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國探親時髦禮物,就是大陸的禁書

2005-11-01 19: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21世紀網際網路使全球信息一體化的今天,仍然用禁書的方法來規範公眾的思維,是不是一個有效的措施?

時髦的禮物

有媒體報導,現在海外華人回中國探親最時髦的禮物,就是在海外或者香港買的大陸的禁書。

最早在亞洲週刊上看到,今年初,閻連科的九萬字中篇小說《為人民服務》被刪成五萬字後在廣州的《花城》雜誌上發表,儘管按閻連科的話說「已經根本就不像一個作品了」,卻還是立即被北京的中宣部查禁,「不准發行,不准轉載,不准評論,不准摘編,不准報導」,已經發出去的那期《花城》全部收回。《為人民服務》因此成為2005年中國大陸第一禁書。

九月初去香港做節目,友人送我一本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的《為人民服務》全本,帶回倫敦的辦公室傳著看,看過的同事居然個個讚不絕口,有的還冒著被老婆抗議的危險,看到凌晨不撒手。

故事簡介

現在看我這篇文章的人可能都已經知道《為人民服務》的內容,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想還是再簡單介紹幾句。

書中描寫解放軍某部師長的年輕妻子由於丈夫的性無能,因此和公務員兼炊事員由性愛發展為情愛的故事。

背景是文革時代。一塊寫著「為人民服務」的牌子是他們倆戀情開始的見證物和此後的定情物。因此中宣部的禁書令稱之為:詆毀毛澤東主席,詆毀毛主席的「為人民服務」的崇高精神,詆毀人民解放軍,詆毀革命和政治,以及濫性的描寫。

何為濫性描寫

現在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外國,網上讀物和出版讀物中濫性描寫的東西數不勝數,按照普通的文學標準,我認為《為人民服務》儘管有相當大部分對性愛所作的詳盡描寫,但似乎很難稱之為「濫性」。

只有在為性而寫性的時候才叫「濫性」,為主題服務的描寫就不應該被貶為「濫性」。相反,它的性愛部分的真實和幽默的描寫,很少有其它的當代中國文學能與之相比。

那一節關於使用「反革命行為」來激發性刺激的描寫,也許有些人會認為誇張,但是誰都知道,生活中的真實,有時比小說更荒唐。在文化大革命那樣的荒唐年代,扭曲和壓抑的人性導致反常的舉止,我想這應該是閻連科式的真實。

不管怎樣,我和我的同事們並不是因為《為人民服務》的性描寫而讚賞這本書,而是因為《為人民服務》被中宣部如此嚴厲的查禁,激發了我們的好奇心,讀完之後才覺得這是一本真正的好書。

禁書效應

同樣,去年中國大陸三大禁書中大陸出版的刪節本《往事並不如煙》--香港的全本《最後的貴族》,也是先聽說被禁了,然後才找來看,結果不僅對反右的內幕有更深的瞭解,而且被章怡和平靜從容地對讓人斷腸的傷心往事的描述深深感動。

這就是人的逆反心理或者好奇心理所致的「禁書效應」,越禁越熱。甚至那些並不值得讓人大感興趣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上海寳貝》,還有章怡和的另一本回憶錄《一陣風,留下了千古絕唱》等,也因為它們的被禁,或者僅僅只是禁書作者的新作,而成為熱門書。

從歷史經驗看,禁書不禁已經是人所共知的常識了,那麼為什麼還要一再動用禁書的措施呢?希望能聽到各位對這個問題的高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