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捲入拆遷糾紛

2005-08-07 23: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亞洲時報在線雲海客/近日,有「世界雜交水稻之父」之稱的袁隆平被捲入一起發生在湖南的拆遷糾紛,成為這場風波中的其中一名「被告」。一名拆遷戶蔡立佳向中央和湖南省有關部門投訴,指一家以打著袁隆平名號的「湖南隆平高科技園」在當地政府協助下,進行了強力拆遷。目前該拆遷戶不但無家可歸,他們又表示「沒有拿到當地政府的一分錢補貼」。

有中風後遺症的老人說:我家的房子也被「土匪」扒了一間,把袁隆平扯入這場拆遷風暴的苦主蔡立佳,是長沙市芙蓉區東岸鄉新安村村民。她今現年42歲,已經是兩個17歲左右的孩子的母親。在7月12日的「拆遷大行動」中,她失去了家園,現在蔡立佳全家四口分住幾處。丈夫瞿靜平也和她一樣在四處奔波在長沙的大小政府部門之間。

有拆遷戶向亞洲時報在線表示,「隆平高科技園區」今年年初徵用了他們村和其他村的土地達20公頃多。按照「徵用15公頃基本農田需要上報國務院批准」的要求,這個科技園區的用地就不是湖南省政府和長沙市政府所能批覆的。他們懷疑,湖南省政府批覆的(湘國土資函2005)政國土字第39號文所批復的 13.2865公頃土地,只是當地地方政府欺騙湖南省政府和矇蔽國務院而搞的「假數字」。

蔡立佳手拿寫給袁隆平的信不禁哭了取得合法批覆後,長沙市有關部門從2005年3月23日開始,要求長沙市芙蓉區東岸鄉新安村9─11組的58戶居民整體搬遷。而房屋補償價格不論是磚混和框架,一律以每平方米330元(人民幣,下同)的標準補償。相關拆遷戶表示,不滿意上述補償水平。他們認為,「政府給的價格比國家規定的價格低了一半」。

他們指出,有關項目的發展商,明顯是看清了相關法規中的漏洞,所以才出這樣的「低價錢」。按2004年中國建設部頒發的「城市拆遷房屋補償標準」,他們還是「村民」的身份,不算是「城市居民」,所以有關方面可以不依建設部的標準賠償。蔡立佳表示,她原本居住的新安村,是一個典型的城區村,其實距城市非常接近。該村周圍全是城市的高樓大廈和各個開發園區的大樓。從長沙的市中心乘計程車到該村也就10元錢左右的車資。

事實上,有關方面的補償方案,確是連大西北地區的四川省漢源縣的老百姓的待遇都不如。去年秋天,漢源農民因為不滿縣裡為他們制定的磚混房430元一平方的房屋補償不滿意,而發生了轟動全世界的漢源10萬農民「暴動」。隨後,北京方面為了安撫漢源百姓,把補償價平均調整到100元左右。一般而言,湖南地價較四川為高。

58戶村民都認為,他們的房子位於省會城市的城邊村,應該較地點較偏遠的漢源要值錢。拆遷戶又認為,他們的房子都是2─3層的樓房,價格理應更高。

母女三人蹲在過去的家園看著不遠處的樓盤感慨萬千所以,很多人就開始和拆遷部門談判並拒絕搬遷,不過後來因為各級官員的威脅和哄趕,村裡有54戶人家只得將房子自行拆除。餘下的4戶其中就有蔡立佳一家和她的公公婆婆一家。

長沙市國土資源局2005年5月31日給餘下的四家釘子戶下發了「限期騰房決定書」,同年6月17日,該局又向長沙市芙蓉區人民法院申請行政裁定書。 2005年7月12日上午7點,由芙蓉區法院法官、法警、公安、芙蓉區征地拆遷事物所、長沙市土地局工作人員,以及鄉村幹部和隆平科技園區員工共240多人組成的強拆隊趕到了四戶居民的家裡。

據指出,當時男女法警將四戶人家所有人等控制起來,並帶到了派出所。接著數臺推土機就將其中三戶人家的房子全部搗毀。蔡立佳的70多歲的父母,因為雙雙患有中風和心臟病也被警察們架住拖走。後來兩老人一個聲稱要喝農藥,一個當場暈倒,「執法隊」才停止了拆除他家的房子。

因為事先知道執法隊要來拆除自己的房子,蔡立佳就將附近照相館的師傅請到現場,欲對執法隊野蠻拆房的全過程進行拍照,沒想到被法警當場發現並用手銬將照相的師傅銬住後送到了派出所。關了半天並且在沒收了膠卷後,才將他放出。

強拆事件發生後,新安村60多名村民聯名給中央、省、市人民政府寫信控訴長沙芙蓉區拆遷事物所和芙蓉區法院的野蠻拆遷而不顧「人民群眾的最更本利益」。聯名信中說,執法人員先是把瞿家的大門踢爛,隨後將全家人扭送派出所後,將兩棟房子就那麼拆了。

一家人現在只能在這個小棚裡安身沒想到的是,聯名信發出後,當地派出所就將簽名的群眾一個個喊到派出所進行訓話。

為此,蔡立佳氣憤地說:「這幫披著人皮的土匪,既然認為自己是合法的,為什麼要怕老百姓拍照?另外他們在拆我房子之前,我和他們沒有簽定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更沒有拿到他們補償的一分錢。」

近日,有「世界雜交水稻之父」之稱的袁隆平被捲入一起發生在湖南的拆遷糾紛,成為這場風波中的其中一名「被告」。一名拆遷戶蔡立佳向中央和湖南省有關部門投訴,指一家以打著袁隆平名號的「湖南隆平高科技園」在當地政府協助下,進行了強力拆遷。目前該拆遷戶不但無家可歸,他們又表示「沒有拿到當地政府的一分錢補貼」。

長沙---幾年前,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曾給湖南經濟如何發展出過兩張牌,其中一張就是袁隆平。後來,長沙人如願以償地擁有了這張王牌──隆平高科技園正式在長沙市芙蓉區掛牌,成為正式批准的全國兩個國家級農業高科技園之一。不過有關消息人士透露,其實這些園區和袁隆平並沒有太大關係。

隆平科技的官方網站上可以見到這樣的自我宣傳:位於長沙馬坡嶺的隆平農業高科技園,是長沙高新區「一區四園」之一。園區聚集了中科院亞熱帶農業研究所、國家雜交水稻工程中心、省農科院、湖南農大等10多家農業科研院所,有袁隆平、官春雲2位著名的院士,正副研究員達1100多人。

網站又指,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隆平高科)「致力於雜交水稻、雜交辣椒、雜交棉花、雜交玉米、雜交油菜和優質西甜瓜、蔬菜新品種(組合)的選育創新、快速擴繁和推廣銷售」。據稱,截止2004年底,該公司總資產達到12億(人民幣,下同),銷售收入突破10億元。

長沙一退休官員則透露說:「雖然長沙這個科技園區掛著袁隆平的大名,不過這些園區其實和袁隆平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當地政府給了袁院士點科研費後,他們就掛起了羊頭買起了狗肉。」

還有消息人員證實說,當初,當前股市上還算火爆的「隆平高科」,開始打算以著名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的名字為企業冠名之時,就曾遭到袁院士本人的強烈反對:「袁隆平今天漲1元,袁隆平明天跌0.5元,像什麼話?」

據說,袁隆平還擔心以他的名義打牌子做商業廣告,會影響科學家的聲譽。但是袁院士有兩個夙願未了,一是把雜交水稻推廣到全世界;二是把超級雜交稻研製成功。實現這兩個宏願,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懂得經營的專家向他不斷灌輸融資的觀念,他終於同意了。

蔡立佳家的房子沒了只剩下一堆無用的房產證明讓拆遷戶十分不滿的是,在拆遷談判過程中,有人曾告訴他們:「我們的企業是袁隆平的企業,而袁院士是黨中央、國務院重點保護的院士,你們到哪裡去告都沒用,我們也不怕!」

有湖南本地媒體曾報導說,湖南省委、省政府從財政撥出5億元專款支持科技園建設,並決定省、市(長沙)每年固定投資2000萬元讓袁隆平進行項目扶持開發,每年從省高科技產業資金中切出5000萬元,專項用於科技園建設。

《重慶商報》2005年6月中旬有報導說,重慶市工商局在重慶查獲了1600噸由湖南隆平科技園區下轄企業提供的假種子。後來,湖南有關媒體辯解說,種子是隆平科技提供的,不過不是隆平生產的,隆平只是替他人代交。

按照《長沙市征地補償安置條例》和《長沙市征地安置條例實施辦法》以及《長沙市人民政府令60號》的有關規定,蔡立佳家兩套房子(一樓房一平房,共300 多個平方)最高可以得到83萬元、中等40萬元、最低27萬的補償。但蔡立佳說,有關方面只肯給她家合共161777元人民幣補償。

不過也有消息人士提供情況說,其實科技園區是花了一畝數萬元的價錢從政府手上有償使用的土地,怪只怪有當地當地官員只給老百姓「一兩千元一畝」的補償。可以作為參考的是,當地一般的樓房價格都是在1500元一個平方的水平。另外,即使有新房子,一般居民在裝修方面都要花了好幾萬元,但政府的補償卻明顯不夠。

瞿靜平的投訴材料中也對自己房子的造價做了說明,兩棟房子其中有180平方米是有合法手續的,其中的小樓在10年前蓋的時候,所有的費用(包括10萬元的裝修款)就花了28萬。現在的建房材料又不斷的上漲,政府所給的16萬蓋個大平房都不夠。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