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雪健被逮捕 河北警察連續強姦案案中有案

2005-12-19 22:4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1月24日,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政法委書記宋小彬為主謀,綜治辦主任(分管迫害法輪功的)柴玉橋,派出所指導員邢、所長褚春水等人,策劃、組織實施了對東城坊鎮5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正是這次非法抓捕,讓何雪健找到了「立功」和表現的機會。

何雪健當著同夥王增軍的面連續發泄獸性,當天晚上還要強迫兩名法輪功女學員到他和王增軍的宿舍「同寢」,當然是他知道政法書記宋小彬、綜治辦主任柴玉橋這些人也都是流氓惡棍,他要以此「大膽作為」的做法搖擺著尾巴,引起宋小彬的注意,博得「賞識」。

這些政法部門的惡徒們沒有意想到的是,此事件很短時間內就在國際社會強力曝光和抗議活動,涿州當地法輪功學員也在民眾中迅速傳播著真相。在世界各地以及中國內部正義人士的強大呼聲的浪潮下,河北省和涿州當局壓力巨大,作惡之徒們情急之下各求自保,破綻百出的編造謊言掩蓋自己的地痞惡棍行徑。何雪健(穿著警服的「聯防隊員」)這個爪牙,12月11日被當局正式逮捕了,供認不諱。

何雪健被逮捕了,事情並沒有了結。還有政法書記宋小彬、柴玉橋、褚春水、邢們同樣罪責難逃。現在,有關的責任人進駐到了西疃村,日夜巡邏,揚言:如果誰能提供一個出走在外的法輪功學員的線索,抓到後就賞金十萬元!這些小丑們從哪裡來的這麼多錢?現在為什麼又突然變得這麼蠻橫?河北省610在給這些人撐腰。河北省610在何雪健的強暴案上,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宋小彬、柴玉橋、褚春水、邢等人利用職務犯罪。這些作惡之徒為什麼要非法策劃、組織抓捕法輪功學員?說起來很簡單,他們就是要靠著幾年來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政策,靠著11月上旬河北省610在涿州剛剛開完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之機,聚斂錢財,撈錢過年請客送禮打點「前途」。

在審問這五位被抓的學員時,惡警們問的問題是:你知道還有誰煉?其它村還有誰煉?並且威脅當事人,不說出10個人就要酷刑折磨。可以看出,他們不僅要從西疃村抓到更多的人,還在為下一步從其它數十個村抓人作準備。事實上,在當天(11月24日)從西疃村抓人後,第二天又返回到該村抓人。抓捕這5位法輪功學員,只是宋小彬們斂財計畫的開始。

何雪健惡行被舉報後,筆者以涿州市黨政部門工作人員的身份,查訪了有關的受害人和當事人。打消了他們的顧慮後,從他們手上收集到了五張事後(在27日)補發的收據。從收據上清楚地看到,這「3000元」的罰款名目是「南馬基地培訓費」,蓋的是柴玉橋主管的 「綜治辦」的公章。

事實上,第一,強迫送到南馬洗腦「轉化班」的法輪功學員必須交納4000元,而不是3000元。第二,包括宋小彬的政法委和當地「綜治辦」根本沒有權力把法輪功學員送到洗腦班,更不能加蓋公章收取繳款。涿州市迫害法輪功的610機構才「有權」批送南馬強制洗腦「轉化班」。這就說明,宋小彬、柴玉橋等人積極響應河北省610提供的迫害法輪功的謀劃,是為了從中牟利、中飽私囊。

宋小彬、柴玉橋們會說,我們抓捕這些「法輪功」,這3000元罰款是送他們到南馬培訓基地(保定市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的培訓費。但是,這根本就是個謊言!在派出所,柴玉橋問瞿文亭:你家裡有沒有錢?瞿說沒有,柴玉橋就恐嚇說:那你就準備交一萬元錢到滿城監獄(保定市監獄)吧!派出所的邢姓指導員問汪賀林:你家有沒有存錢?汪說沒有。邢說著和柴玉橋同樣的話:那你就到滿城監獄呆三年吧!還得交一萬元!王增軍在審問韓玉芝時也問:你們家有多少存錢?這些問話中充滿了威脅與貪婪。

說到底,他們就是想從這些法輪功學員身上攫取錢財。

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被迫東拼西湊、如數交納了3000元「保證金」後,才被放回家。(而收錢人正是政法書記宋小彬和派出所指導員邢某)韓玉芝和魏寳良在 25日先交錢回的家,被強暴的韓玉芝的丈夫第二天到派出所報的案。所以很清楚:並不是惡警何雪健強暴行徑案發、政法書記宋小彬等人才放走5個法輪功學員;而是他們的親屬一手交錢,一手領人,這些學員才得以回家的。如果不是何雪健壞了他們的「好事」,引起受害人家人、特別是輿論的強烈反彈,宋小彬、柴玉橋們夥同派出所繼續作惡多端,還不知道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欲哭無淚!

3000元對於東城坊鎮的農民意味著什麼?3000元是家庭全家一年的收入!對於這些農村的法輪功學員,每起交納3000元「罰款」的背後,都有不止一件傷痛欲絕的故事,對他們的罰款就是在把他們逼上絕路。然而我們瞭解到,在「經濟搞垮」的迫害政策下,幾年來涿州當地對法輪功學員的罰款比比皆是。

例如,在涿州一名法輪功學員幾年來被罰款共計4.8萬元,單位停發工資,共計損失10多萬。包括受害人劉季芝、韓玉芝等幾年來都是多次被罰款。這些大量的罰款行徑,正是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幾年來對法輪功「精神上摧毀、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的直接體現。

宋小彬、柴玉橋、褚春水、邢指導員等人抓捕法輪功學員以勒索錢財,這種無法無天的做法給何雪健創造了犯罪的條件。所以,何雪健被拘捕後,這些責任人惶恐不安,極力想掩蓋其打著其主子涿州610名義,對法輪功學員「亂」罰款惹出的禍端。東城坊鎮政法書記宋小彬利用柴玉橋和汪賀林的乾兄弟關係,授意柴玉橋找法輪功學員汪賀林和瞿文亭,商量說:把你們送到南馬「轉化班」呆個幾天,然後我託人把你們保出來。然後把從3000元錢提出來返還給你們一部分。可見,這些邪惡之徒害怕罪行曝光天下追究其責任。

據市公安局知情人說,目前五名法輪功學員中,有四人出於擔心打擊報復先後出走在外。在汪、瞿等人流離在外期間,宋小彬等還詢問收據的下落,企圖把3000元罰款退回以堵住受害人的嘴;另一方面又放話:收據上蓋的章蓋錯了,是派出所罰的款,和我們沒有關係,云云。邪惡之徒真是最怕曝光。

從刑事的角度看很,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政法委書記宋小彬作為主謀,和綜治辦主任(分管迫害法輪功的)柴玉橋,派出所指導員邢、所長褚春水等人一起,策劃、組織實施了對東城坊鎮5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他們在警察何雪健的連續強姦案中犯有不可逃脫的罪責!

(明慧網12月19日消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