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父親400耳光打出一個鋼琴才女 如此代價值得嗎?

2005-11-29 19:3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不久前舉辦的舒曼杯(亞太)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中,13歲的瀋陽女孩胡丁琦一人囊括了四項冠軍,兩項亞軍,這是這個著名國際賽事自創辦以來的最好成績。
  
在談到女兒的成才經歷時,慣來認為「不打不成材」的胡東振卻開始反思:如果能讓我重新選擇,我不會再逼女兒學鋼琴。

胡丁琦最後成名了,她只是數萬個「胡丁琦們」中的幸運者,並不代表著其父教育方式的勝利。

10月6日晚,2005年舒曼杯(亞太)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頒獎典禮在深圳隆重舉行。來自瀋陽的13歲女孩胡丁琦贏得全場最經久和熱烈的掌聲。她一人奪得專業C組、貝多芬組、巴赫組和高級組的四項冠軍及兩項亞軍,創造了此項比賽歷史上的最好成績。

當時,頒獎台下,一個男人淚眼婆娑。他就是一手將女兒帶向最高音樂殿堂的父親胡東振。

在頒獎典禮結束後,面對前來討「育女心經」的今報記者,胡東振語出驚人,「我對不起女兒,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肯定不會再讓女兒學鋼琴,這條路實在太殘酷了!」

3年400個耳光

「不打不成才」。這個經驗成了日後胡東振教育女兒的格言。

從5歲開始,胡丁琦在父親的逼迫下不得不每天枯坐在鋼琴凳前6-8個小時。即便在節假日,她也沒有像別的小朋友一樣到公園裡遊玩的機會。

1996年,瀋陽少年郎朗在國際上獲得鋼琴比賽大獎。其父郎國任的育子心經一時成為眾多望子成龍的家長們爭相討教的法寶。在和郎國任接觸的過程中,胡東振瞭解到,郎朗成長中,郎國任要求非常嚴厲,甚至「動打」的。

「不打不成才」。這個經驗成了日後胡東振教育女兒的格言。

一天,小丁琦厭倦了彈琴,故意磨磨蹭蹭地不到鋼琴凳上去。胡東振發覺了,上前對女兒就是兩個耳光。小丁琦對父親又怕又恨,但又不敢當面反抗,把憤怒和不滿統統發泄在彈琴上,故意用手指狠勁地敲擊琴鍵。

這讓胡東振越發不滿,他抄起地上的拖鞋向女兒抽去。小丁琦白嫩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片血印。長久以來憋在心裏的委屈和憤怒一併爆發,她向父親哭喊道,「你不是我爸爸,你是法西斯」。

妻子王國花實在看不過去,把女兒心疼地摟在懷裡,卻始終不敢多說一句。因為事先夫妻倆約定在先,當父親「修理」孩子時,做母親的不准插手干涉。平時王國花稍有干涉,胡東振就會拿出郎朗的例子來,言外之意是,天才都是打出來的。

一天,小丁琦的小姨到家裡做客。窗外傳來小夥伴們歡快的笑聲,小丁琦一時走神,錯了幾個音。胡東振發現後,狠狠地打了女兒兩個耳光。小丁琦的小姨氣得渾身發抖,跟胡東振大喊:「這麼小的孩子,你想打死她嗎?我要和你這種人斷絕關係」此後,她再也不登姐夫家的大門。

胡東振後來回憶,在胡丁琦5歲到8歲的三年中,他打了女兒近400個耳光,直到後來女兒真正熱愛上了鋼琴。


舍血本

王國花一度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腦袋裡整天想得都是如何掙錢供孩子。胡東振為了省錢,戒了菸酒,戒了肉。長期的營養不良和高度緊張使他原本90公斤的體重下降到65公斤。

胡東振深知一個好老師對孩子成長有多麼重要。胡丁琦9歲時,胡東振獨自帶著女兒去北京尋訪名師。學鋼琴是個「燒錢」的選擇。那時,胡東振沒有工作,妻子王國花每月只有近600元的收入。而給胡丁琦請老師,每節課就需要500元錢。這還不包括父女倆租房的費用和日常消費。

為了節省費用,胡東振在北京最偏遠的效區租了間較便宜的平房。1月的北京,滴水成冰。胡東振每天卻要和女兒至少倒8次車,往返7個小時去陪女兒上課。女兒上課的時候,胡東振沒有地方去,有時就站在寒風中等,任漫天飛舞的雪花把自己扮成一個雪人。

因為收入和支出嚴重失衡,兩地分居的胡東振和妻子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王國花一度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腦袋裡整天想的都是如何掙錢供孩子。胡東振為了省錢,戒了菸酒,戒了肉。長期的營養不良和高度緊張使他原本90公斤的體重下降到65公斤。

這樣的狀態只維持了幾個月,胡東振就再拿不出錢來了。2000年1月,胡東振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把瀋陽的樓房賣掉,讓妻子回娘家住。因為急著用錢,胡東振把價值近20萬的房子只賣了5萬元錢。

  一次次的挫折

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她最終沒有被中央音樂學院錄取;胡東振沒通過學校為女兒報名參加了一項全國性的鋼琴大賽,卻因此犯了學校的忌諱,女兒被迫退學。

在北京學習兩年,胡丁琦進步迅速,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她最終沒有被中央音樂學院錄取。妻子王國花知道後,把所有的怨氣都發在胡東振的身上。「為了讓女兒學琴,我們家不像家,這樣的日子換來了什麼?再過下去還有什麼意義?」重壓之下的妻子第一次提到了「離婚」的字眼。

胡東振一連幾天悶悶不樂。倒是胡丁琦看出了父親的心事,對父親說,「我相信我還會有機會的,你不是常告訴我不要輕言放棄嗎?再說,我小時候挨的打,你為我受的苦,也不能就這樣算了啊?」胡東振摸著女兒的頭,第一次感覺女兒長大了。

正巧深圳藝術學校來北京招生,胡丁琦輕而易舉就考上了。這讓絕望中的胡東振看到了希望。

2001年8月,胡東振帶著女兒再次踏上了開往深圳的火車。就在這時,胡東振被檢查出胃部有一個腫瘤,需要手術切除。考慮到手術還要花錢,胡東振放棄了。妻子知道這個消息,心疼得直哭。她勸放棄,讓父女倆回瀋陽。

在一位朋友的提醒下,胡東振在陪女兒練琴的同時,自己開設了一個鋼琴班。因為本身有著音樂基礎,加上給女兒「陪讀」,胡東振的鋼琴班還可以勉強支撐下去。與此同時,身在瀋陽的妻子王國花也提前退休,學了針灸和按摩,到深圳謀生。

在深圳藝術學校學習期間,胡丁琦師從於著名鋼琴家但昭義老師。為了證明女兒的實力,胡東振沒通過學校為女兒報名參加了一項全國性的鋼琴大賽。在這次大賽中,胡丁琦以絕對實力獲得了特等獎。但卻也因此犯了學校的忌諱,被迫退學。

  成名與成功

一個偶然的機會,胡東振瞭解到,國際頂尖的舒曼杯全球青少年鋼琴大賽亞太地區決賽將在深圳舉行。這次,他終於等到了讓女兒揚名的機會。

10月2日到6日,2005年舒曼杯(亞太)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在深圳隆重舉行。事先並不被看好的胡丁琦以幾乎完美的演奏,征服了來自世界各國的評委,一人囊括四項冠軍,兩項亞軍。如果胡丁琦能在明年6月的德國總決賽上拿到前三名,她的名字就會和郎朗一樣,刻在世界鋼琴史上。

女兒終於成名了。在掌聲和鮮花背後,胡東振感到前所未有的沈重。以剝奪女兒童年的快樂和全家血拼為代價培養女兒,究竟值不值得?

  不打不成材?

一些家長認為,胡丁琦的成名掩映著父母「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悲壯。事實上,像胡丁琦父親對女兒的這種教育模式和付出在中國許多父母身上,都能找到影子。

胡東振的教育方式明顯不利於孩子的心理和生理健康。胡丁琦最後成名了,只是數萬個「胡丁琦們」中的幸運者,並不代表著其父教育方式的勝利。暴力教育更容易導致孩子自卑、膽怯、叛逆,甚至是心理失衡。嚴厲不等於暴力,培養孩子還是應該引導。

培養孩子要量力而行,切忌孤注一擲的投機心理。家長應該調整心態,不應該眼熱於少數人的成名,而把孩子當做實驗工具。

胡東振的「棍棒式」教育挑戰的是「鼓勵式」教育。現在,孩子的學習壓力越來越大,「棍棒式」和「鼓勵式」各有什麼利弊?您有什麼好的教育方式?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