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妓女比拚俄羅斯妓女

2005-12-03 09:11 作者:作者:鐘國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幾年來,中國妓女漸漸成了東南亞各國的頭版新聞,馬來西亞警察污辱華人女子事件,雖然受到政府高層與社會各界的批評,但內政部與警方卻非常不服氣,理由是他們在今年頭五個月抓獲的非法妓女,接近半數是中國妓女,超過了印尼妓女。

印尼本身也是個妓女出口大國,有10萬印尼妓女在世界各國賣淫,據印尼行動組織印尼移民工作協會發起人瓦育估計,在馬來西亞有5萬印尼妓女。可以推測一下中國妓女在馬來西亞有多少。馬來西亞總人口不過兩千來萬,只相當山東省的四分之一人口。

更出人意料的是,中國妓女大軍居然還要進攻印尼妓女的本土市場。據法新社今年11月24日報導,印尼公義和人權部部長表示,印尼將限制向30歲以下的中國婦女發籤證,因為在今年觸犯不同移民罪行而被驅逐出境的1901名外國人中,佔大部分是30歲以下的中國婦女。 當這些中國女子在突擊搜查被捕時,都正在進行性交易。

至於在新加坡,中國妓女幾年前就是一個社會問題。許多中國妓女持旅遊簽證入境,非法干幾週就回國。新加坡警方對一些年輕的中國女遊客也神經過敏,曾經有臺灣女子到新加坡訪友時,被警方當成大陸妓女誤抓,關了一個晚上,引起外交糾紛。

記得十多年前,當俄羅斯共產黨解體時,大批俄羅斯妓女流入周邊各國,中共官方媒體很是幸災樂禍,津津樂道,作為資產階級自由化導致政治動亂,國力下降的明證。沒想到十多年後,當中共對自已的經濟成就非常自豪時,妓女問題也成了國際醜聞。

原來俄羅斯並不落後,倒是比中國先進了十幾年。當年中國妓女是因為不易拿到護照,更不易搞到外國的旅遊與社交簽證,所以無法進軍國際市場,落後於俄羅斯妓女,現在中國經濟發達了,可以到東南亞旅遊了,所以娼業也橫掃東南亞市場,有朝一日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趕上俄羅斯,國民也可以到北美歐洲旅遊了,中國妓女一定還會再展國威,橫掃歐美市場!中國的產品打進了國際市場,服務業卻一直進不了國際市場,現在中國妓女用無本生意出口創匯,成為服務業進軍國際的先頭兵,真是婦女能頂半邊天呀!

說到這裡,愛國憤青們一定對筆者恨得牙咬牙切齒,如此有辱國格的醜事,居然被筆者當成茶餘笑談。章子怡只是拍了一回日本藝妓,讓愛國憤青們罵得狗頭淋血,因為愛國憤青對任何中國女人與外國男人的性事都感到氣憤,對一切中國男人與外國女人的性事都感到自豪!

其實妓女賣淫存在於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發達國家可能少一些,發展中國家多一些,什麼道德國格都不是主要因素,勞動力的價格是一個主要因素。賣淫可以說是一項中等強度的體力勞動,所以人均收入較低的中國妓女自然比外國妓女工作得更加賣力。這就像在美國要雇一個女佣真不容易,在中國保姆站了一條街等僱主。

新加坡是一個賣淫合法的國家,嚴格限制於二個紅燈區,領執照經營,政府要求合法經營的妓女每兩週進行一次體檢。筆者的原來一個辦公室就在紅燈區邊,工作了半年,筆者居然不知道邊上有一個紅燈區,因為同事在辦公室,在飯桌從不談論這方面的事。當然,新加坡也有一部分在性事上非常開放的年輕人,但這與另一部分家庭觀念嚴肅的社群並不構成太大的衝突,就像有的人非常喜歡足球,有的人從來不看球一樣,純屬個人偏好。

而在中國,娼業雖然是非法的,但是不論在辦公室還是酒桌,賣淫嫖娼都是熱門話題,因為中國基本沒有紅燈區的概念,幾乎每一家大小酒店都有妓女,召小姐付小費也是大多數公司業務經理的日常商務社交工作。

在賣淫合法的新加坡,政治領袖不論是受西方教育的,還是東方教育的,大多有一個幸福穩定的家庭,夫妻白頭偕老,從一而終。

而在中國,毛澤東49年建國後假裝正經,取締娼業,但是中共南下的大小幹部卻紛紛拋棄戰爭時期共患難的髮妻,找了二奶三奶。毛澤東自已一生中公開的老婆小蜜就有N個,楊開慧,賀子珍,江青,張玉鳳,謝靜宜,孟錦雲,不知姓名的更是不計其數。其他的中共領導也一樣,毛的政治對頭劉少奇就先後結婚六次,如果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革命導師們都進了N次愛情墳墓,只進了一次革命墳墓,實在是革命的不徹底!

現代的中共幹部,比毛澤東時代又進一步開放了,工資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碰。中共幹部是娼業的最大消費團體,慷慨的公費消費,強勁的內需推動,中國娼業以國內龐大市場為後盾,進軍國際市場,自然所向無敵!(2005-12-3)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作者:鐘國忍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