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學費殺人」全記錄

2005-12-08 16:24 作者:寒心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是一份集合20個真實案例的獨特報告。每年7月─9月,尤屬「費殺人」的非常時期。在此非常時期,以「檔案式」的文字證據,痛陳高成本教育的苛嚴,強烈呼籲教育走向免費化,要求國家增加教育資本投資,力倡實質性的教育改革,推動無力者對教育保障援助體系的知情權接觸,遏制腐敗對教育領域的深層滲透,避免教育悲劇的擴散、蔓延和「吃人」威脅,已是刻不容緩。 中國大學收費「逼良為娼」:60年間漲了多少?

(1)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金牛鄉付家碾村

自殺者:王靜娜(金牛區土橋中學高三畢業生),19歲,女。2005年8月13日自.殺。當日15時許,王靜娜在金牛區太平壩小河邊喝下農藥「滅蠅靈」。源起:王靜娜被成都某民辦高校錄取。學費:每年13000元。家庭與經濟:王靜娜生活在單親家庭,父母多年前離婚,經濟較為困難。出事前,王靜娜的母親楊忠蘭找過當地村委會,請求村委會幫助她們母女想辦法湊學費,但被村上拒絕。

(2)福建省泉州市永春縣達埔鎮獅峰村

自殺者:林冰心,李清培(永春一中高三畢業生)的母親。2005年7月26日自殺。當日6時許,林冰心在家中廚房喝下農藥。源起:李清培被福建集美大學錄取。家庭與經濟:2001年,李清培的父親李德斯去世。緊接著,李家向親鄰們暫借數千元弄起來的蘑菇種植房幾乎絕收,負債數千元。2005年3月,李清培的妹妹李少玲年滿16歲,到南安詩山一家雨傘廠打工,每月僅能省下200多元幫補家用。

(3)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農機修造廠東生活區

自殺者:郭冬梅,系張明碩的母親。2005年7月21日自.殺。當夜,郭冬梅在家中上.吊。源起:1、剛初中畢業的張明碩無錢上學。2、睢寧縣政府在未給職工住戶住房安置和分文補償的情況下,實行斷電停水,野蠻拆遷,並堅決對阻止拆遷和上.訪者進行抓捕等嚴厲打擊;3、家中無錢租房而無處安身;4、銀行貸款到期無錢歸還。家庭與經濟:張明碩的父母雙雙下崗沒有生活費。為了生存,他們便從親戚處借錢,又向銀行貸款買了一輛貨車跑運輸。由於近年運輸生意不景氣,只能勉強維持生計。

(4)遼寧省瀋陽市

自殺者:劉淑傑,系周娜(瀋陽四中高三畢業生)的母親。2004年8月26日自殺。當日8時,劉淑傑在家中吞下100片「安定」,經搶救,倖存。自.殺前,曾留下遺書:「對不起,孩子,我走了。我們即將面臨露宿街頭的現實,現在,我連一間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廁所的房子也不能給你了。」源起:周娜被北京應用技術大學計算機本科專業錄取。學費:每年8000多元。周娜決定放棄到北京讀本科,準備在瀋陽讀個花錢少的專科,但念專科的錢家裡同樣也負擔不起。家庭與經濟:周娜上小學時,父母離婚。母親下崗後,每月僅有60元的工資和最低保障金113元。

(5)甘肅省蘭州市皋蘭縣金岔鎮團莊村

自殺者:龔某,系焦志梅(皋蘭二中高三畢業生)的母親。2004年8月22日自殺。當日凌晨,龔某投身家中水窖井。源起:焦志梅被張掖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錄取。學費:近5000元。家庭與經濟:家裡條件不好,焦志梅的哥哥又到了娶媳婦的年齡。母親曾幾次向焦志梅提出讓她放棄上大學。後來,父母看到她執意要上大學,便四處籌錢,但直到8月21日,才湊了3200元。

(6)吉林省吉林市永吉縣口前鎮阿拉街村

自殺者:趙麗芹,系李致富(永吉縣實驗中學高三畢業生)的母親。2004年8月20日自殺。當日,趙麗芹在家中牛棚外上吊。自殺前說:「我這病看也看不好了,媽就不花冤枉錢了。你不要總想家裡的事,好好上大學,這就是孝順我了。」源起:李致富被長春汽車工業學院錄取。學費:每年8000元。家庭與經濟:趙麗芹患有心臟病、風濕病等多種疾病。自殺前,家中兩頭牛突然死亡,從此趙麗芹一病不起。家裡東挪西借,拉下了1萬多元債。李致富經常偷偷到縣城裡給一些工地干零活掙點錢,但是他在一家工地干了半個多月,卻沒有得到一分錢,活幹完了,老闆卻不見了。

(7)北京市順義區楊鎮二街村

自殺者:王俊華,系王小雲(男)、王小雯(女)的父親。2004年8月4日自殺。當日22時許,王俊華在家中院子裡喝農藥。自殺前,他在院子裡大喊:「我就是死也要讓孩子上學!」源起:王小雲、王小雯同時被兩所技校錄取。學費:王小雲,每年3854元;王小雯,每年4270元。家庭與經濟:王俊華的工作是清理村裡的垃圾,年工資7900元,這是全家的生活來源。到收到通知書時為止,村裡還沒有結算他上半年的工資。2004年8月3日,王俊華去討要工資,未果。之後又去找鄰居借錢,又未果。

(8)遼寧省遼陽市太子河區小祁家鎮竇雙樹村

自殺者:孫守軍,系孫大朋(遼陽四中高三畢業生)。2004年8月2日自殺。當日,孫守軍在家中喝下大半袋「萬靈」牌殺蟲劑。自殺前,曾留下遺書:「我兒,當你看我的信時,我已不在人間,只因為我沒有能力讓你上學,沒有臉對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謝罪。」源起:孫大朋被錦州師範高等專科學校錄取。學費:每年5308元。家庭與經濟:2003年,遼陽市政府征地,孫守軍一家僅得6000多元補助,僅夠高中所用。失地後,孫守軍做卸火車皮、當瓦工等苦力工作,平均一天掙20來塊錢。幾年來,孫守軍因勞累過度,患有腰肩盤突出、前列腺炎等疾病。

(9)四川省達州市達縣安雲鄉三層村

自殺者:鄭清明(達州市通川區蒲家中學高三4班學生,18歲,男。2004年6月4日自殺。當晚,鄭清明臥軌。源起:鄭清明還差學校600多元學費,學校為了收回這筆費用,對鄭清明多方相逼。考前,又沒有給其發放准考證。家庭與經濟:經濟困難。鄭清明由外公鄭自禮撫養。2004年,鄭自禮的老伴生了病,花了不少錢,萬般無奈之下欠了學校600多元錢。鄭清明的班主任張旭渡多次當著同學們的面為難鄭清明,趕他回家找錢。2004年6月4日,鄭清明再次回家要錢,說要到學校去考試,他外婆就翻箱倒櫃找了些錢給了他,誰知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10)河北省大城縣大廣安鄉王香屯村

自殺者:邵某,系小邵的父親。2004年6月2日自殺。當日下午,邵某在家中用刮鬍刀片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源起:擔憂小邵的高額學費和家中難處,精神過分緊張。家庭與經濟:小邵的母親身體不好,1999年腎結石治療時花費了1萬多元,自此家中收入一直很緊張。邵某供三個孩子上學,家中已經借了大筆外債。自殺前,家中僅有5000元。事情發生後,邵某在醫院裡搶救花了近1萬元。

(11)江蘇省南京市燕子磯笆斗山

自殺者:陶小潔,6歲,女。2004年4月5日自殺。當日中午,陶小潔在家中院子裡自殺。源起:沒錢上學,一直和家裡鬧彆扭。家庭與經濟:陶小潔的父親靠挖野菜,母親靠撿破爛來維持生計。包括陶小潔在內,陶家已經死了6個孩子,前面的5個孩子都是病死的,都沒超過6歲。陶小潔死後,還剩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4歲。

(12)浙江省遂昌縣金竹鎮大西塢村

自殺者:彭某、林某,系一對正在上學的10歲雙胞胎兒子的父母。2003年9月8日、9月9日分別自殺。9月8日下午,妻子林某在家中服下農藥;9月9日上午,丈夫彭某也在家中服毒自殺。源起:新學期開學即到,但兩個兒子上學的學費還無著落。家庭與經濟:家裡經濟困難,彭某多年前向岳父借的錢一直沒能還清。兩個兒子上學後,家裡的經濟就更為困難。

(13)上海市長寧區新涇鎮努力村。自殺者:囡囡,13歲,女。2003年9月3日自殺。當日6時許,囡囡在長寧區北翟路上糧食庫旁的蘇州河跳河。離家前最後一句話是:「爸爸,真的沒錢嗎?」爸爸回答說:「你媽媽住院的錢都是借的,哪裡有錢呀?」源起:囡囡考上重點中學預備班,沒錢繼續上重點中學。家庭與經濟:囡囡的母親突然住院。為了省下車錢給女兒交學費,囡囡的父親每天騎自行車,橫跨上海市區,到20公里外的楊浦區醫院看望住院的妻子。囡囡為了省下每天2元錢的公交車費,每天起早步行上學。9月1日晚上,囡囡對父親說:學校要交伙食費和800元學費。

(14)上海市閘北區場中路某弄小區。自殺者:萍萍,17歲,女。2003年8月31日自殺。當日19時50分,萍萍從家中六樓陽臺跳下,重重地摔在一樓天井頂的水泥板上。值得注意的是,房間裡還留著她吃光了的安眠藥殼、上吊的布條和割腕的刀。源起:萍萍考上高中。學費:每學期2000元。家庭與經濟:1993年,萍萍父母離異。萍萍的父親在一家工廠裡上班,每月僅掙800元錢。萍萍考上高中後,通過親戚的接濟,父親才湊了1500元錢。萍萍在幾天前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媽媽,媽媽也答應給她500元錢。第二天就要開學了,但那500元萍萍還沒有拿到。

(15)甘肅省山丹縣「山丹煤礦」家屬院

自殺者:蘇天將(山丹一中高三畢業生),17歲,男。2003年8月4日自殺。當日,蘇天將在家中上吊。源起:蘇天將被蘭州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錄取。學費:每年3200元。家庭與經濟:蘇天將的母親沒有工作,全家人的生活全靠父親一個人的微薄工資維持。父親患有膀胱癌,花了很多錢。2000年,「山丹煤礦」 下馬,所有職工都失去了工作,包括蘇天將的父親在內。

(16)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

自殺(未遂)者:郭琪,16歲左右,女。2003年8月2日自殺,經營救,倖存。當日,郭琪縱身跳入一口水井中。源起:家境困難,在讀西安市第一中學期間,中途輟學。

(17)海南省東方市

自殺(未遂)者:郭興榮,系郭子雲(東方市民族中學高三畢業生)的父親。2003年7月某日(郭子雲考上大學的第二天)自殺。當晚,郭興榮用頭去撞門前的石頭。源起:郭子雲被華中科技大學錄取。學費:每年數千元。家庭與經濟:1999年10月8日15時,郭興榮採石時被突然爆炸的石頭炸瞎了雙眼,炸沒了一隻骼膊。自此以後,母親挑起擔子到市場賣早餐賺取一家人的生活費。事情發生時,家裡幾乎沒有一點積蓄。

(18)陝西省榆林市南郊農場看果庫

自殺者:景統仕,系景艷梅(榆林一中高三畢業生)的父親,原籍榆林市子洲縣苗家坪鄉牛心疙瘩村。2003年7月14日自殺。當日9時,景統仕在家中喝下農藥。源起:景艷梅被東北師範大學錄取。家庭與經濟:景統仕有5個孩子,雖然大女兒和大兒子已成家,但景統仕的家庭負擔仍然沈重,家中已經欠了3萬多塊錢的債。除了景艷梅的學費,還有景冬梅、景雄的學費,學費每年近萬元。因為欠賬太多,又經常借錢,所以再借錢就比較困難。景艷梅高考完後,景統仕父親的病加重,但他的菜地一斤蓮花白還賣不到5分錢。事情發生後,家中又增加了8000多元的搶救費。

(19)陝西省寳雞市渭濱區

自殺者:丁平良,系丁煒(寳雞市渭濱中學高三畢業生)的父親。2002年8月25日自殺。當日晚,丁平良在家中走上窗臺,從7樓跳了下去。自殺前,曾留下遺書:「我給張某開車要不來工資,大煒上學急需用錢,請家人予以照管。」源起:丁煒被上海復旦大學錄取。學費:每年7000元。家庭與經濟:1998年,丁平良從寳雞市渭濱區某局下崗,擺了相當長時間的攤。2002年6月,丁平良開始給岐山的個體運輸戶張某駕駛零擔貨車。辛辛苦苦幹了兩個月,僱主張某沒有給丁平良開工資。索不回全部工錢,丁平良打算向老闆張某借2000元,也被拒絕。

(20)廣東省深圳市清水河一出租屋內

自殺者:姓名不詳,40歲,系4個孩子的父親。2001年9月4日自殺。當日14時,該男子在家中服下大量鼠藥。源起:1、新學年開學,4個孩子無錢繳納學費;2、租住的房屋一連幾個月的房租均未了結,屢屢遭房東追要。家庭與經濟:膝下有4個孩子(3男1女)。一家6口人,只能靠夫妻二人在路邊擺水果攤來勉強維持生計,但每日賣水果所得來的錢非常有限。加上該男子體弱多病,一家人生活總是難以為繼。

後記:一個大學生的「自殺」留言(摘自廣西師範大學《獨秀網》)

「學校說(2004年12月)21號之前如果沒有交完學費的話,將收取千分之二的滯納金,而且本學期的成績不給予登記『好』,要扣除德育分若干。但是我今天去辦理緩交學費的申請的時候,學工部說:」等主管領導下週回來再說了。『而下一週已經是21號了,我自己欠了3300多元,一天的滯納金就多達6元多,比我自己每天的開支還大。學校不給我們這些貧困生辦理手續,是把我們逼上絕路。這幾天我已經哭了五次,我已經沒有心思學習了。我想到了自殺!從獨秀峰上跳下來!如果21號我真的沒有辦法辦理的話,月牙池又將多一具屍體!「──作者」無奈者「,題為《無錢交學費,我想自殺!》,留言日期為2004年12月14日。


來源: 西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