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個女大學生說:「不行,我從來不陪中國人!」

2005-07-28 21: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已經入籍美國的朋友身家過億萬,在珠江三角洲擁有近千畝土地,並開設了多家服裝生產廠,還在大連擁有現代化的水產品加工廠(主要加工鮑魚和對蝦)。

  他是一個很愛國的人,每年都向東莞和大連當地的社會治安基金捐獻數百萬元。當我問他為什麼要移民美國時,他飽含無奈地給我講了以下這個真實的故事:

  1997年夏天,我在大連參加大連服裝節,為了招待遠道而來的日本客戶,在大連最著名的萬達國際俱樂部宴請客人。酒足飯飽後,又陪同客人到KTV娛樂。

  萬達國際俱樂部的PR以素質高聞名,而且號稱從來不出臺,這天陪我們的都是大連外國語學院的女大學生,能熟練使用日語與客人交流,賓主都非常滿意。

  或許是喝多了的緣故,1個叫加籐茂的日本商人突然對我說:「我想帶這位小姐回酒店,應沒有問題吧?」我儘管是第一次來萬達,但來之前已瞭解了情況,就對他說不行,因為這裡的小姐們只能陪酒。不料加籐聽了我的話哈哈大笑:「她們只是不陪中國人而已, 而日本人嗎,她們是求之不得的。不信我們打個賭?」

  我只當是開個玩笑,於是就用中文問我旁邊那位舉止優雅的小姐:「您今晚可以陪我嗎?」由於我們進KTV包房後一直用日語交談,唱的也都是日語歌曲,在座的PR和服務員都以為我們全是日本人。忽然聽到我用帶著廣東味的普通話講話,那個「美麗」的小姐似乎大吃了一驚,下意識地連連擺手說:「不行,我從來不陪中國人!」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加籐已經一把將她摟到懷裡,用大阪鄉音濃重的日語說:「那麼我呢?」那個可恨的小姐竟然用十分標準的日語答到:「能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熱血湧上了我的心頭,在這一刻,從來對日本人沒有偏見的我,幾乎想動手殺了加籐,但我更加痛恨的是那個「高素質」的大連外國語學院的大學生,她如此美麗,卻又如此下賤。她為什麼變成這樣,對自己的同胞如此蔑視(儘管我比加籐有錢得多),對外國人(雖然十分淫賤)卻如此的崇敬?!是什麼奪去了她在外國人面前的信心和自尊心?!

  這一夜是我有生以來最痛苦的一夜,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人不勸告我移民。於是,我無奈地移民美國,從此橫跨太平洋發展自己的事業。

  可是,儘管我身價不菲,始終也無法融入美國的主流社會。我的祖國,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屹立於世界?我的同胞,什麼時候才能以中華民族為榮?我們的女大學生,什麼時候才能無愧於大學生的稱號?!

  聽完這個真實的故事,我無言以對,事實上,我知道現在的情況比1997年時更加嚴重,女大學生在不少地方已經等同于小姐了!

  我們的國家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難道我們奮鬥多年要的就是這樣一個笑貧不笑*的世界嗎?我真的不知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