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賀子珍持槍追老毛 中領館製造離婚案

2006-07-09 22:44 作者:李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離婚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沒建政就離,建了政,更離的歡。

● 賀子珍拿槍追的毛到處亂跑

賀子珍。(人民報資料)
從共匪頭子毛澤東開始,楊開慧還在監獄裡,毛澤東已經和賀子珍同居了,有材料證明毛澤東為了達到甩掉楊開慧的目地,竟然要求只給他留下楊開慧親生的三個兒子,於是楊開慧被槍斃了。敵人果然沒有「斬草除根」,讓毛澤東的種兒毫髮未損。但毛澤東的亂淫是沒有止境的,在延安又把江青肚子搞大了,賀子珍氣的拿著槍追的毛到處亂跑,最後毛以賀子珍得了精神病為由把她流放到蘇聯,讓江青正式住進了「紅太陽」的窯洞。

● 槍桿子裡面出老婆

中共建政以來,有多少「老幹部」拋棄生死與共的「黃臉婆」,進城強娶自己看中的女人或大學生。我的小姨媽就是其中的一個,她是當地遠近聞名的美女,共產黨的區長來了,看中了她,決心拋棄已經有六個孩子的小腳原配妻。家庭殷實的姨媽家堅決不干,尤其是疼愛小姨媽的大舅堅決反對,堅決不同意妹妹去了先當媽。於是此區長立刻派人將舅舅抓了起來,放風說他「反對共產黨」!這罪名在當時是可以立地槍決的,嚇的一家人哭天喊地,立刻答應了這門婚事,舅舅才被釋放回家。

● 薄一波父子賽著散德行

還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例子,薄一波進城後當中共副總理,要與對他有救命之恩的老婆離婚,那時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女兒,老婆不干,薄一波就把秘書搞的一次次懷孕、一次次刮宮,直到第四次懷孕又要去刮宮時,薄的原配精神快要崩潰了,她知道那個女人的子宮再這樣刮下去,就得漏了。於是同意離婚。薄熙來的媽扶正當了副總理夫人,秘書換了人。警衛說,那位新秘書到任後,薄一波依然重演著過去的老戲。薄熙來長大後更有出息,在當大連市長這個屁大點兒的官時就已經能把模特的乳頭咬爛了,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 怪不得中共幹部買官忙


中共幹部的精神支柱。(爭鳴)
爭鳴雜誌透露,2005年9月,胡錦濤在中央學習班上,公開要求高級幹部、高幹子女要自尊自愛,不要搞婚外情。據來自衛生部的消息,全國城市性病發病率,年增百分之一百。性病患者群中有五個多,躍居榜首的是中青年黨政幹部,僅深圳市黨政部門,患性病者多達四萬人,佔公務員的三分之一。而中共軍隊總醫院301總院死一個患有愛滋病的女幹事,居然驚嚇了上百個將軍,震動了中南海。

瀋陽市黨政幹部「喜新厭舊」,離婚率達百分之六十五,超過廣東省的百分之六十二、上海市的百分之五十八,躍居第一。其中,公安、政法、金融、稅務、外貿、外事六個系統的幹部的離婚率,更高達八成以上。十個幹部有八個離婚的,還不止一次。

近來,根據「革命的需要」,山東省紀委反腐有新招兒,省委、省紀委新出臺「反腐內則」有新規定:縣處級幹部在任內離婚不能超過兩次;地廳級幹部在任內離婚不能超過三次;省級幹部在任內離婚「原則上」不能超過三次。這裡要說明一下:一任是五年。

這個新規定揭示了一個秘密,黨官們揮霍著人民的血汗錢整天都在忙著玩兒女人!那麼,以此類推,省級以上幹部離婚就「上不封頂」了,怪不得老流氓薄一波向胡錦濤推薦他那流氓成性的兒子薄熙來當副總理呢。

● 離婚中介機構如雨後春荀

這年頭,很多人不要調教就已經發現,辦「離婚中介機構」可以發大財!於是離婚中介機構象雨後春荀一般迅速發展。繼重慶、長沙等地開辦「離婚中介公司」後,僅三個月,全國已有十九個城市開辦了三百多間辦理離婚的中介公司。顧客以中層幹部等為主,一般收費二萬至五十萬元不等。這錢從哪裡來?還不是民脂民膏。

中國人這日子可怎麼過啊,共產黨的幹部玩女人還要老百姓買單!

就是這個糜爛的對離婚樂此不疲的邪黨最近居然在美國插手製造一樁「紐約離婚案」。目地是為了掩蓋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公布的、確認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

● 背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公布其調查報告,確認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至少5年多來一直存在大量活體盜取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販賣這些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系統犯罪,並將該罪行稱為「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中共製造的「紐約離婚案」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

● 中領館製造「紐約離婚案」


吳紅榴在911當義工。(人民報)
2000年3月,紐約法輪功學員吳紅榴萬里迢迢去北京上訪,希望中共停止這場由江澤民出於強烈的嫉妒心而發起的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她得到的回應是中共警察的關押和毒打。

當考勒看到從中國歸來、頭上身上帶著道道傷痕的紅榴,他嚇壞了。他真實感受到妻子正在面對的是一個暴力強權,他為她的生命擔心,為孩子的生命擔心。考勒知道紅榴非常愛孩子,也不會放棄法輪功,他想讓孩子遠離法輪功,他以為這樣孩子才是安全的。不久考勒悄悄與中共駐紐約領事館聯繫上了,或許他認為向中共駐外機構表明反法輪功的態度,家庭才會安全。

然而,這位美國人想不到的是,在他一腳踏進中領館那一刻,就像一隻掉進糞坑裡的蒼蠅,翅膀被厚重的糞便所壓住,聞到的、聽到的、呼吸到的、吞食到的除了臊尿就是臭屎。

中領館是個什麼地方?

今年4月,瀋陽老軍醫在第二次提供中共通過軍事手段對法輪功進行強制器官移植的部分資料中披露說,「在中國的出口產品中還有巨大的活體出口,所謂的活體出口就是境內外勢力結合將法輪功學員以商品的形式賣到國外,在國外進行器官移植,移植後人體同樣焚燬(注意:中國在海外有機構專門處理被活體移植的屍體,很多中共在海外的使領館都參與其中)。」

中共使領館居然幹著只有魔鬼才幹的事情!它們當然要把主動送上門的考勒變成迫害法輪功的工具!

於是,中領館告訴考勒只有與修煉法輪功的太太離婚才是安全的,並反覆向他灌輸對法輪功的誹謗之言。考勒沒有想想,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輪功,他的太太回國能遭毒打嗎?他們生活在美國能被中共特務騷擾嗎?但在中共的謊言包圍下,考勒失去了理智、徹底失去了理智。

考勒在給一位同樣娶了東方太太的美國人發的幾封電子郵件中「不斷重複著中共媒體上有關對法輪功的污蔑」,甚至「誇口說他已經把吳紅榴的電子郵件地址上交了紐約中領館,並將與中領館合作等等。」那位美國人對考勒這種幾近「中共間諜」的行為大吃一驚。

為了把考勒當作迫害法輪功的毒箭使,中領館在製造這樁離婚案上下了大工夫,他們不僅「幫忙」考勒給吳紅榴在中國大陸家人寫的英文信翻成中文,而且還在信中加上考勒原信中沒有的「練法輪功使她成了精神病」之類的話;還「幫忙」翻譯、「潤色」、「加工」出版考勒寫的內有誣蔑法輪功內容的書,並在中國大陸大量出版發行;甚至考勒的律師都是他們「幫忙」找的(因為考勒原來的一位親戚律師覺得這個官司太荒唐不願幹了)。

● 「國際反恐」漠視中共迫害法輪功等於沒有反恐

這樁由於害怕中共迫害,而最後卻在紐約中領館的製造下演變成最新版本的迫害法輪功案,是在以自由女神像聞名於世的紐約發生的。這不能不讓人深思:國際反恐是否丟了西瓜,在滿地揀芝麻?「國際反恐」漠視中共迫害法輪功等於沒有反恐!

前幾個月,有人利用自己那老掉牙的所謂「反共」名聲在美國會上下活動,竭力否認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事實,不管是妒忌還是別有用心,這就是不折不扣的助紂為虐!

7月6日,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公布其調查報告,確認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至少5年多來一直存在大量活體盜取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販賣這些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系統的群體滅絕罪行,並將該罪行稱為「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在事實面前,誰再敢替中共掩蓋這從未有過的邪惡,誰再敢繼續遊說美國政府漠視中共迫害法輪功,誰就是邪惡中共的幫凶,誰就必將受到歷史的懲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