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唐雪春:永恆的生命 我的最愛……

2005-12-08 08: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回想往事總是有些憂傷。

鄰居家的母親經常講的故事:那天你爹還像往常一樣,吃完早飯去單位上班,真想不道,這一去竟成了永別,你們再也見不到父親了,我可怎麼活呀?真想不到……。像祥林嫂一樣,一直重複著講這個故事,只要有人來,就是這樣講。一直到她離開人世。原來她的丈夫,一個儒弱的書生,在文革時被自己的學生用鐵鏈活活打死了。看著親人這樣死去,婦人無法承受打擊,精神失常了,先是整夜整夜的哭,哭的眼淚沒有了,就像祥林嫂一樣了。

遠離親人,也免不了惆悵。

我的一個朋友的遠房親戚,和我講過一個故事。他的祖上在江南(大概是杭州附近)一直經營一家綢布店,已經有幾世了,據說從清朝的時候,小店就生意興隆了,期間有過很多次的劫難,比如被賊打了劫,小二不慎失火,可是卻一直留了下來,風風雨雨,小店不斷更換門面,可是主人卻一直姓「丁」。到了50年。共產黨當家做主了,搞起了「工商改造」,這家丁家的綢布店,經過了世代洗禮之後,一夜間要被政府充公了。當時的丁老闆想不通,如果不充公的話,得補交給政府很多的稅錢,這稅錢得從小店支撐起那天算起,天大的一比錢哪,全家的家檔全算上也不夠啊,況且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世襲的小店是那天出生的呀!看著一家老小,看著自己和前輩血汗經營的家什,看著共產黨給的政策,無助啊,一天夜裡,這個丁家小店的主人,在這個店裡上吊了,了卻了自己無盡的煩惱,無盡的不惑,無盡的親情,無盡的記憶……。丁店主的母親和族人,一個龐大的家族悄悄的在咽咽之中,葬了一家之主,在哭送時,一家人中的無數人都在彼此安慰,悲痛之中,丁母抱著兒媳痛哭:真沒想到啊……。我們一夜間已經家破人亡了……。真沒想到啊…..那是丁家祖輩的陰德呀……竟落個這樣的下場……。

後來丁家的後生,拚命要離開這個傷心的土地,至今已經很多丁家的家族後生生活在美、加、澳和美麗的歐洲。

六四學潮的時候,西方民主社會向被中共鎮壓的學生,提供了無償的援助,使得很多學生逃離了這場苦難。在一次同鄉聚會上,丁家的後生聽一個學生講述自己的見聞時說:真沒想到,他們用的是真槍實彈,很多學生最初以為是橡皮子彈,大家還都報著堅定的信心,要爭得和政府對話的機會,直到瞬間見到自己身邊的同伴突然倒下,血流如柱時,才清醒,他們動真的了。真沒想到……他們對這些善良的學生下如此的黑手……。聽著這個年輕的學生聲淚俱下的講著,丁家的後生的頭腦裡不斷浮出的是丁家的那段故事.

前些天,朋友打牙祭,在老友家聚會,席間,一個朋友說,他的電子郵件中接到了一封信,說在河北的一個監獄裡,一個叫何雪鍵的警察當著另一個警察的面強姦了兩個法輪功學員,另一個警察只是歪著頭看著,不做任何理會…..聽了這些,朋友60多歲的老父親,氣得說不出話來,大聲喊著:這些畜生……,是誰讓他們這樣?悲憤梗住了喉嚨……。一個剛剛從大陸出來的女孩,流著淚說:真沒想到,共產黨這麼黑……。

座在陽台上眺望,遠處是望不盡的悠悠的湖水,近處的鷗鳥悠閑的覓食,湖面星星點點的帆船,游移著,我想那船上一定是自由的心,在自由的天空下演唱:永恆的生命,我的最愛……。

就是在今天,在一家報紙上,看到廣東汕尾政府派出大約2000-3000名武警及防暴警察進入紅海灣東洲鄉大開殺戒,用衝鋒槍掃射村民,並施放催淚彈趕村民下山。據當地村民稱,警察打死村民10多人,抓了2名村代表。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因政府在此建大型發電廠,強征農民大片山地、耕作田地、還有白沙湖,沒有得到政府合理賠償,靠海吃飯的村民走投無路,村民自發輪流駐守在汕尾電廠門外持續維權抗爭已7個多月,盼政府妥善安排村民以後的生計問題。

村民沒有想到在這片賴以生存的故土上,那些高喊著「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的黨府,對他們大開殺戒。全村村民情緒激動,到處都是哭聲。

村代表說,「較早前,官員一直找我們,說給我們解決問題,只在口頭上講,但都沒有落實給村民,我們也不希望發生流血事件;汕尾政府一邊謊騙我們,一邊又在電視上造謠說:『村民矛盾升級的幕後是有人策劃的,……要依法把他們那些少數人孤立起來。』現在真的鎮壓我們啊!還開槍向我們掃射,想不到會對手無寸鐵的村民下手啊!」。

我在想,為什麼這樣的流血事件一直發生,從我們的父輩到我們的子孫,從來沒停息過,而我們為什麼還「真想不到……」,難道那些祖輩、親人的雪就白流了嗎?

是什麼遮住了我們的眼睛?是什麼使我們的善良被屠戮?是謊言,共產黨的謊言太「美麗」,太無恥!是暴力,共產黨的暴力太殘酷,太兇惡。

我們的鄉親該怎樣活著?

窗外第一場冬雪仍在飄飄灑灑的飛著,但是太陽卻不約而至,一切變得亮晶晶,明晃晃的,路上的人突然多了起來!我的心中悠然蕩出一種嚮往!
家旁邊的公園裡,浩浩蕩蕩聚集了很多人,走近方看出,是很多中國人在歡慶600萬人聲明退出中共,再走近些時,看到一個年輕美麗的西方女孩,手持一個小木板,上面用中文寫著: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用另外的文字(可能是德文,或者是俄文,也許是波蘭文)對應著寫了一排字,我想也是「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意思吧。原來她的國家也是曾經被共產黨政權蹂躪過。

站在人群的最後排,聽著每一個演講者堅定,而平靜的呼喚那些還沒看穿中共謊言的人們,退出這個行將就木的邪靈,那是中國人民走向未來光明的選擇。

我的耳邊傳來似乎遠自天際的聲音:覺醒。

哦,退黨(應該是退出共黨的一切組織),這真的是一個智慧的做法,不再被謊言欺惑,不再被暴力恫嚇,用化名就可以退了,輕鬆的選擇了自己的生命的方向。

據說中共一方面在說什麼那些退黨的人都是查無此人,一面瘋狂的「保鮮」,又或在拚命要查出那些用化名聲明退出中共的人,儘管是竹籃打水。這一次我真的懂了:是上天憫人,真的要救那些被共產邪靈控制的人,用了最智慧的方法,拯救人。

其實,從中共怕人用化名退黨可以看到,中共害怕這些,因為它知道,那麼多人從內心脫離中共時就是它毀滅之時,所以它怕,要「保鮮」,想查出那些人。

可以化名退黨,這真的是老天傳來的信息,我不會錯過。

我的困惑沒有了,我突然明白了,中國人應該坦坦蕩蕩的活著,不讓那些「真想不到……」的故事再發生,這只有在更多的中國人退出中共時,中共滅亡了,才能做到。

看著那些集會的人,我懂得了,被迫演繹了50多年的「真想不到……」的故事正在結束,這個悲傷,而綿長的故事該結束了。

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空氣中充滿了清新。公元朝陽草坪上的雪已經化了,隱約能看到,草還是綠的。

哦,如此之美的景色,當是天上人間共同的期盼,冬天剛至,春天已不期趕到,一個生機勃勃的季節將誕生了!

為了新生命的到來,我願意唱這首歌:永恆的生命,我的最愛……。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