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組圖:白家三代在中共的「關照」下歷經生離死別

2005-11-29 19: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黑龍江樺楠縣有一個令人尊敬的高知家庭,慈愛的老母,博學的父親,家學淵源。膝下雙兒,在父母的熏陶下,擅書法、明樂理,博學儒雅,才華橫溢。長子白曉鈞,哲學碩士,吉林省東北師範大學教師,小兒白少華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和諧的家庭,在前610頭子李嵐清的親自「督辦」,「關照」下,幾經生離死別,悲苦一言難盡,多次舉家遣送,往返幾乎大半個中國。

白家的災難始於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

在修煉中深感受益非淺的白曉鈞,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於2000年7月去北京上訪被勞教1年,關押在吉林省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從此開始整整三年的監禁日子。被非法關押期間,白曉鈞受盡種種酷刑折磨,曾被嚴重打傷後送往公安醫院急救。據一位知情的犯人講:「當時白曉鈞渾身上下疥瘡爛得很多地方都露了骨頭。」2003年初,白曉鈞出現肺結核症狀,健康每況愈下,飲食開始出現障礙, 4、5月份,走路得有人攙扶,飲食困難甚至無法飲食,到2003年6月初,已被迫害得無法進食,吃東西就吐,走路都得兩個人攙扶,瘦弱得渾身的骨骼都清晰可見,炎熱的夏季他還穿著厚棉襖。直到7月6日這天,勞教所才在他嚥氣之前,叫人給他打了幾瓶吊針,但已於事無補。白曉鈞從開始,直到最後的時刻,都是在獄警的一片叫罵、吼叫聲中度過。痛失愛子的白母質問勞教所的人:「怎麼到了這種程度了才通知家屬,人以前是生龍活虎的,現在怎麼讓你們給治成這樣了」。該勞教所教育科一陳姓科長非常野蠻的說:「就頭疼腦熱還用通知家屬嗎?」

白曉鈞


在家屬的力爭之下,醫院不得不拿出診斷書的部分複印件:藥物性肝炎,全身水腫,身體極度衰竭,身體表面創面為疥瘡疤痕。後來一個有正義感的醫生悄悄的與白家人說:「這個病人不是正常死亡的。」
弟弟白少華事後回憶道:「哥哥被迫害死了,他遭受了極度的痛苦,肺子都爛沒了。」

白曉鈞去世時,弟弟白少華正因為法輪功說句真話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
遭受同樣的非人折磨。在前610惡首李嵐清親自批示要「嚴辦」白少華情形下,每天都被綁在「死人床」上,還戴著手銬,禁止大小便。被獄警指使犯人瘋狂毆打至肋骨骨折。

2002 年4月10日白少華被送至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進行強迫洗腦。警察無法取證逮捕,最後 判其勞教兩年,於2002年12月轉至北京團河勞教所二大隊繼續強迫洗腦。2003 年12月警察把拒不放棄修煉的白少華隔離到集訓隊。公開向外宣稱:「白少華不轉化不許離開集訓隊」,並停止了白少華的接見。


白少華和妻子季磊


2005 年「十一」前的大抓捕中,白少華及其妻子季磊、母親、四歲的女兒再次被抓(其母及女兒後被接回)。在來自中共高層的直接「督辦」下,白家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搶走季磊家裡兩萬多元的電腦。於綁架後的第二天,警察們又查抄季磊所在公司,將公司近30名員工強行扭送派出所,挨個搜身做筆錄,到第二天才放人,其中公司職員曾慧因包中被搜出真像資料而被繼續關押。公司的至少五台電腦被送市局檢查,公司保險櫃被強行打開。
據最新消息,白少華因絕食抗議遭到懲罰性灌食,出現生命危險,兩次被送公安醫院搶救,情況危急。


白少華70餘歲的母親和孫女白真宇


白少華4歲的女兒


如今,白母孤苦伶仃,與4歲的孫女相依為命。白家人在經歷了太多的苦難後,可能將再次面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慘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