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汕尾槍殺事件後 東洲村實地探訪(二)

2005-12-20 09:1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2月6號廣東省汕尾東洲村發生警方武力鎮壓村民示威事件,據中國官方宣布,事件造成3人死亡。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記者林迪在事件發生後,到汕尾東洲村進行了實地探訪,以下是第二部分內容。

廣東汕尾東洲槍殺事件爆發的直接原因,是政府興建發電廠征地引起與村民的矛盾。我從穿越東洲的公路上朝東面看,幾里路外有約二十個風力發電的塔座,風翼正在緩緩的轉動。據政府資料,它在年前就已並網發電。

而偏南方向,則見一個頂部紅白相間的大煙囪拔地而起,旁邊聳立著巨大的火力發電站的廠房。這是在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舉行第一期工程開工典禮的,到今年十月上旬,因村民不滿補償條件而多次抗議,被迫停工。

不過,先後有三位東洲人告訴我,在開槍鎮壓後,近幾天火力電廠好像又開工了。一名中年村民說,這些電廠不僅佔了我們大片農田,還影響附近的海洋漁產,這樣一來你讓我們這些靠地、靠海的村民怎麼活下去?他一邊說,一邊作出吃飯的手勢。

遮浪半島上紅海灣開發區轄田(土干),東洲和遮浪三個街道,人口共十一萬多,東洲約有三萬多。由於電廠影響數以萬計人的生計,這次抗爭,東洲村民比較齊心,而且一開始就佔著人數上的優勢。官方幾次派公安進村試圖擺平局勢,都因寡不敵眾,無功而返;直到十月六日動用致命的殺傷性武器。

一名村民回憶說,當時因為警察先用過催淚彈,因此當真正開槍時,我們農民也分不清,大家一時也不知道逃命,所以死傷很多。

在事發十來天後,村內的氣氛仍然緊張壓抑。官方雖然對外承認鎮壓當天「誤死、誤傷」多名村民;而且還稱,刑事拘留了現場指揮者汕尾公安局副局長吳聲。但東洲村民說,這些情況官員並沒有對他們提過。警方在村內始終維持高壓,宣傳佈告一味說追捕收繳,要人投案自首,甚至要人積極舉報所謂參與事件的滋事份子,並稱一定為舉報者保密,還有獎賞。

官方還一直防備外來人進村調查採訪。而我接觸的人中,有五、六個人明確說,我已猜到你是外面來調查情況的,然後有的不再開口;有的稱當時不在現場;也有的說你得小心,別讓警察發現了;更有一個說,現在我們這裡情況很難傳出去,網吧也被封了,你出去了就盡量多講講,也不知道中央領導、北京的那些大官知不知道?而所有人在說這些話時,都壓低聲音,不時四處張望。

儘管東洲村內瀰漫著肅殺之氣,小巴車開離村不遠後還再次被警察截停檢查;但一出遮浪半島,就再也看不到一面大紅條幅,也不見一張政府通告。官員們應該是在認真貫徹「內緊外松」的精神,盡量在東洲村以外營造「天下太平」的景象,避免其他人過分留意東洲發生的事件。

政府拿手的對內宣傳和信息封鎖及隔離政策,看上去還頗有功效。在東洲成了全世界注意的焦點好多天之後,就在離事發地點約二十公里外的汕尾市區,跟我談過話的七、八個人中,多數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還有個人反問:「不是說農民綁架了當官的,還把他們殺了嗎?」

在汕尾城區我找到了一間竟然不需要登記身份證的網吧,上網打開「汕尾黨政信息網」後,發現許多部分「開天窗」,當眼的重要位置沒有任何內容,或者有標題也無下文。新華社十號發出關於東洲的官方報導倒還是能夠搜索到,但也已被其他各式各樣無關緊要的消息掩蓋得似有若無。

當時網吧內顧客不少,幾乎全是青年學生,大多在玩電子遊戲或者聊天室、QQ。有的人可能待的時間很長,面有疲態;還有一個趴在桌上打瞌睡,旁邊放著吃剩的飯盒,而面前的電腦已經關機,本想找他說幾句,但直到我離開網吧他還是趴著,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醒來。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迪採訪報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