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暗探滲校園 專訪遭退學生李建輝

2005-05-02 15:1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繼本報報導《中共設暗探滲入校園學子遭勒令退學》一文後,就讀於江蘇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學生李建輝,因為向全班同學介紹所謂「反動網站」,遭女「同學」施計舉報,而被學校以「曠課」的名義勒令退學。告密批鬥調查勒令退學,在短短十二天內接踵而來(從4月1日介紹論壇到4月12日發出勒令退學的通知)。據此,本報記者對此事件做了詳細的追蹤報導,李建輝同學欣然接受本報專訪。

記者:您好,可以採訪您嗎?
李:好的,可以。

記者:你對學校做出如此重的處罰,你服不服呢?
李:對學校沒有服不服的,我比較厭惡這種學校,它開除我,以一種打壓、及卑鄙的手段,讓人屈服,我是非常憤怒的。事實上,從你第一天接受中國教育起,你就面臨著一種危險而絕望的境地:你強迫被要求與某種既定的標準看齊,而不允許有任何異議。

記者:它是比較憤怒你的自由中國論壇,還是曠課呢?
李:當然是論壇,在大學裡能有幾個人真正一年沒曠那麼多節課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都得離開學校,沒有幾個人能留到學校。此時我最想說的話便是,「為什麼我們總是容不下異議者呢? 在中國,最可怕的恰恰是,他們堵住了一切異議者的聲音,並且用屠刀維繫這種種謊言。這一點,不可避免地讓所有追求自由思想,恪守獨立人格的人們窒息。」

記者:你這麼年輕,又保有一顆赤子之心,關心國家的未來,內心要求民主自由人權的社會,你是什麼時候啟發你有這種想法的?
李:可能從小就開始,應該說是以前上學的時候,你反抗它是一種本能,比較有系統應該是大學。

記者:請問你被學校退學後的心情?
李:心情一直都不錯。我對官僚們打壓異議者的卑劣做法表示極度的譴責與痛恨。

記者:像現在大陸有很多維權運動,如下崗、上訪等等問題,你作為青年學子,你對國家有什麼期望和理想?
李:就像胡適先生引用易卜生的話︰『我感覺這世界就像大海裡翻了船,重要的是把自己解救出去,為自己爭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為自由爭人格,就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度,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來的』。也就是說,我們不應該為了所謂的國家利益集體利益出讓自己的權利,爭取自己的權利,每個人的權利都得到實現,才能建立自由平等民主的國家。

記者:你是自由中國論壇的版主嗎?
李:是的。因為我經常去論壇去發貼,後來有一個版主邀請我做版主。

記者:你後不後悔你今天的選擇?
李:從來沒有過。當這種希望破滅時,其給予人的震撼與痛苦,是很多人難以想像的。它無情地把你撕裂:要麼你甘為一個奴才,苟且地戴著面具生活;要麼你走出這體制,面對更多的挑戰與艱辛。或者,你在這兩者之間彷徨,那同樣是一種巨大的痛苦。

記者:你非常關心許多失去自由的人,像胡佳、齊志勇、趙昕等民運人士,每逢敏感日子都失去自由,你能說說你的看法嗎?
李:我覺得和平表達自己的意願,這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我對這種監控表示憤怒,也希望大陸不會在發生這種事,更期盼中國某一天能夠民主自由化。

記者:家裡知道你的事嗎?有被父母責罵還是很無奈呢?
李:知道,都很無奈。

記者:因為監控無所不在,周圍的同學的心理會不會受到影響?
李:我認為,周圍的同學有一部分是會受到影響的,尤其是那些追求自由、希望獨立思考的同學。不過,多年的愚民教育下,那些對民運不感興趣的人,是不會受到影響的。談談戀愛什麼的,沒人管你,沒人監控你。

記者:你對那位小姐會很恨嗎?
李:不會。我曾經當面斥責過她。已經互不相欠了。但願她以後能過而改之,周圍的人也不要歧視她,給她一個機會。
記者:你真的心地很好,寬容別人是一種美德。

記者:你能說說自由中國論壇開辦的宗旨嗎?一般民眾都可以上去抒發自己心中嚮往民主自由的心情嗎?網站有否遭到各方面的壓力嗎?
李:給人們有自由說話的地方,就是突破共產黨的一言堂的言論,讓更多的人瞭解真相吧!還有呼喚民主統一中國吧!大陸的民眾都可以上去,但網站經常被封鎖,還好論壇人員共同的努力,常常能很快恢復過來。

記者:將來你是一直走要求民主這方面的路,你是站出來還是默默地做著改變這種民主人權的不公平的體制?
李:視情況而定,我有多大的能力,就儘自己多大的能力去做。

記者:你有看過本報的『九評共產黨』嗎?在4.24這一天全球舉行了百萬人退出共產黨的聲援活動,你作為青年學子,你可以說說你的看法和心聲嗎?
李:像大陸學生一般都要加入少先隊、共青團、入黨啊,反正就是很無奈的事情,其實它是什麼,大家根本不知道就進去了,它只是個形式而已,大家都不信它,裝個表面,擺個牌坊吧!我自己覺得不屑吧!

記者:你說的話跟年齡差異很大,真不相信你只有20歲?
李:謝謝!

記者: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李:等今天辦理完各類離校手續,可能明天就離開學校,我要去XX找工作。

記者:那裡很危險?
李:不怕,怕就不走這條路了。希望更多的人清醒過來。應該不會抓我吧!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特別是遵守憲法──我們有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記者:現在國內外的朋友都非常關心你的事,你能說說你的心聲嗎?
李:我想首先對大陸整個言論生存狀況發表一些自己的看法,就是它們這種粗暴惡殺異己的聲音作法,也是一種自我毀滅。當然我不能指望共產黨它自己,它這樣做是自取滅亡,讓自己聽不到任何異議的聲音,扼殺掉忠言,讓人民也聽不到民主的聲音,它們都是欺騙和謊言。

李:我希望在大陸那些被壓迫、被奴役的人能夠盡早的清醒認識自己所面臨的狀況,不要為中共這種反動組織添磚添瓦。要勇敢站出來,和它決裂吧,不要和它扯上關係,至少清醒吧,在心理也要和它劃清界線決裂,每個人都是一個粒子,一黨專政才會結束吧!

李:還有一種想法,自由民主國度也不是一天就能建立起來的,即使一黨專政崩潰了,我們建設民主自由、建立法制,每個人還有很長時間要走吧! 每個人做好長時間準備,完善自己吧!也就是為這個我國民主化制度大家作出更大的努力,我就說這麼多。

記者:祝你一路順風、平安、快樂!
李建輝:謝謝!

記者也採訪到維權人士李健,他對李建輝的事件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覺得這個事件是非常荒唐的,其實主要原因還是為了自由中國論壇網站原因,學校以『曠課』理由把他開除了,現代大學這麼高收費的教育情況下是不應該的,對大學生的處理要有一個申訴體制,不是學校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這個事件,建議他通過法律程序來為自己討個說法吧!

李健說,「我覺得學校對一個學生這樣處理是不負責任的,因為這一點事就開除他,讓他的生活在短時間內就很成問題,我覺得這點學校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大學是以教育人才,培養人力,最重要的是它不是在製造產品,應培養學生獨立意識,大學才能培養出國家真正所需要的人才。像李建輝他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看法及價值觀,應該要得到學校好的鼓勵,但卻受到學校的制裁,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不符合教育本質的法規要求吧!」

李健又說,「覺得我們國家有憲法、法律,我們政府不是說要依法行政嗎?無論做什麼事情要在法律的規定範圍內,不應該違反法律,像現在許多事情都違背憲法的,我們國家距離法制的國家還有一段距離。對李建輝的事件我們應該從另一個角度看,現在很多年輕大學生能夠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像李建輝現在人生受到點挫折,應該是件好事吧!對整個國家社會是有好處,因為有更多年輕人有自己的看法,對我們國家、社會的前途有有好處。」

在此事件,突顯中共又開始新一輪的對各地異議人士、民運人士的大規模抓捕行動,中國各地大學的BBS校園網站被封,組織學生反日等各種事件層出不窮,這次更將打壓輿論反制異已的魔爪還伸進校園,連青年學子也不放過。正如「六四事件」一樣,可見它真的走向窮途末路,中共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執政合法性已經喪失,更是不顧一切,瘋狂的傷害自己的人民百姓,扼殺來自四面八方異議聲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