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上訪族」多以撿垃圾為生

2004-09-11 23: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人權組織表示,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前,拘捕了三萬六千名上京抗議的示威者,其中有些遭毒打。人權組織引述目擊者說,上星期以來,約有三萬六千人遭中共當局逮捕,北京此舉顯然是要確保四中全會舉行前的保安。警方拆毀上訪者的臨時住所,取走私人物品,部分人士遭毒打。「中國人權網」還報導說,被抓捕的民眾被警察用警車、囚車和大型巴士先運送到北京右安門的遣散地大院等彙集點,最後被轉押到上訪者稱為「集中營」的石景山體育場地下室。

報導指出,中共警方對這些到北京申冤告狀上訪者的抓捕完全是非法的,上訪者賴以生存和平反昭雪的重要憑證,都被警察集中就地焚燬。

法新社引述五十二歲的杜明榮 (音譯 )的談話表示,警方於九月二日在北京南部包圍一處上訪者的臨時聚居地,拘捕了數十人,一名長者拒捕持遭毆打。人權組織說,大部分被捕的人目前被扣留在北京西部的一個體育館內,場外守衛的保安人員叫靠近的人離開。

中國時報則報導,「中南海我去過了,找不上胡錦濤,還說要關我。到東郊民巷二十七號最高法院找蕭揚,他們也不管我!」來自四川內江威遠縣的朱淑華老太太氣憤地向記者說。

北京南站的西南邊,有一個叫花園早市的居民聚落,房屋低矮、巷弄狹窄。這個俗稱「上訪村」的地方,裡頭住著數百名遠從大陸各地來到北京的「上訪族」,有一些錢的五、六個住一間不到十坪米的破房(每天要繳四元人民幣),沒錢的則露宿街頭、三餐無繼。每個人內心含著冤屈,希望有一天在天子腳下能獲得平反。

走進「上訪村」,迎來是一雙雙冷漠的眼光,原來前天北京公安和各地方信訪辦人員才帶走了十車的「上訪族」,讓他們成為了驚弓之鳥。看到朱老太太在聊天,記者問他們是否就是「上訪族」時,朱老太太沒好氣的說:「你是幹什麼的?」當記者表明身份後,老太太立刻和顏悅色地要記者坐,同時轉身快步回去拿了她的案件資料,希望記者能夠為她申冤。

今年超過六十歲的朱老太太,在上訪族中早已「揚名立萬」,她從一九八三年就從四川跑到北京伸冤,當時她全家被威遠縣政府指控強佔公房而關押,期間因數度上訪曾在八七年被判勞改,但這二十多年來,朱老太太雖然已經山窮水盡,過著餐風露宿的生活,可是依舊鍥而不舍,經常到最高人民法院、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等中央機關申訴,希望有一天冤屈能夠平反,這也讓她成為資格最老的上訪一族。

來自山東淄博的錢麗麗,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九年兒子被殺慘死,案犯是當地公安局領導的親屬,雖被抓獲但以神經病為由消遙法外,她從二○○一年起來到上訪村,期間多次被老家的信訪辦人員帶離北京,除了把她關進監獄外,同時還威脅她不得再到北京告狀。

對於地方政府的蠻橫行為,錢麗麗氣憤地說:「他們說我到北京來是違法的,是越級上訪,我是依照憲法規定來上訪的。憲法規定任何機關違法、違紀,我都有權力到北京來舉報和控告它,如果說我上訪是錯了,那就應該把憲法廢了,因為國務院信訪條例有明文規定,如果立法不執法,那麼法律就沒用了。」

記者打算結束訪問時,家住河南三門峽市盧氏縣的王群鳳,抓著記者一定要聽她的冤屈。原來王群鳳因房屋糾紛,得罪當地領導幹部,不但工作的工廠回不去,還被拘留和罰款。為了希望引起中央領導的重視,她曾在五月二十六日到新華門(中南海國務院大門)服安眠藥並割腕自殺,沒死成醒來後,又被送回盧氏縣老家,當地官員並未處理她的案子,只說她給地方丟臉,讓她決定唯有繼續再接再厲到北京申冤上訴。

王群鳳背著一包野菜,記者問她這要做什麼,與王群鳳一起前來北京上訪的李愛萍忍不住流淚說,她們沒有錢買東西吃,只能吃附近採的野菜過活。錢麗麗也含淚說,她沒有錢住房,只能在馬路、地下通道休息,平常靠撿垃圾為生,如果冤案無法解決,「我連生存都面臨威脅了」。

「上訪村」中許多已經投訴無門的「上訪族」們,一聽說有記者來,就開始七嘴八舌訴說自己的冤屈,有的人一面說一面流淚。他們攔著記者,一定要記者留下他們的案情資料。

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即將召開,胡錦濤在日前即指稱要積極進行政經改革,但看到這群對大陸法律幾乎完全失去信心的上訪族,中共領導人當務之急,實在應該要花更多的時間在司法改革上,盡力去撫平無數因司法不公受害大陸老百姓的心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