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大紀元原駐大陸記者:紅色煉獄(5)

2005-05-04 08: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7月中旬,北京的各大高校開始放暑假,大學生們紛紛離校。有豐富鎮壓經驗的中共看準了這個時機,他們害怕大學生們也起來反鎮壓。99年7月21日清晨我們從網上突然得知,全國各地大批老學員已被抓。我非常痛心,立刻打車就和一些中科院學員等去中南海上訪, 那裡早已戒備森嚴。出租車根本就不能開到府右街,只能在前兩個路口停下,我們再往裡走。這時看到到處都是大公共汽車,到處都是警察。有的在盤查路人,有的手持警棍猛擊學員,有的踢打學員把學員往大公共汽車上塞。有學員被打得滿臉是血。我們大聲喊「不許打人!」,於是也被警察擰著骼膊塞到了大公共汽車上。我們先被關押在豐臺體育場、後轉押往石景山體育場、海淀區公安分局,最後被關押到中關村派出所進行「洗腦」。兩天後釋放,由本單位繼續「洗腦」。接下來幾個月的時間被大大小小「洗腦」上百次,均未達到「轉化」目的。所謂的洗腦主要是先停止你的正常工作, 讓人不停的找你談話, 或給你反覆述說無數的那些事先已經編造好的謊言,或以各種你賴以生存的東西如學籍和工作等來脅迫你,同時還常用「放大鏡」找你或其他法輪功學員身上的缺點,不停的進行諷刺挖苦打擊以瓦解你對自已和大法的信心;或強制你反覆觀看中共製造的電視節目。我經常每天被這樣子「洗腦」達十個小時以上。

  那時批判法輪功的節目和各種宣傳鋪天蓋地的遍及每一條大街小巷。在痛苦的折磨下一些老學員或輔導站的負責人受不了,也開始在電視節目中附和邪惡,批判大法。那時李老師在靜觀世人,沒有任何發言或講話,該怎麼做就全靠大家自己去悟了。一開始大家都很迷茫,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幾乎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來北京尋求答案。

  8月以後的北京,每天都有大批的外地學員彙集。他們是擺脫了圍追堵截,穿過重重關卡來的。有的甚至走了幾百裡,上千里地來到北京。在以後的幾個月裡,每天在北京的外地學員人數大概不下幾十萬。很多人在北京舉目無親,他們有的露宿街頭;有的住在地鐵站通道裡;有的乾脆睡的公園的;有的家庭條件挺好,在單位當處長局長什麼的,費盡艱辛來到北京上訪只好睡在瓜地裡,還要時刻提防警察的抓捕。天安門廣場周邊地區的學員非常多,他們和大量外地遊客滲雜在一起。但學員真誠、純樸、善良和不願意說謊使得他們非常容易識別。那時天安門地區的公安抓捕法輪功學員的一個最準確、高效的辦法就是:攔住人就要他(或她)罵李老師,罵法輪功。罵得越髒越難聽他們就放得越快,不肯罵的就直接往警車裡塞。

  為了堵住上訪大潮,北京市公安局還專門下了個文給北京市各房屋出租戶,嚴禁他們出租房屋給法輪功學員。各派出所的警察經常挨戶去檢查,看是否有法輪功學員入住。每天都有大量的學員被抓,每天又有大量的外地學員湧入北京。大家交流之後,有的學員悟到該去上訪那麼他們就去上訪;有的學員悟出該去天安門煉功那麼他們就去天安門煉功;還有的學員交流之後就回自已的家鄉,把在北京的收穫帶回去,去鼓勵更多的學員走出來證實法。

  鎮壓之初,江澤民給法輪功定的調子是:「…法輪功即不符合政黨的組織形式、也不符合宗教的條件,如果是宗教,我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法輪功既不是政黨也不是宗教,是一個非法組織…」。這段話下發了專門的文件。可為了給一些法輪功學員處以重刑,江澤民又在99年10月25日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將法輪大法定為 「邪教」。可笑的是中央電視臺和各級政府領導為了給江澤民擦屁股,專門作了一番解釋,說這個「邪教」的教不是宗教的教而是「說教」的教。

  那時,大法蒙辱已有好幾個月。科學院一些研究生和職工及其他們的家屬去上訪了。有許多的碩士生,博士生因為去上訪和在外面煉功進了看守所。有一位博士生剛半歲的孩子也夭折了。我們上訪無門,這時一些法輪功學員準備在京舉行新聞發布會,這是一件非常振奮人心的事。新聞發布會的籌備工作得到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的積極支持。新聞發布會於99年10月28日在北京如期舉行,一共有二十多名西方記者參加。這是從殘酷的鎮壓以來,第一次從中國大陸發出的聲音向世界人民正面介紹大法,這是打在江澤民臉上的一記響亮的耳光。江澤民限令北京公安一個星期破案。我因為向新聞發布會介紹了翻譯因為此事被北京市公安局審問。

  99年11月我在火車上攜帶一本法輪大法書籍就被北京市公安局西站派出所非法關押,後來被單位保回。

  元旦前夜我也是在派出所度過的。99年12月31, 江氏流氓集團「為保障江澤民在北京新建的中華世紀壇點火順利」指使北京市公安局將大批法輪功學員關押。那天,我正在實驗室加班做實驗(按原定計畫連續幾天,實驗室老師可以為證),就被「請」進了派出所,沒有飯吃,沒有水喝。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一直被關押到深夜。原因聽說是:江主席當晚有個點火儀式。儘管如此,儘管有警察說代表政府和我談話,問我:你不是相信輪迴轉世嗎?你不是相信因果報應嗎?那你給我講講你爸和你媽生你都是造了什麼孽。對惡警如此侮辱我,我也無怨無恨,因為我覺得他也很可憐。這在沒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絕對做不到的,早就會跟他打起來了。

  幾個月下來,看到周圍的同學,朋友因為煉法輪功,不斷有人被退學,下崗,送進監獄,有的同學家破如湮滅。我內心深處非常痛苦,不希望悲劇再發生在這些善良的人們身上。 2000年2月下旬「兩會」之前,我向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及朱鎔基總理和二十餘位部長寫信控訴江氏流氓集團惡行。其文改編後刊登在明慧2000年2月 23日的網頁上。之後,全國610辦公室主任、副總理李嵐清令中科院處理。我當時在石家莊做實驗。當時的中科院京區黨委書記和中科院團委書記周德進(現在已經志得意滿,被提拔為中科院京區黨委副書記)等一行五人開專車到石家莊,將我扣在下榻的賓館,連續「洗腦」幾天。後來我回到北京因和一功友外出,又再次被公安非法抓捕。他們將我和眾多的三無人員、賣假證黃盤的關押在一間骯髒污穢的小屋一整天。這個小屋面積很小,所有的人只能站著。小屋四週全是牆,不透風,空氣極其難聞。男男女女大小便全在一個大木桶裡,大小便時沒有一點遮掩。後來我又被公安送交單位處理,單位將我強制休學,遣送回家。

  為了正常生活和繼續從事研究工作,我又從家回到中科院。2000年7月21日凌晨1點,我已就寢。中關村派出所四名警察開警車到宿舍射門,將我床上強行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我們所博士後張勇。我們被和小偷、流氓、賣盜版光碟的關押在一起。不供應食水,不能睡眠。無任何理由地關押48小時後才釋放。

  那時清華、北大、中科院的很多學生都因修煉大法而被休學、或被開除,工作也找不著,因為一聽說是煉法輪功的懾於江氏流氓集團的淫威一般的單位都不敢要。這時美國成立了「大紀元網站」,因國內人力資源很豐富,就希望能在國內開始做。我認為意義重大就介紹了清華和中科院的一些學生去做。幾個月下來大紀元網站就由一張白紙變得初具規模,具備了較大社會影響,同時也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團的封殺。 @

(待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