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大尷尬: 80年代出生者的苦水 不吐不快

2005-05-09 23: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八十年代出生的人總被人稱還是個孩子,掐指一算,竟也25歲了,可怕可怕,更為苦惱的是,八十年代生人遇到了他們人生中的諸多尷尬,不吐不快!

◆尷尬一:大學文憑算哪根蔥

辛辛苦苦小學六年勤勤懇懇初中三年廢寢忘食高中三年,眼看要走進考場卻趕上國家擴招,任他貓貓狗狗也都能混個大學文憑,現在大學文憑算什麼蔥啊!

◆尷尬二:剛畢業就失業?

稀裡糊塗大學混了四年,使盡渾身解數拿到英語四級、計算機三級證,畢業證、學位證二證在手卻怎麼也找不到如意的工作,有的連工作都找不到--剛畢業就失業。坦白:混了四年拿了幾個證,現在的工作的感覺就是被騙了,誰叫我們都是「第一次」啊,現在的大學生值幾個錢啊。

◆尷尬三:干的還沒民工開心

千辛萬苦進了外商獨資企業當白領,還是世界五百強,才發現原來中國現在遍地是外企,五百強有499家都在中國有分號。乾白領的活承受巨大壓力天天加班掙得比民工又多不了多少,稍微發點牢騷就有老外拍桌子:你他媽什麼玩意兒,上午把你fire下午我就能找一個!

坦白:幸運沒進掉外企。

◆尷尬四:房子是心頭之痛!

福利分房早已成為昨日黃花,住房公積金少得可憐,又趕上無恥之徒畜牲一樣遍地炒房,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才發現如果不吃不喝睡大街衣麻袋一年攢的錢才能買四五平米住房,貸款住進新房一點都開心不起來--要換貳拾年的貸款啊!

坦白:沒敢想買房,只想把房租交上。

◆尷尬五:哪裡有「真」可言?

小時候教育要做個誠實的孩子,中學大學又普及誠信教育,工作後卻不得不抽假煙、喝假酒、說假話,上了拿假文憑人的當,在假髮票上簽了字,最糟心的是--花錢叫了個小姐,一摸身上全是假的。

坦白:雖然假話到是不說,但假酒喝了不少,抽煙那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倒是沒叫過小姐,聽到這兩個字都起雞皮疙瘩。

◆尷尬六:發現「所學無用」

他們說計畫經濟的教育已經跟不上時代,他們說要普及素質教育,結果我們什麼都得學,什麼都剛摸到皮毛卻連皮毛都不知道。一旦參加工作發現原來在學校裡什麼都沒有學到,得花大把大把的錢去上這個班去考那個證。班上完了,證也考到了,發現自己還是一個二百五。

坦白:越來越覺得自己真是一個二百五。

◆尷尬七:「網」上人生的迷茫

電子信息產業高速發展,網上信息如潮如湧,不論是垃圾還是精華都讓人疲憊不堪,沒手機沒電腦人家會覺得你生於六十年代,有人天天打遊戲有人天天上網也有人天天在網上釣魚--美人魚出現的機率小於萬分之一。

坦白:出現美人魚,是人家的。

◆尷尬八:對社會心灰意冷

從小學完雷鋒學賴寧,接著在學李素麗、孔繁森,之後還有濟南交警還有抗洪英雄還有在異國他鄉被炸死的記者還有……說一套做一套,表面文章做足了接著自私自利。

坦白:看透了社會,就是蒙人玩,打死也不做公務員。

◆尷尬九:一事無成,一錢未賺,一權未謀?

闖蕩社會若干年發現一事無成,一錢未賺,一權未謀,必不得已重新拾起書本泡在這個考前衝刺那個精華筆記那個制勝寳典那個某某密題中,希望能夠再去學校混個更高一點的文憑出來好混日子。

坦白:回想起來在學校的日子叫爽啊,可惜沒有珍惜,多希望上天再給一次機會,目前有考研的打算。

◆尷尬十:誰把我們放在了眼裡?

美好的生活屬於誰呢?二十年前,「屬於我,屬於你,屬於八十年代的新一輩「,十五年前「太陽是我們的,太陽是我們的,月亮……」,十年前「讓我們期待明 天會更好!」,八年前「不經歷風雨,則麼能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現在「我閉上眼睛就成天黑」。

坦白:1990S初生牛犢不怕虎,誰都沒把八十年出生的人放在眼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