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江蘇農民不堪重負,投書尋求國際關注

2004-06-11 03:1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近日,中國江蘇省贛榆縣厲莊鄉譚湖村的幾戶農民,由於該縣各級政府幾年來羅織名目、變本加厲強行徵收各種攤派款項,不堪重負卻又上告無門,毅然決定通過海外朋友,冒險投書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列舉種種事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他們的困境。該信及其英語翻譯件,已於六月十日傳真到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總部。

信中說,儘管中國中央政府決定在五年內取消農業稅,切實減輕農民負擔,也有許多地方政府開始執行那些規定,在今年停止徵收或減收各類稅款,但是江蘇贛榆縣政府卻自稱「中央政策要贛榆化」,繼續加碼向該縣農民強行徵收各種早就被中央明令禁止了的苛捐雜稅。該縣農民的負擔水平自1998年一直是全國最高,近年來到今年年初更是節節上揚。該縣官員們不僅可以拿著工資和福利「離崗創業」,還可以「在職兼業」,用權力經商做生意。農民們不僅有病只有等死,孩子上學的初中學費都交不起。縣裡的農民們曾經試圖通過上訪向上級反映,結果卻被曾曾扣押,多數時候反而招來打擊報復。因無錢交納苛捐雜稅而被派出所公安或鄉村幹部打傷致殘的事情時有發生,被打的農民有怨無處申,只好忍氣吞聲。

該信附上了其中一戶農民兩個大人和一個九八年出生女孩自1998年到2004年4月1日稅費繳付憑證。雖然有些憑據已丟失,有些付款根本就沒有給個憑據,單單這些憑據上的數據就已經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了。一九九八年的憑證顯示,該戶農民該年交納了1191.17元人民幣,其中包括重複收取土地款計292元,兩次無名項目款計409.75元。到2000年,繳款額更上升到1537.25元,單兩次讓人不明所以的代收稅就是852.50元。今年號稱減負年,第一季度就交了250多元。雖然98年農民負擔卡上寫的全縣上年人均純收入是2602元,但實際該縣人均年毛收入包括外出打工所得到現在都不超過1500元。農民一年的支出,單小學學費就是500多元,到初中要一千多元,高中更達到兩千多元,這還不包括書本費、校服、住宿費等等。許多優秀的學生不得不初中就中途輟學。。因為收入少,負擔重,這裡的絕大多數人無法負擔哪怕只有一個孩子的高中教育。對於交了合作醫療款卻享受不到任何醫療服務,交了教育統籌款還要高價上小學和中學,農民們是敢怒不敢言。

據比較,譚湖村的負擔在周圍村莊中還屬中等偏下水平,其他村莊的民眾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更是可想而知。

該縣登記人口九十五萬一千多,每年都要按人頭收取20到50元的教育統籌費,中央及省市每年都有專項教育撥款,不僅這些撥款和全部的教育統籌費到不了學校,連80%的學費收入都被政府即時提走,名曰「統一管理」,實際上被官員們拿去挪作他用,連重點高中學校新本科畢業老師的工資都是只有400多元,還要各學校自己出去借錢發這點可憐的工資。

信中最後說,「越級上訪」在我們縣是絕對禁止的,新聞媒體也不敢幫農民講話,我們求告無門,才冒險寫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派人來調查,讓中國政府知道真相,採取措施,歸還我們農民的生存權。

尊敬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官員,您們好!(To: OHCHR Officers)

在中國這個最愛講生存權的國家,我們江蘇省贛榆縣的農民卻一直為自己的生存權發愁--苛捐雜稅壓得我們喘不過氣,教育權被剝奪讓我們徹底絕望。

儘管中國中央政府決定在五年內取消農業稅,切實減輕農民負擔,也有許多地方政府開始執行那些規定,在今年停止徵收或減收各類稅款,但是我們縣政府卻自稱「中央政策要贛榆化」,繼續加碼向農民強行徵收各種早就被中央明令禁止了的苛捐雜稅。我縣農民的負擔水平自1998年一直是全國最高,近年來到今年年初更是節節上揚。該縣官員們不僅可以拿著工資和福利「離崗創業」,還可以「在職兼業」,用權力經商做生意。農民們不僅有病只有等死,孩子上學的初中學費都交不起。我們曾經試圖通過上訪向上級反映,結果卻被曾曾扣押,多數時候反而招來打擊報復。因無錢交納苛捐雜稅而被派出所公安或鄉村幹部打傷致殘的事情時有發生,被打的農民有怨無處申,只好忍氣吞聲。

隨信所附我們中一戶農民兩個大人和一個九八年出生女孩自1998年到2004年4月1日稅費繳付憑證。雖然有些憑據已丟失,有些付款根本就沒有給個憑據,單單這些憑據上的數據就已經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了。一九九八年的憑證顯示,該戶農民該年交納了1191.17元人民幣,其中包括重複收取土地款計292元,兩次無名項目款計409.75元。到2000年,繳款額更上升到1537.25元,單兩次讓人不明所以的代收稅就是852.50元。今年號稱減負年,第一季度就交了250多元。雖然98年農民負擔卡上寫的全縣上年人均純收入是2602元,但實際我縣人均年毛收入包括外出打工所得到現在都不超過1500元。農民一年的支出,單小學學費就是500多元,到初中要一千多元,高中更達到兩千多元,這還不包括書本費、校服、住宿費等等。許多優秀的學生不得不初中就中途輟學。。因為收入少,負擔重,這裡的絕大多數人無法負擔哪怕只有一個孩子的高中教育。對於交了合作醫療款卻享受不到任何醫療服務,交了教育統籌款還要高價上小學和中學,我們是敢怒不敢言。

據比較,我們譚湖村的負擔在周圍村莊中還屬中等偏下水平,其他村莊的民眾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更是可想而知。

我縣登記人口九十五萬一千多,每年都按人頭收取20到50元的教育統籌費,中央及省市每年都有專項教育撥款,不僅這些撥款和全部的教育統籌費到不了學校,連80%的學費收入都被政府即時提走,名曰「統一管理」,實際上被官員們拿去挪作他用,連重點高中學校新本科畢業老師的工資都是只有400多元,還要各學校自己借錢發這點可憐的工資。

「越級上訪」在我們縣是絕對禁止的,新聞媒體也不敢幫農民講話,我們求告無門,才冒險寫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派人來調查,讓中國政府知道真相,採取措施,歸還我們農民的生存權。

因為怕打擊報復,我們在此不署名字,如要核實,請找我們在加拿大的代理人Joseph Shi,可知道我們的真實姓名地址。他的地址是3422 MONS DR.,VANCOUVER BC,CANADA V5M 3B6,電話/傳真:1-604-2989556。

此致

敬禮

中國江蘇省贛榆縣厲莊鄉譚湖村村民


博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