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老外講述:火車站的中國印象

2004-09-14 00: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4年,桂林火車站。進站之前,我在候車室停留了20分鐘。烏泱烏泱的人群相互簇擁著,吸著煙,大概有上千人,像流煙在我眼前散了又聚聚了又散。這裡沒有一張白臉孔,除了我。
我拿出普通話筆記本,讀著中文數字打發時間。我聽見身後有一個老人,說話像打雷,不像是在說話,倒像是在罵罵咧咧,連我聽起來都覺得刺耳。出於好奇,我轉過身。我不想讓他注意到我在看他,但是我一轉過頭去他立刻停止了「打雷」,反倒跟我說起話來。這下倒好,我成了他打發時間的「聊友」。他站起身跨過座位,動作敏捷熟練。站在我面前,他放出一連串中文,像放鞭炮,我一句也聽不懂。這一切,讓我覺得非常突然。

我聽說過有些老外被有些中國人戲弄的經歷,如現在的我,突然吸引了這麼多人的目光,我哭笑不得。他拿出一盒煙,笑著遞給我幾支。我很冒昧地說,他的笑容簡直是牙科醫生的噩夢!黑黃的牙齒,一看就知道多年沒有清洗。

有人跟我說過,多數中國人不注意保護他們的牙齒,這個老人正好就是這麼一個。突然他安靜下來,在我前面蹲下,注意力轉移到了別的地方。這樣的安靜比剛才他的咆哮還要讓人緊張,我不知道下一步他會怎樣,他的每一步動作都在不可預料之中,讓人驚悚。我只好盯著我的筆記本看,不一會兒,他回到了他的座位上。

眼前的景象像意識流,真實地存在著,又不可碰觸,彷彿是前幾個世紀的事在我眼前劃過,而我,與他們毫不相干。

一個小孩問也不問就把我的筆記本搶過去,他想在上面尋找他認識的字。你從哪裡來?是做什麼的?他扔給我這幾個問題。我寫下一句話,你會說英語嗎?他搖搖頭。我不太相信,我知道,在中國的學校,英語是一定要學習的。可是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說他們只懂「一點」英語,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如果我跟你練習英語你介意嗎?」一個19歲的小夥子問我。我說當然可以,為什麼不是聊天而要看成是「練習」呢?這樣的禮節式的問話在後來的幾個月裡我經常遇到。還有一個小夥子,同樣告訴我他只會「一點」英語,我問他學了多久,他說他從15歲開始學起,現在他21歲了。六年!我不敢相信學了六年英語仍然不會說。後來,我發現象這樣的學生很多。

多數中國學生都不喜歡英語。他們是被強迫學習的,在大學裡就是為了通過四級考試--一個連母語是英語的人都覺得困難的考試。另外,練習口語的機會也很少,這也是中國學生討厭英語的一個原因。要麼他們傍著一個老外練習口語,要麼在工作中有機會跟英語國家的人交流。他們學英語跟學中文一樣,靠死記硬背,實際上,學一門語言的最好辦法是在一個語境裡學習。

中國的教室裡學生總是很多,這樣就會有一些學生被忽略掉,而且不利於創造一個英文的「生活」場景。在我教英語的幾個月時間裏我很沮喪,中國學生在課堂上不喜歡做遊戲,不喜歡積極響應,我經常批評他們太被動和懶惰。可是我的話像對牛彈琴,他們還是沒有反應。

凌晨四點,我到了目的地,我提著行李下了車。幾個搬運工上前來拉著我的行李要幫我搬運,我拒絕了。我知道,他們只走幾步路遠就要收很貴的錢。我打了的士,窗外有紅色的街燈和俄式建築。這裡是哈爾濱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