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鐘:「佯攻實守」是江澤民一生戰略大原則 原題:千古奇聞連鎖謎團

2004-09-09 16: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張偉國先生一篇短文《江澤民上海幫虛張聲勢,佯攻實守》由表及裡、分析透徹,給人以啟發。「佯攻實守」的確是江氏一生戰略大原則,一生都在防衛,警惕性極高。江雖然軍事上外行,但卻暗合了一條軍事原則。「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把自己包得最嚴,利用人們想不到他會那麼壞,鑽了無數空子。

本來1989年6、4前,上海經濟導報已封,沒有必要把欽本立先生整死。非要置於死地,足見江氏對信息流通之極深的恐懼。江氏最怕公開性與透明度,認為這是戈爾巴喬夫最大錯誤,也是江最怕政治改革、新聞自由的根本原因。

對嚴控媒體、封鎖消息,江氏一直牢牢地把握很緊,江綿恆牢牢把關不惜重金、利用美國公司搞防火牆,廣植網警;封網還不放心,再搞金盾工程。現在大陸幾乎全民在反迫害,但全國發生的事情,北京人不知道,北京發生的事情,外地人不知道,這正是江氏得以苟延殘喘的根本原因。

江氏許多怪異行為,如無償獻土等,從民族利害、中共利害角度看不可思議,許多表面原因,都立不住腳,但從江氏個人利害角度觀察又有其合理性,有深層的脈絡可循。

作為三軍統帥,守土有責,卻對一貫侵吞該國領土的歷史宿敵,當時匱乏潦倒到發不出軍餉、軍隊癱瘓、不能作戰的窮國,無償地密獻大片國土,歷史上所無,世界上沒有,古今中外奇聞,迄今為止,各種解釋都於情於理不通,沒有答案,成為現實一大謎團。

馬克思對人的定義是「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江氏社會關係在中共領導中,特殊地複雜,與昔日日本帝國主義、蘇聯社會帝國主義有著難解難分的關係。

中華五千年歷史,積觀察政治人物的經驗,有所謂「蓋棺定論」。有首流傳得很廣的詩: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
倘若當時便身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周公輔佐年幼成王,召公造流言說居心不良準備篡權,王莽在毒死女婿漢朝皇帝篡權之前,謙恭下士騙了朝野許多文士。兩者一正一反只有歷史能證明二人的真與偽。

1997 年江訪美國歸來,宣布建立了「中美建設性夥伴關係」,當時的確使我們這些老兵們興奮了一陣子。以為解放軍有了英明統帥,有美國做後盾,可永遠除去廣島、長崎核災難陰影,當時蘇聯已解體,國困民窮,盧布下跌到底,養不起軍隊。只要鎮住俄國核武器不敢動,有彭德懷類型的統帥,完全可以收回中國人賴以生存的清朝版圖三分之一,大陸版圖二分之一的固有領土。當時的俄國三軍,根本打不了仗,窮得發不了軍餉,官兵各打主意,軍隊面臨瓦解,正是千載難逢之機。

我們許多老傢伙,都以為這招棋下對了,即使江氏做不到,後人可以做到,無論是大無畏地北伐或是有償討還,付出代價,以輸血俄國經濟換取固有領土,都有可能。

中、俄、美大三角關係中,能對中國最好、最平安、最有利的毛模式是中美合作以制俄,而俄國最夢昧以求的是俄美聯合以制華,這種最壞的情形已露出苗頭。

前些日子,俄國三軍在貼近中國邊界大規模演習兩兩之久完全是為陸上進攻而作戰爭準備。江控媒體急忙掩飾,說是俄國準備出兵阿富汗,一派鬼話,誰信?

俄國靠訛詐,巧取相當現在中國一半的領土,怎能不心懷忐忑?歷史上賣國條約根本不算數,侵吞鄰國巨幅版圖都沒成永久事實:奧匈帝國,佔領匈牙利領土,德國佔領法國洛林和亞爾撒斯,德國佔領中國的青島、膠州灣,英佔香港,葡霸澳門,日吞中國一半領土。時過境遷,一切終歸原主。羊毛貼不到狗身上,訛來的領土,做夢也要擔心。

損不足以增有餘!中國沙化、半沙化領土已達三分之二,而俄國兩億多人口卻掠來超過中國兩倍的土地,到處荒無人煙,中國13億人口自然流動到原中國土地,更使俄國擔心,明知石油是中國經濟命脈,缺油嚴重,石油卻非要給日本、美國,毅然扼止通華油管。即使非軍事家,也可看出端倪。

為何「建設性的中美戰略夥伴關係」會發展到這步田地?

老兵們探討大國戰略,不能不疑竇叢生:

江氏親自建立的中美戰略夥伴關係為什麼輕易撕爛?

既信誓旦旦建立「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美國遏止米洛舍維奇種族滅絕阿爾巴尼亞群體,得到歐洲一致擁護的北約科索沃正義戰爭,正是兌現中美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大樹江氏個人權威及中國在西方世界聲譽的機會,為何江氏唯一不肯撒去駐南使館,反而戰略上與俄國默契配合,共同對付美國?有無來自俄國的外部壓力?

至於1997年10月江氏為何一反常態,由反美而現親美姿態?

歷史已見明朗,正如張偉國先生判斷:「佯攻實守」,也是為了防禦。

江氏上臺,批判趙紫陽資本主義現代化路線,搞社會主義現代化。江氏在黨刊七一社論中,明確提出:「任何改革都要首先問一問,是姓資的,是資本主義性質?還是姓社的,即社會主義性質的。」

江氏以政治壓經濟,89年上臺後,大搞反和平演變,反資本主義自由化,反資產階級精神污染,至使兩年經濟下滑,以至鄧小平發出警訊:「誰不改革,請他下臺!」

江氏扼殺了無數乘鄧改革之風,雨後春筍般蓬勃、有生命力的民間愛國團體,除6、4前上海經濟導報不算,依不完全統計:

在1989年江氏鎮壓的有籌組中的中華進步同盟、中國自由民主黨、中國自由工會、中國民主黨、中國人權觀察、下崗工人權益保障會等組織,成員大批被捕;

1993年至1994年鎮壓的和平憲章運動、中國勞動者聯盟、上海人權協會、人權呼聲全國委員會等等許許多多和平結社;

1998年起又大肆鎮壓中國民主黨、中國自由公民運動、中國人權觀察、中國文化復興運動、中國發展聯合會等等促進中國經濟發展、政治改革、人權自由等等對百姓、對社會有益無害的民間組織。

這引起內外兩方面結果:

美國總統克林頓從鄧小平言論(誰不改革誰下臺)及江氏鎮壓民主運動的行為中認定江是反美派,讓他繼承鄧氏,必將斷送鄧氏改革,因此在1997年前第一任期內,盡力抑制江氏,一再拒絕江氏以國家元首身份訪問美國,甚至拒絕在第三國開會時「正式」會晤,肯定鄧改革而不給江面子。

另一方面江氏反美宣傳的結果,使黨內對江氏受到克氏一再折辱,表現軟弱,普遍不滿而發展成公開言論,黨內元老及左派企圖影響鄧小平換掉江氏。

1996年紀念《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座談會,本來只是文藝界的事,大批元老及軍政老幹部出席變成了控江會,一位老資格的元老甚至說:「鄧小平也糊塗,同意這樣的人上臺接班!」

看當時國內外形勢,江氏迫切需要打響出國第一炮,解鈴還須繫鈴人,尤其需要得到美國總統克林頓的肯定與認可,完全是為了「防禦」,不是為民族、為中共考慮,完全為挽救自己十分危機的地位。所以一年之後棄如敝履不當回事,反而得意。

目的是達到了,江氏不論長相、談吐,可謂「語言無味,面目可憎」,尤其在香港怒斥女記者的嘴臉,至今留在網上,無風度可言。江氏卻能讓克氏讚揚為「世界各國領導人中最有魅力的領袖」。

至於江氏有何本事能做到這一點,在6、4屠殺使中美關係惡化後,發表中美戰略合作聲明及建立親密個人關係,使克氏下臺後,仍肯以30萬美元出馬費在反獨促統會上講演?

網上兩則資料可供參考:

一、「克林頓的政治獻金來自何方?

據世界週刊的署名文章披露:

在喜萊莉的親自安排下,克林頓任命了一個普通的臺灣留學生黃建南為商務部長布朗手下的副助理秘書,而且在第一夫人安排下,黃得到了白宮「最機密通行證。」

黃建南的真正老闆不是布朗,也不是克林頓,而是印尼大亨Riady。

Riady家族在中國大陸有寵大的房地產投資,合夥人則是「中國資源( China Resources)即解放軍總參謀部直屬機構,是中國情報組織之一。」(沈默:《中國間諜美國行》2001年5月7日,大紀元專欄)

二、「真正大手筆是以外國貸款回饋外國。

江老大有賊膽糖彈粘裙帶而取得白宮機密通行證,假手臺灣留學生黃某,取得部長副助理秘書職務,不受任何檢查,平步白宮中,如入無人之境,充當運輸大隊長。

雖遭國會懷疑而質問,但也不留痕跡,有驚而無險。

於是強化大糖彈,代表「中國人民幣」講話:「江澤民是世界上所有領導人中最有魅力的領袖。」(柳下風:《友邦驚詫論:磚頭直砸在總統身上》大紀元2001、5、14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