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市民親述:乘地鐵慘烈經歷

2006-01-06 19: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天早上8點,我都要去霍營站趕城鐵,那個時間段的車應該是最擠的了,因為我實在想像不出比那更擠的會是什麼樣。
車從霍營站出發,每次到達回龍觀站之前,我都會在心裏暗自掐算,看今天能擠到什麼程度。我經歷過最嚴重的是被擠到不能呼吸,兩隻腳站在人家的鞋縫裡,感覺身體漸漸被壓扁。

在上下班高峰的城鐵13號線列車裡,無論男女老少黑白美醜,一捆捆互不相識的人都必須被迫保持著零距離的親密接觸,你的骼膊別著我的肘子,我的熊腰貼著你的虎背,你的馬尾辮掃著我的酒渣鼻。一個人拿著報紙,有三四個腦袋圍著看---他們不得不看,因為就在眼前。

今天也不例外,回龍觀人民的力量就是大。車門一開,人潮就黑壓壓地湧了進來,被壓迫的人們難免發出些「哎喲」、「哇噻」之類的喊聲,還有一個東北口音的大嗓門兒在車門處向大家呼籲:「再往裡擠擠,大家都著急上班,來,一!二!」

車門「咯吱」一聲關上了。人肉罐頭車繼續前行,下一站是龍澤,人也是巨多無比。其實要論實力,龍澤人民應該比回龍觀人民還要牛,因為他們能在這樣的基礎上再擠進去若干人,多不容易啊!尤其是那些出了力但自己沒擠上去,而是把別人擠上去的同志,真是可敬。據一個住在回龍觀的同事說,他擠城鐵從來就沒在第一茬擠上去過,等到下一茬,也是被別人擠上去的。

回龍觀人民的力量曾經把我逼急過,當時我還氣若游絲地向他們喊「別上了,等下一輛吧」這樣無關痛痒的話。現在就不是了,有時候擠著擠著居然把我擠笑了---想一想這一車都是什麼人啊?80%大學本科以上學歷,剩下的不是大專就是自考,都是在上地、中關村、西直門一帶工作的白領,一個個衣冠楚楚的樣子,抓一把散放著,絕對淑女的像淑女,紳士的像紳士,可這麼擱一塊兒擠在黑壓壓的城鐵裡,一個個就全都斯文掃地狼狽不堪了。

當擠車的肉體痛苦上升為精神痛苦的時候,就會產生買車的衝動。一個已經準備買車的朋友問我:「你還在庸俗地擠公交車嗎?」我說:「是啊。在這座交通殘廢的城市裡,就算你買了車又能斯文到哪兒去呢?只不過是從人擠人變成車擠車,從一種痛苦演變成另一種痛苦而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