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龔平:高智晟律師的拷問

2005-12-17 01:3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不久前高智晟律師第三次公開致信中共最高當局,將他瞭解到的一個政權以黑社會方式凶殘迫害法輪功信仰者的詳情公諸於世。他的勇氣和義舉,必定在未來的史書留下重重的一筆。如果要評2005年的「真話英雄」或「中國良心」,那麼高律師將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選。

公開信的內容如此真實、如此慘烈,以至於令人難以置信,不忍卒讀。迫害的慘烈程度,映襯著敢言者的榮耀,也映襯著沉默者的恥辱。它激勵著勇者挺身而出,也鞭撻著懦者進行反省與自責。

高律師以大無畏的精神義正詞嚴的質問,這場始於六年前的對法輪功的鎮壓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做出這樣不道德的決定?六年來在高牆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胡溫有沒有道德和勇氣承認並制止罪惡?

高律師直接拷問的是中共最高當局,但其意義遠不止於此。那拷問同樣適用於所有瞭解迫害內情的中共官員,適用於所有不願瞭解真相,或瞭解真相而對迫害保持沉默的人。管理學大師彼得.德魯克(Peter F. Drucker,亦譯為杜拉克)在對二戰納粹屠殺的悲劇進行反思時指出,造成納粹悲劇的最大原因不是納粹本身,而是世人的冷漠。中共能夠長期迫害無辜民眾,尤其是六年來對法輪功的駭人聽聞的迫害,又有多大程度不是因為我們的冷漠呢?有多少人,包括各級官員,面對真相而不願去瞭解、不敢去瞭解,甚至知道真相而堅持重複中共的謊言?這對迫害的延續難道沒有責任嗎?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對邪惡說不,邪惡還能持續到今天嗎?細細想來,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對悲劇負有一份責任。為什麼我們不能像高律師那樣勇於瞭解真相、勇於說出真相呢?

對法輪功的迫害,明慧網上的案例比比皆是,法輪功學員六年如一日通過各種渠道--電話、傳真、電子郵件、街頭報紙……--講述迫害的真相,為什麼非得要高律師和焦教授冒著巨大的危險揭露迫害後才開始相信呢?是怎麼障礙了我們更早聽取真相呢?

高律師看到了法輪功學員人格的光輝,會被法輪功信仰者感動,是因為他也同樣具有善良偉大的品格,那些看不到法輪功和平抗爭精神的人,的確應該好好反思自己。

中國的名人不計其數,有理想有追求的人也很多。但像高律師那樣擁有道德勇氣,有正義良知,有遠見的人並不多。瞭解了中共對善良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就知道共產黨是邪惡的代名詞。高律師在瞭解真相之後,公開聲明退出無仁、無義、無人性的中共邪黨,其高貴品格與浩然正氣,令人肅然起敬。很多人在罵中共,卻不願意聲明退出。那些還留在中共內,與邪惡為伍的人,難道不是壯大邪黨聲勢的一分子嗎?難道對中共的殘酷迫害罪行沒有責任嗎?

有人說,不退出中共的人,是不配做思想家的。我相信,不退出中共的人,也是羞於做中國人的,對於那些瞭解中共內情的人尤其如此。出於安全的考慮,用筆名是一種智慧。如果連筆名退黨(團、隊)都不願意,如果不是糊塗,那就是品行的問題了。

中共對善良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過去六年了。在譴責中共當局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拷問我們自己:我們對真相瞭解了多少?我們為制止迫害作了什麼努力?我們為捍衛生命的價值、人性的尊嚴作出了怎樣的貢獻?是什麼束縛了我們退出邪黨,繼續與邪惡為伍?在何種程度上,是因為我們自身的妥協、怯懦和沉默,成全與延續了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我們是否能夠接受此種對迫害長時間的熟視無睹、無動於衷?甚至於繼續充當實行這場迫害的邪黨的一員?

瞭解真相,聲援正義,譴責迫害,脫離邪惡,從某種意義上說,不過是上天對我們的最低道德要求,也是我們民族和我們個人擁有光明未來的基本保障。我們需要捫心自問的是,我們是否達到了這個標準?(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