就悟到了,一休小和尚似的一拍腦袋:嗨,在這裡,我知道了!而後你眼睛閃亮,內心是無比的喜悅。


哲學家和科學家看世界,最初都只看到身體所在這個空間,有宗教信仰者也只是把靈魂看作不死的,可以在身體死後進入另外一個空間——陰間。地球這個迷宮像個八卦陣,給他的肉身和肉眼設置了許多歧路,使他看不見出路,兜來兜去找不到出陣去陣外世界的路。《轉法輪》因為要教人通過修煉回天,就必須講出空間的宇宙奧秘:空間有多個,並非只有物質空間或身體空間這種形式;天目所見是超越人類生存的多個空間裡的事物;心靈是微觀的粒子層面的空間(場)。一旦知道這個奧秘,開了天目,所見所聞是全身全心的,八卦陣哪裡還能阻路?


 「我們的身體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中有一個場存在,這個場和德那個場還不是一個場,不是同一個空間的,但大小是一樣的場範圍。這個場和宇宙有一種對應關係,宇宙那邊有什麼,在他這個場中能夠對應過來什麼,都能對應過來。它是一種影像,不是真實的。比如地球上有個美國,有個華盛頓;他的場中也映出個美國,映出個華盛頓,但它是影子。不過影子也是一種物質存在,它是對應過來的關係,隨著那邊的變化而變化,所以有的人所說的遙視功能,就是看他自己空間場範圍之內的東西。當他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就不是這樣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那是威力無比的東西。」


瞧,同樣講影像和影子,柏拉圖講的還只是人類所在的物質空間裡的事物。但李洪志先生卻講的是一個身體宇宙場的大概念:這是人的身體的「一個特定的空間」中的「一個場」,「這個場和宇宙有一種對應關係」。另外空間的與人的身體可以對應的所有事物的影子,「也是一種物質存在」——真、善、忍的表現形式。這是何等的大視野,以此來歸正柏拉圖的影像說,柏拉圖是不是要哭?


「遙視功能,就是看他自己空間場的東西。」這話多通透、簡明!但對於一個信仰神佛而放下地球自我的人,尤其是不斷在與他人的矛盾衝突中依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而高標準做人的修煉者,可不是「牧童遙指杏花村」或「遙望瀑布挂前川」那等膚淺的內容。放大空間場上,我有些感悟。當我把文槌敲人的顯示心和競爭欲舍棄後,我雖然少了「梆梆」、「砰砰」的敲槌聲,「餵,這個、那個快三退!」的吶喊聲,但我日漸感覺到多個空間場的我都在跟地球上的我串聯。


記得讀高智晟律師描述的王玉環老人的故事後,我上明慧網就撿來了「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兩句正念口訣寫在文章裡,把大紀元有些編輯氣得夠嗆。當然氣的人是執著,而我也是無知。開始試著體會正念威力時,頭腦裡一邊在想滅中共一邊還在想等下敲誰,我的空間場小的很,所以默念「滅!」之後,手上和身上沒啥能量,腦海裡黑黑的一片。但當我越來越像修煉者後,越來越能自覺按照真、善、忍標準處理矛盾衝突後,正念滅中共的「滅」字心聲發出,渾身充滿能量,手指頓然間粗壯打出強烈的熱能,有時候人化成水,有時候人化成山,有時候人在山水間。我感覺那是自己多個空間場聯通了。


對比可知,柏拉圖看影子所見是小空間,修煉者看影子所見是大宇宙。


由於是教人修煉,李老師並不只抽象地講法,而且講得很直觀很具體。在講「關於天目的問題」那節是這樣,在講「遙視功能」這節也是這樣。


「在世間法中遙視功能是怎麼回事呢?我給大家剖析出來:在這個場的空間中,在人的前額部位有一面鏡子,不煉功的人是扣著的;煉功的人它就翻轉過來。當人的遙視功能要出來時,它會來回翻轉。大家知道電影膠片每秒鐘24個格能使動畫連貫起來,少於24個格時就有跳動感了。它的翻轉速度超過每秒24格,它把照到的東西印到鏡子上,翻轉過來叫你看,再翻過去之後就抹掉了。然後再照、再翻、再抹,不斷的翻轉,所以你所看到的東西是運動的,這就是它照到了你空間場之內的東西給你看,而空間場中的東西是從大宇宙中對應過來的。」


關於遙視功能,我讀過一些,包括一些小說家的想像,但都是玄而虛的東西。李老師講的這些細緻東西,我一點不覺得是虛構的形象思維。我雖然看不見說的那些,但我感覺得到李老師是看著什麼在講,根本不是在想著講上面的話。由於李老師是來度人的,並非修煉者,所以他並非看他自己空間場的東西,而是如同上面所說——「當他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就不是這樣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是在用威力無比的佛法神通直接看,講什麼看什麼。因此《轉法輪》裡才處處是明白的深奧的話:語言是高中生、成年人都能聽得懂的大白話,結合到科學知識講,所以聽起來很明白;內容是宇宙法,是一般人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和存在,所以聽起來又很深奧。惟有心性越高的人越明白。


聯想自身,聯想我所知道的所有文人、學者,李洪志先生一天大學也不上的原因也很清楚了。這跟比爾·蓋茨不讀哈佛大學的道理有些類似,真是用不著。大學四五年本科、三五年碩博的訓練,理性思維會越來越強,自我也會越來越放大——執著心也就越來越強越來越難以放下,人就會越來越少悟性,自身能聯通和貫通的空間場越來越狹窄,天目塵封在歷史中,如何能運用遙視和神通功能講宇宙的法?看來,一切都早有安排,李老師肉身修煉時就有他這世的師父管著,不讓這紅塵濁世來玷污他珍貴的先天,讓法輪大法講出來就真正是宇宙大法。


正因為李老師在地上講的是宇宙大法,直接遙視宇宙各個空間的真像在講,用的是釋迦牟尼、老子、孔子、墨子、耶穌、泰勒斯、畢達哥拉斯、赫拉克里特、德謨克里特、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奧沽斯汀、阿奎那、培根、笛卡爾、康德、黑格爾等帶給世間的文化語言和文化現象為傳播工具和講解事例,凡謙卑的人都能聽得懂,都能得這珍貴的大法,釋迦牟尼、老子、孔子們也一樣得。

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