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失學少女母子乞討 四中全會在京被拘

2004-09-16 16: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四中全會首日的9月16日上午10:30左右,北京順義仁和鎮前進村八歲少女張楠和母親張淑鳳在東直門915車站附近,被當地的仁和派出所跟蹤公安雙雙拘捕。張淑鳳打電話給病榻上的丈夫呼救:派出所所長說要弄死我。

※ 八歲少女失學 母子京城乞討 四中全會日被拘

張家因為貧困交不起學費,八歲的女兒張楠失學,和母親在北京要飯已經一個多星期了。

今天(9月16日),張楠和媽媽七點多鐘出了家門,她們要在四中全會開會時試圖闖會場呼冤,希望得到胡錦濤的關注得到問題的解決(她們已經給胡錦濤寄了許多信件沒有任何回音)。

張淑鳳打電話給丈夫說:今天的卡子特別多,處處都是關卡,聽說各區縣的警察都調到北京。

母女兩個好不容易在上午十點多鐘抵達北京的東直門的915車站,準備從這裡乘車到天安門廣場時,被順義仁和鎮派出所的公安一起抓到派出所,張淑鳳打電話對丈夫說:仁和派出所的李敬松(音)所長和說的,要整死我們。

記者:孩子也被抓起來了?

張楠的爸爸:她們倆在一塊堆兒。……我現在動彈不了,要不然,我爬也要爬到那兒去。

記者打電話到仁和派出所(010-69423472)求證事實,在表示了記者身份要李所長接電話時,接電話的警察回答說「不在」拒絕採訪,喀嚓一聲挂斷了電話。

※ 張父被老師警察毆打致殘不起 母親在北京城挖野菜度日

張楠的爸爸:「警察打我打的我渾身動不了,他們現在又把我媳婦抓走了。這中國太腐敗了,整個就是一個黑社會,比黑社會還黑!我們現在連一粒米、一把面都沒有,這一冬天,揀劈柴燒樹叉,買不起煤。我們就想辦一下低保(對生活貧困的人實行的最低城市生活保障),不給辦,連吃飯錢都沒有生存權都沒有,難道真要置我們於死地嗎!?」

張楠2001年上學時,被順義縣仁和中心學校的班主任老師王秋菊體罰,導致右臉青紫,口腔內起泡潰瘍進食困難,被嚇的自此失尿,尿頻尿急。爸爸張德利找老師理論,又遭到老師和學校主任等人的辱罵,老師閆丕雄手持鐵棍和三個拿著木棍的流氓,對張楠的爸爸一陣暴打後,導致他顱腦損傷、頭皮下血腫(枕)、身體多處軟組織損傷。

張楠全家人從順義縣裡告到北京市裡、再告到教育部都沒有人敢受理。他們全家去中南海上訪跪在門口時,又遭到中南海五個警察的拳打腳踢(警號:025391、025418、025163),導致張楠的爸爸當場嘔吐入院,他至今殘廢在病榻之上,公安逼迫張楠父親簽字接受五萬元賠償了事。他們雖然屬於農業人口,但包括仁和鎮前進村在內,順義縣許多村的土地被當地貪官出賣,村民們都淪為無地農民,靠出外打短工為生。張楠的父親在此前也靠蹬三輪車賺取家用,自從他被老師警察毆打致殘不起後,全家的生活生活貧困之極,依靠揀破爛和揀菜葉度日,據說他們村里許多人都靠揀菜葉為生。

又因張楠全家拒絕了鎮領導必須寫不再去上訪的保證的威脅,他們得不到城市人口生活貧困補助的『低保』,學校也不能全免學費,付不起學費的張楠今年失學在家,白天,八歲小姑娘和媽媽一起在上訪並在北京王府井等處乞討,張楠留給許多見到過她的上訪人士的印象是「小姑娘非常膽怯,總是躲在媽媽的身後,頻繁的上廁所,可憐極了。」

※ 上訪招致被拘留監禁 警察搜家偷走罐子裡520元生活費

今年三月的兩會期間,自稱是北京市巡警隊的警察將去小賣部買挂面的張楠母親拖上警車帶到派出所逼供一夜,讓她承認是抽大煙、練法輪功等不從,順義縣公安局告訴她從她家中搜出爆炸物,以「涉嫌爆炸物,自製爆炸藥」為名將張楠母親投入北京市順義區泥河拘留所9天後,又以「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將她釋放。對上訪人員隨意的拘押在大陸已經是公開普遍的事實。

警察搜家走後,有一個小孩聽到保安打電話說:「你給我們的火藥真的很有用,一下子就炸開了。」

警察幾次的沒有出示任何證明的搜家,搶走了張楠父親被打的照片、醫院的傷情診斷、還拿走了張淑鳳藏在罐子裡的520元錢,沒有留下任何收據。

昨天是四中全會前日,仁和鎮領導威脅他們不准在會議期間上訪,張家家門外停有黑色車輛監視,所行之處,有兩個外地人騎車跟隨。

※ 冤情昭著 為什麼上訪三年沒人受理

糾集流氓棍棒毆打張楠父親的老師閆丕雄的哥哥閆志剛是順義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班主任王秋菊老師的直系親屬也是區教育局的領導,因此,張楠的母親張淑鳳從順義區裡告到北京市裡,再告到教育部都沒有人敢受理。前不久,北京人大代表吳教授將張淑鳳的申述材料遞交到順義縣政府處,順義縣人大副主任和教委等人「說服」了吳代表,吳代表自此拒絕接張楠母親的電話。

區教育局:局長線長久和科長周永祿對張楠母親說:「你往上告,你告到哪兒,我們的關係網就拉到哪裡。我們教育局有的是錢,有市教委和區政府給我們撐腰,你就是告到市委,甚至中央,我們也不怕,現官不如現管。」

順義縣失地農民經常幾百人上訪,9月14日,北京市政府的上訪房間裡,被來自順義縣的100多失地農民、懷柔縣失地農民代表、北京被強拆居民擠得滿滿的,排到房間外。地方政府為了截訪,費盡心機,在張家所在的村莊,政府花費100∼200元僱人監視經常上訪的人士,令張淑鳳悲哀的是村裡同樣被貪官剝奪了土地的農民也在其中,監視其他上訪的村民以獲取低微報酬。

張淑鳳夫婦:人們都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真是一點不假。


附:失學少女張楠給胡錦濤、溫家保的信

親愛的胡錦濤爺爺、親愛的溫家寳爺爺
您們好!
我叫張楠,今年8歲,家住北京市順義區任和鎮前進村,9月1日新學年開始我失學了,今天我懷著一線希望向您及社會發出呼救:請救救我們的家吧,我要上學!

我家原來靠父親蹬三輪維持生活。一次因為我上學遲到了,王秋菊老師打我、擰我的臉,臉腫得不能吃東西,爸爸便去學校問問老師是具體情況,誰知學校老師糾集社會流氓,手拿鐵棍把爸爸打成了重傷。從此,爸爸傷殘喪失了勞動能力,我家沒有了經濟來源。我們沒有土地、沒有生活來源,媽媽沒有文化,找不到工作,又要照顧殘廢的爸爸,每日裡靠撿拾垃圾和沿街乞討維持生活,經常是吃不飽飯。9月1日新學年開學在際我家實在湊不出來學費,我失學了,現在我和媽媽一起撿拾垃圾和沿街乞討維持生活,我想上學,但沒有錢,床上還躺著不能動的爸爸,我只好乞求好心的爺爺、奶奶、叔叔、大爺、阿姨們幫幫我一家。

學校領導想為我減免學雜費,但苦於我家辦不了「低保」,只有辦了低保才能免學雜費。

我媽媽先後多次找鎮裡,他們以種種理由不給辦理低保。並且說:要想辦低保,得寫保證書,以後不再上訪了,張楠爸爸的傷不能說是老師打殘的,是他自己生病致殘的。媽媽不同意他們就不給辦低保。

胡爺爺、溫爺爺請救救我們的家吧,我要上學!

此致
敬禮

張楠
2004年9月16日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