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南海風雲密佈 江澤民臨終託孤

2004-06-29 21:51 作者:李建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西元2004年6月20日,江澤民終於明白軍委主席是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繩索,為了自救,終於想跑了。

6月8日胡錦濤離京出訪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烏茲別克四國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峰會,18日晚乘專機回到北京(歷時11天)。6月20日,中央軍委突然在北京中南海隆重舉行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儀式。令人吃驚的是,這次晉升上將包括已年逾六旬應該退休的中央警衛團長由喜貴(既沒有先例,又不符合中共的人事制度)。更令人不解的是,也許毫不知情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又一次充當江澤民的傳令兵:江澤民向晉升上將軍銜警銜的同志頒發命令狀,中央軍委副主席胡錦濤宣布命令。這次江澤民突然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和胡錦濤離京出訪有沒有聯繫?江澤民選擇這個時候,舉行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儀式,這不應該僅僅是禮儀上的;如果不僅僅是禮儀上的,江澤民真正目的又是什麼?這次江澤民突然晉升上將軍銜警銜,特別是將總參警衛局局長兼中央警衛團團長由喜貴晉升上將,將一個小小的中央警團提為大兵團司令級,在如此敏感時期,我們不禁要問:以近80的高齡,臨終前放炮,江澤民是不是想跑?

我們注意到6月20日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儀式上,江澤民一臉沮喪,已經沒有往日的飛揚跋扈;胡錦濤卻是一臉輕鬆。講江澤民是不是想跑,是因為中共當前的政治形式,已不允許江澤民在火山口上消耗掉所有的政治資源。把可利用的人,綁向自己的戰車,自己躲向幕後,對江澤民來說不失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權利既不是天生的,也不可能是永遠的。當然在中國政壇瘋狂十幾年的江澤民也不例外。中共十六大後,江澤民面對四面楚歌的國內外形勢,他應當清楚自己面臨的處境。調整策略,以退為進,也許能既不失體面,又能贏得機會。6月20日在北京中南海隆重舉行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儀式,應該是 江澤民調整策略,以退為進,準備辭去軍委主席,自己躲向幕後,臨終託孤的一種徵兆。可惜,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託孤,托付的既不是正義,也不是法律民心,而是殺人的槍桿子。

緊握槍桿子也沒有給江澤民帶來真正的安全感。從不許李鵬出版六四回憶錄,自己兼任中央警衛團政委,到讓親信中共中央宣傳部長劉雲山製作一個叫《六四風波的經過》光碟,撇清自己的責任;以及最近到安徽九華山朝拜地藏王菩薩;都無不暴露江澤民做賊心虛,求神拜佛,心焦多慮,缺乏自信,自感時日不多,拚命安排後事的心態。據亞洲週刊報導,江澤民於六月五日江澤民突然離開北京到安徽九華山朝拜地藏王菩薩。為配合江澤民此次參訪,寺廟特別推遲了每天的早課誦經時間,寺廟住持慧深還特別為江點燃三柱香,然後由江澤民插進香爐,江在將香插進香爐前先默默向地藏王菩薩禱告。據目擊者說,當時江的表情很「虔誠」。

江澤民這個所謂的無神論者,已經淪落到求神拜佛、祈求神靈保佑的地步這說明瞭什麼?說明江澤民心態已亂,自知罪孽深重,時日不多,從正面與胡溫交鋒,既不明智,又加速瓦解自己的政治資源;中共十六大後國內外形勢,已經證明軍委主席,並不能給江澤民帶來更多的安全,反而把自己置於四面楚歌的火山口上,在這個四面楚歌的火山口上博殺,只能加速上海幫的瓦解。既然十六大後國內外形勢已經充分說明瞭這一點,退居幕後也許是江澤民更好的一種選擇。

任何事情都是人來做的,就是躲在幕後,只要真正掌握軍權,真正掌握人事布局,江澤民就不會過早成為喪家之犬。至少江澤民應該認識到這一點。江澤民如此大規模晉升上將軍銜警銜,一是要把軍隊中掌握大權的人綁在自己的船上,二是要慷國家之慨,把好人做盡,不給胡錦濤留下活動的空間,增加胡錦濤在以後改變人事布局,以及靠晉升拉攏人員的困難。在軍隊掌權,靠的就是資歷和威望,江澤民把有資歷和有威望的高級將領搜括殆盡,無疑是想增加胡錦濤以後對軍隊實行有效管理的困難。

江澤民在軍隊之所以立足,靠的就是封官許願、提拔將軍、增加經費,1990年至2002年初,江曾經在一天之內提拔152位將軍,一年提拔五百餘位將軍,一次給軍隊增薪25%。這就是江澤民看家的本領。中共歷史上一共10次晉升上將,其中毛澤東一次,鄧小平一次,江澤民八次;1955年首次實行軍銜制和1988年恢復軍銜制以來,共有有152位高級軍官警官被授予上將軍銜警銜,其中毛澤東授予56人,鄧小平授予17人,江澤民授予79人。江澤民93年授予6人,94年授予19人,96年授予4人,98授予10人,99年授予2人,2000年授予16人,2002年授予7人,2004年15人。江澤民當政期間,中國雖然處於和平時期,但是江澤民授予上將之頻、之多都堪稱世界之最。既然江澤民如此看重其看家的本領,江澤民肯定不想讓胡錦濤用同樣辦法瓦解他的江家軍。

按照以往經驗,江澤民晉升上將這本來是一個很普通的資訊 ,但是這一次,卻和以往大不相同。不同以往,是因為江澤民已近80,再賴在軍委主席這個寳座上,已找不到任何說得過去的藉口,如果再賴在軍委主席這個寳座上不走,也必將把自己逼上與胡錦濤對抗到底的不歸路。這條路,應該是條死路。如果江澤民膽敢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任何人都可以斷言,這是分裂國家,分裂中央,也必將把江澤民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況且,這條路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也不具有可操作性。因此,以退為進,辭去軍委主席,以人脈來延長統治,是江澤民唯一的選擇。

可以斷言,這次晉升上將,就是江澤民辭去軍委主席前的一次安排。之所以要注意這次晉升上將,是因為江澤民已近80,選擇胡錦濤出訪期間,把負責中央領導安全中央警衛團團長由喜貴晉升上將。中央警衛團團長本來級別不高,但位置重要,權利極大,因為江澤民可以名正言順利用中央警衛團,以「保衛」的方式,威脅中央領導的安全。不過,江澤民以威脅別人的安全,來保證自己的安全,你說江澤民這種所謂的安全,能有幾分可靠?江澤民可以堂而皇之把由喜貴安排到中央領導的臥室裡,你說中南海還有幾分安全?

玩火者必自焚,善泳者必死於水。江澤民靠槍桿子維持權利,但是,最不放心的還是槍桿子。從自己兼任中央警衛團政委,改組軍委會,到現在大規模提拔上將,都無不暴露了江對軍隊的重視和擔心。

擔心也不能挽救江澤民,槍桿子也不能挽救這個禍國殃民的罪人。這一點,歷史必將作出回答。

歷史就是歷史。十五年前,江澤民握著殺人的屠刀,踏著六四的鮮血,登上中國第一把龍椅,他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十五年後,同樣是這把屠刀,這把屠殺愛國學生的屠刀,已經令這個劊子手發抖了。害怕的時候,自然想到手中的武器,瘋狂提拔十五名上將。不論這個武器能否給這個禍國殃民的罪人帶來平安,但這也許是一個臨近終點的人能抓住的唯一根稻草。

雖然是一根稻草,但這根稻草可以隨時點燃密佈中南海的風雲。這正是:中南海風雲密佈, 江澤民臨終託孤,終於想跑了。

2004年6月23日於山東

--轉自《議報》152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